(最新完结)一场执念半生孤独_楚洛墨林子然_步步清风

2020-05-22 15:02

一场执念半生孤独031

唐菀接完电话,将手机放在一侧,并没打算去,两人关系本就一般,突然让她去接人,分明有古怪。

“出什么事了?”江锦上询问。

“没什么,我们继续吧。”

可是不多时,唐茉电话又打了进来,唐菀眯着眼,更加验证了心底的猜想,她找自己,准没好事。

那边声音依旧嘈杂,“姐,你到了吗?”

“我现在很忙,帮你叫个车。”

“我是想让你帮我打个掩护,而且现在他们不肯让我走,你就来一下吧,求求你了。”

“又不是土匪,凭什么不让你走。”

“我还喝了点酒,真的很害怕,我怕我今晚会……”唐茉声音抖着,“你一定要来啊。”

电话挂断,江锦上下意识搓着手指,“唐茉打来的?”

刚才听唐菀说医院二字,他已经猜到了。

“您听到了?”唐菀笑得无奈。

“嗯。”因为唐茉那边环境太嘈杂,她故意提高了音量,江锦上这才确认是谁,“今天唐夫人过来还提起她,说她还要在医院住几天,生病还出去玩?在KTV?”

“酒吧。”江锦上都听到了,她也没必要为唐茉遮掩什么。

“让你去接?”

之前唐菀因为丢东西的事,足以看出她们关系并不好,让她去接人,还是酒吧那种地方,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搓了搓手指,看样子……

上回打得还是轻了。

安静当背景板的两个江家人,瞥见自家五爷嘴角忽然微微上扬,后背顿时发毛,他这是要搞事情啊。

不过他转头,面对唐菀,仍旧是一派云淡风轻,“我听到她说,有人不让她出来?”

“嗯。”唐菀摩挲着手机。

“你要过去?”

“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唐菀没打算亲自去,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如果唐茉存心想算计她,她也有法子让她不舒服。

江锦上只是一笑,“除却唐茉,还有别人需要警告一番,要不然你以后会有不少麻烦,如果不介意,这件事我出面。”

“你出面?”

“我现在吃喝住都在你家,之前她还被我误伤,现在有人为难她,我帮点忙也是应该的。”江锦上想做的事,怕是能找到千百种正当理由,“而且……”

“这么晚,你要是真出去,一个人,我不放心。”

唐菀心脏“嘭——”狠跳一下。

“你现在困吗?”

“还行。”

“出去看个热闹?”

关于江锦上的传闻很多,除却命短,都是说他慧极似妖,唐菀也很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她点头同意,回屋穿了个外套,两人就出发去了蜉蝣酒吧。

**

此时的酒吧包厢内,已经有人在催唐茉了。

“唐茉,你不是说和你姐关系很好?她怎么还不来啊?”

“就是,让你叫她来喝两杯而已,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我可听说你们关系并不好,今天可是何少生日,这么忽悠他好吗?”

……

这群人都是平江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家里有点小钱,说话做事都挺横。

唐茉只是和唐家没血缘关系的继女,一直竭力想融入他们,可这群人瞧不上她。

今天生日聚会,也没邀请她,她是硬跟来凑热闹的,有人问她和唐菀关系如何,就算两人形同水火,在外面唐茉也要粉饰太平。

这才发生了接下来让她邀请唐菀来喝两杯的事。

她想融入这个圈子,得到认可,加上刚才吹嘘自己和唐菀关系很好,只能打肿脸充胖子,给唐菀打电话。

她也清楚这群人想做什么,唐菀面对她,总是那么骄傲,她也想看看她被拉下神坛是什么模样?

打了两通电话,唐菀态度明显,怕是不会来了,可唐茉此时骑虎难下,要是请不来人,她会成为圈内的笑柄,这辈子都融入不进去。

就在她如坐针毡的时候,手机震动,唐菀的信息:

【我十分钟后到。】

她喜出望外,“我姐发信息来了,十分钟后就到。”

屋里一群人面面相觑,有诧异的,也有大喜的。

“何少,今晚你女神要来,今天这场生日,绝对会终身难忘啊。”有人打趣道。

坐在中间的男人喝酒没作声。

包厢气氛瞬间又嗨了起来,不过这场生日,不仅是让他,而是整个包厢的人,都终身难忘。

**

唐菀此时和江锦上已经在前往酒吧的路上。

“五爷,您到底是想做什么?”江锦上之前让人“群殴”唐茉,分明是故意的,怎么可能好心来帮忙?

他行事乖张,只怕帮忙不会那么简单。

“到了就懂了。”

酒吧那地方鱼龙混杂,唐茉倒无所谓,只是这么晚偏要唐菀出去,只怕那里有不少异性在,八成是有人想染指她……

呵——

胆子倒是挺大。

就在唐菀还想问什么的时候,手机不合时宜震动起来,她闺蜜打来的。

让她给自己打电话,这都快十点了,她才打来。

不过此时江锦上在,两人坐得还挺近,不方便接听,只能挂断了。

对方一看电话被挂了,略微蹙眉。

知道唐菀此时可能与江锦上在一起,孤男寡女,就算这江五爷身体不好,好歹也是男人,担心唐菀吃亏,心里难免着急,电话接踵而至。

“怎么不接电话?”江锦上挑眉。

“啊?我正打算接。”唐菀暗恨,只能硬着头皮接电话,尽量往一侧车边靠,离江锦上远一些。

“喂——”她压低声音。

“唐小菀,你干嘛呢,挂我电话?你没事吧!”对方着急,说话声音也大了几分。

“我没事啊。”她压着声音,总有种做贼的味道。

“怎么啦,不方便说话?不是你让我打电话给你,救你脱困?你俩在干嘛?这么见不得人?那江五爷没对你干嘛吧?他一病秧子,不行你就叫人啊,在你家,我不信还有人胆子这么大,敢欺负你……”

“没有,我待会儿给你回电话,挂了!”她急急挂断手机。

“唐小菀——”

手机被挂了之后,唐菀略显心虚的看了眼身侧的人。

江锦上恰好也在看她,车子疾驰着,路灯从车窗闪过,落在他眼里像是走马灯一般,忽明忽暗。

“我一朋友,找我有点事。”

江锦上搓着手指,点头应着,“嗯,女生吧,你闺蜜?她很关心你啊。”

唐菀脑袋嗡的一下炸了。

他听……

听到了?

闺蜜太急,声音大得前排两人都听到了,那两人齐齐咳嗽一声,场面……

尴尬至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