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阅读)霸宠狂傲医妃 主角轩辕昀烈苏文欣小说

2020-05-22 18:00

霸宠狂傲医妃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轩辕昀烈苏文欣的名称叫《霸宠狂傲医妃》,这本书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她是京畿苏太医府上胆小懦弱的废材四小姐,她还是21世纪名满凤城的天才儿科医生苏文欣,一朝穿越,她被人设计送到七王爷轩辕昀烈的床上。他冷酷腹黑,强势地将她压在身下,“女人,要怎样你才会乖乖听话?”她逆天嚣张,冷笑抵抗,“要我温顺臣服,先看我的手术刀答不答应!”

《霸宠狂傲医妃》 第22章 这马,太危险 免费试读

不要怪他多嘴,实在是太好奇了嘛,砍竹子这是要做什么?莫不是要编制什么东西?

以前倒是看到一些心思灵巧的匠人用竹子做一些小把戏,难不成这位苏姑娘也会?

“这个奴婢不知……”玉儿是实话实说,她也是摸不着头脑的很!

见问不出个什么,轩辕昀烈对玉儿摆了摆手道:“下去吧。”

没多一会,霓虹和和玉儿, 以及抱着两根竹子的富贵来到了清夕殿。

苏文欣吩咐富贵将竹子砍成了一小段一小段的,再然后劈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小姐,这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呀?”玉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待会儿就知道了。”苏文欣头也没有抬,拿了一支毛笔开始在竹板上面写字。

待全部写好了之后,苏文欣教了她们玩法。

然后……这一整个下午,苏文欣就和玉儿,霓虹几人呆在暖阁里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了。

直到就寝的时间到了。

一脸黑得如同阎罗撒旦一般的七王爷站在房门口,他只是往那儿那么一站,尽管一句话也未说,强大的气场就让人完全的不敢忽视。

玉儿和霓虹一见,吓得连忙扔下手中的竹牌落荒而逃。

“这两人,真是……跑得比兔子还快。”苏文欣无奈的摇摇头,由此可见,七王爷这个男人有多么可怕了。

苏文欣丢掉手里的竹牌,一想到又要和这男人周旋,她就感到头疼。

不过幸好,今夜这个男人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并没有要过来“冒犯”她的意思。

苏文欣心里在想着,今晚是不是……

在她愣神之际,只见轩辕昀烈踏着碎步走了过来。

“这是什么?”轩辕昀烈看了一眼那些散落在矮桌上的竹牌,听下人们禀报说,她今天一下午都在玩这些玩意儿。

“这啊,这些叫扑克,一种打发时间的娱乐。”苏文欣拿了个盒子过来,把那些东西收进了盒子里。

这些东西现在可是她的宝贝。

因为她不知道她还要呆在这个鬼地方多久。

一想到这里,苏文欣整个人都开始不好了。

“你很无聊吗?”听到她说是用来打发时间的,轩辕昀烈的眉头又皱了皱。

苏文欣没有回他,无聊,这不是摆着的么。

她是一个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现代人啊!绣花,她不会。她的针线只用来给人缝伤口。

看书?这里的书全是繁体的,好多她看不懂,还得去猜,一段话得看上好半天,实在是太伤脑细胞了……

“会骑马?”轩辕昀烈忽然问道。

苏文欣张了张嘴,抬头看了一眼轩辕昀烈,然后点了点头。

以前耿枫对马有一种执着的偏爱,她和耿枫约会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马场了。

连带她的马术也还不错。

他问她这句话的意思,莫不是要带她去骑马?不过随后苏文欣又将这个想法从脑袋里面甩了出去。

外面还下着雪呢,就算是去了马场,也骑不了啊!

这天晚上,意外的轩辕昀烈并没有在清夕殿过夜。苏文欣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也安安稳稳呢的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日,苏文欣发现外面的雪停了。

“小姐,王爷说你用完早膳了之后,就去西苑的马场。”玉儿一边替苏文欣梳着头发,一边在她耳边说道。

“马场?”

