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喜欢你的甜_玲珑柚子

2020-05-22 15:05

《喜欢你的甜玲珑柚子》,故事中的主角是贺清知邢秩,情节引人入胜,很多书友们都表示非常喜欢看这种类型的小说,所以本站推荐。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喜欢你的甜》精选章节

临市一中修建在市区边缘的月明山上,台阶弯弯绕绕的上去,上了年纪的石板路两侧栽种了许多的桂花树,倒是在这样的炎炎夏日里遮挡了大部分毒辣的日光。

毓秀楼三楼的办公室内,年级主任带着贺清知去了高二年级组。

办公室内空调调到了20℃,冷风包裹住微微出汗的身体,倒是让人长长地松了口气。

李主任让贺清知坐到一张空桌边上,给她拿了一套数学卷子又递了支笔。

“我看了你之前在北城二中的成绩和表现,挺不错的,但是高一下期好像成绩降了很多?”

贺清知杏眸闪了闪,轻声道:“分班后选了理科,有点跟不上......”

李主任点头:“嗯,理科对一部分女生来说确实是头疼的问题。你先把这张卷子做了吧,然后根据成绩来分班。”

“咱们临市一中的传统就是这样,分班前和每学期开学要先进行摸底测试。我听说北城二中没有这个传统,但你既然转学过来了,还是希望你能尽快适应一下。”

“好。”

“那你写吧,到时间了喊你。”

李主任话说完,就拿着保温杯去了不远不近的一张桌子边坐着,还去开了饮水机的开关,红色的加热灯亮了起来。

这大热天的......

贺清知陷入了短暂的疑惑,在李主任看过来之前先低头看了看题目。

这张数学卷子的题目中规中矩,难度确实是高一理科的程度,最后两道大题夹杂了一点高二才学的知识。

总体来说,并不难。

贺清知规规矩矩做到最后一道选择题,门口就传来了交谈声。

“晋老师,今早上我可又看见你们班邢秩没穿校服被抓了啊。”一个年轻老师和另一个稍胖的男老师一起走进来,边走边说。

微胖的那位男老师不同意:“什么叫又?这学期才刚开始呢,樊玉平你可别在这儿挑拨离间。”

“我用得着挑拨离间吗?我告诉你你就是太纵着他们了,要是邢秩在我班上我保证管的他服服帖帖。你要是再不管管任由他借着五班的名头闯祸,这学期的优秀班集体你也捞不着,哎还是得轮到我这儿来。”

“闯祸?”微胖的男老师好似忘记了上学期的鸡飞狗跳,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崽,“邢秩多帅的一精神小伙,哪里爱闯祸了,倒是你们班的女生,总是借着由头绕了大半个三楼来我们班这边上厕所,那才是居心叵测呢。”

“晋叶舟你......”

“吵什么吵!没见这边有学生在考试?”年级主任粗声粗气的打断了两人,两位老师才没说话了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贺清知微微侧头,余光扫到斜对面坐着的那位微胖的男老师,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低头做题。

笔尖轻巧的在试卷上划掉了本来已经填好的选择题答案,重新选了一个。

时间一点点过去,贺清知大致扫了眼最后压轴的大题,随便写了第一小问后便全空着了。

她做卷子这会儿铃声响了四次,办公室的老师走的七七八八,只剩下刚才那位微胖的男老师正在翻阅试卷,年级主任脑袋搁在保温杯上昏昏欲睡。

“啪——”

中性笔掉在地上,清脆的一声响。

李主任惊醒差点撞翻了保温杯,急忙扶住看过来,问贺清知:“时间到了?”

贺清知没说话,李主任才恍若初醒般自己低头看时间。

看完了,又自言自语:“还有快半小时呢。”

“老师,我做完了。”

“做完了?”李主任走过来低头扫了一眼试卷,皱眉问,“不再检查检查?时间还早你还可以仔细想想后面的题。”

贺清知摇头,一副不会做也不想勉强的表情:“李老师,您就算再给我一小时,可不会做的还是不会做。”

李主任噎住,对贺清知的态度有些不满:“不会做多想想多写几个步骤也是好的,你别看只有几分,真正在高考上这些几分往往能拉上几千人。”

“作为学生,态度是第一位,习惯都是平时养成的。这最后一道大题并不难,按你在北城二中的成绩最少也该只剩最后一个小问,暑假的时候跑去玩了没复习吧,虽说你们才高二,但是高中的时光溜得很快的!几个月一过到了高二下期你们就是准高三......“

李主任一训话就有点收不住,噼里啪啦的一箩筐话说也说不完。

晋叶舟试卷分析也做不下去了,刚一抬头看过去就对上了贺清知求救的眼睛。

“......”

“李主任,孩子们才刚进高二贪玩难以避免,我们加以引导就是了。您不是还要给学生批改试卷么,这马上又要下课了总得先给学生安排好班级吧。”

李主任停住,侧头睨了他一眼,没好气:“......行了,这试卷我大致看过了,成绩大概就在九十上下,就去你班上好了。”

“啊?”

-

去五班的路上贺清知大致了解到了一中高二年级的班级分布情况。

一班至四班是理科火箭班,五班至七班是理科普通班,八班是文重,九到十二班是文科普通班。从班级划分就能看出来临市一中重理轻文,这点和北城二中稍稍有些差别。

两人刚走到五班门口,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英语老师朱红梅刚出教室门,后门就猛地被人拉开,好几个男生抱着篮球嬉笑着从后门出来。

“尚北城夏三鸣你们几个回来,我有事要说!”

晋叶舟冲那几道背影喊完,几人先是一顿,后撒开脚丫子就跑,权当没听到。

“......”

晋叶舟脸黑了一瞬,但又顾忌着贺清知在旁边,只好暗暗在心里给几人记了一笔然后带着贺清知进去。

一进门,晋叶舟环视了一圈,最后落在后排空了好几个的位置上,数了半天脸又黑下来。

“班长,上节课都有谁没来?”

班长章宇成有些为难的站起来:“秩哥上节课没来。”

贺清知眉心动了动,杏眸朝后排瞟了一眼。

“那几个整天不让人省心......”晋叶舟训斥了几句,便给班上的人介绍贺清知。

做完自我介绍以后离下节课上课的时间也快逼近了,晋叶舟不好在占时间,便给贺清知指了倒数第三排的一个位置。

刚说完准备走,就见班上的人全都起身朝门口涌来。

“干什么干什么,不知道要上课吗,上厕所一定要这时候去吗!”

“晋老师,下节课体育课啊,你一定要如此丧心病狂走火入魔吗!”刚才跑慢了一拍没能跟上大队伍的崔弘拉长了声音喊,走到门口还打量了一眼贺清知。

晋叶舟脸一黑,瞪了崔弘一眼:“我说要占了吗!”

“哦耶,老晋万岁长命百岁!!!走喽上体育课!”

晋叶舟:“......”

他就说刚才那几个臭小子怎么跑那么快。

班上的人都去上了体育课,贺清知和他们不熟便站到一边让出了通道。晋叶舟也知道融入班集体急不得,便让她趁着体育课的时间去领校服和办饭卡。

贺清知领完校服,拐进毓秀楼旁边的林荫小道,穿过去就是食堂,这个点办完饭卡去吃午饭刚好合适。

这时候正是上课的时间,上体育课的也都在操场,因此这块特别安静。

谁知道刚走出树林,迎面就对上邢秩一人高高的坐在墙头上。

苍白瘦削的手指夹着一只烟,星星点点的光亮被腾起的烟雾氤氲。

贺清知一顿,还没想好要不要和他打招呼,就见邢秩一手按着墙头,很轻松的跳下来。

他身上松松垮垮的套着她刚领的那种红色校服,拉链被拉开了,能看见里面白色的内衬。

锁骨藏在衣领里若有若无多了抹勾人的意味,贺清知觉得他里面搭的应该还是那天看见的那种白色背心。

他朝她走过来,走了几步又顿住,摁熄了烟头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才看向她。

眉眼有些锋利,周身都在传达一个信息,就是我很不爽都他妈离我远点。

“我今天心情不好,问路找别人。”

贺清知一愣:“我今天没迷路。”

邢秩再度看过来,见少女抱着那件红色校服,总算想起了点什么。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冷嘲:“没迷路最好。”

少年信步往前走,背影带了点孤傲,转身时眉眼间未消失殆尽的戾气被贺清知看了个正着。

这是早上没穿校服被抓心里不爽到现在甚至连课也没上?原来不良少年的心灵也这么脆弱和禁不起打击么,贺清知心想。

-

吃过午饭后贺清知很早就去了教室,时间还算早,这个时间点一般住校的学生都在寝室里午休,而通校生也不会这么早就来学校规规矩矩上自习,因此教室里只稀稀拉拉的坐了一些人。

贺清知翻开刚领的新书,在第一页的右下角写了一个知字,写了两三本以后便有人从后门推门进来了。

两三个大男生喘着粗气带起了一阵混杂着汗味的热风,有个咕咚咕咚的灌了大半瓶水。

“卧槽今天秩哥是疯了吧,打球打的那么猛,早知道他今天心情不好我就不喊他了。”

夏三鸣擦了下头上滚落的汗,语气里全是后悔。

“刚才秩哥那生人勿近的气息隔了五米远我都感受到了,也就你个呆瓜还闯枪.口上,你想死也不用拉着我垫背吧。”

尚北城气的锤了夏三鸣一拳,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那谁知道啊,秩哥到底为什么这么生气啊,不弄明白难道这几天都要被他血虐?”夏三鸣惨叫一声,“不要啊,今年我看高一有好几个学妹长的挺漂亮的,求秩哥别断了我的桃花。”

“好像是他家里的事情。”尚北城含糊的说了一句没再多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