“对啊,天还没有亮,王爷就吩咐人去了西苑的马场清理地上的雪呢,现在应该都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

苏文欣低着头,没有再说话。

心里却有些复杂。昨天她以为他只是随意那么一提,没想到他今天真的就把马场给清理出来了。

不得不承认,那男人的行动力也是一流的。

吃完早饭,苏文欣随着玉儿来到了西苑,马场比她想像的更大,看着那一大片被铲掉的面积,苏文欣惊得眼珠子险些都掉出来了。

她原本以为只是会清理一小部分的面积出来。

没想到整片马场都被清理出来了。

这工程一看就不是一般的简单,这七王爷手底下的人看来都是能人啊!

抬头一望,只见马场上并肩奔跑着两匹骏马。

其中一匹通体都是红色的毛发,身姿矫健,一看就不是一匹寻常的马。

由于隔得远,看不清马上的人的面容,不过依着那高大的身形,苏文欣猜到,应该是七王爷轩辕昀烈。

而另一匹……是一匹通体黑色的马,那马也很高大威猛,至于马上坐着的男子,只看得见他穿着一身白衣……

由于马行得急,那白衣在风中飞舞着,给人一种非常唯美的感觉。

苏文欣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姑娘,您来啦!王爷说您若是过来了,就让我带你去挑一匹马。”轩辕昀烈的随从石林看到苏文欣来了,连忙迎了上来。

苏文欣点点头,跟随石林一同去选马。

马厩里养了数十匹骏马,这些骏马都是一些十分优良的品种。看得出来,照顾马匹的人平日里也非常的细心。

苏文欣一时之间有些犹豫起来,不知道该选哪匹好。

“姑娘,我看那匹棕色的马体型娇小,应当比较适合您。”一名负责照看马的小厮对苏文欣建议道。

苏文欣却只是看了那匹马一眼,转而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一匹白色的马身上。

这匹马通体白毛,精神也十分的好。

特别是那双眼睛,仿佛带有灵性一般。

苏文欣一眼就看上了,“我要这匹。”

“这……”那小厮脸上有点犹豫。

“怎么了,这匹马不行吗?”苏文欣蹙了蹙眉,她好不容易才相中这匹马,这人不会这么小气吧?

石林也皱眉道:“这匹马莫不是有什么问题?”

小厮解释道:“倒不是有什么问题,只是,这匹马模样看起来温顺,实则是一匹特别烈的马,驯马师训了三个月,才敢骑上它的背。即便是骑上了,若是它不开心了,也定然会将人从马背上甩下去。小的是怕姑娘驾驭不住它……”

听他这么说,石林连忙劝道:“既然这样,姑娘, 要不我们换一匹吧?”

虽然他家王爷说,只要她看上的,不管是哪一匹都行。

但是这匹马也太危险了,到时候伤到了就不好了……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苏文欣的性格却是十分的执拗。

“没关系,我就要这匹了。”不是她狂妄,而是……苏文欣实在对这匹马喜爱的紧,仿佛遇到了一个老朋友似的。

见她坚持,那小厮也只得将马牵出来。

不过还是连连叮嘱她,一定要万分小心,如果驾驭不住,就不要强行上马。

苏文欣点着头,从小厮手里将马牵过。

牵着马进了马场之后,让石林意外的是,苏文欣并没有急着上马,而是一直牵着它绕着马场周围行走着。

此时马场里的轩辕昀烈和那名白衣男子也都已经注意到她了。

看到她牵着一匹白色的马在马场里行走着,两人眼中同时闪过一阵诧异。

“那位是……”白衣男子见轩辕昀烈勒住缰绳停了下来,也将***停 。

一双狡黠的凤眼微微眯起,对那名突然出现的女子充满了好奇。

一向生人勿近,特别是女人勿近的的七王爷,竟然会让一个女人来马场!

让他更意外的是,她不仅来了马场,牵出来的那匹马……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匹马他当时可是驯了整整三个月的,而且直到现在也还是没有真正的将它驯服。

轩辕昀烈并没有回答,只是皱了皱眉。

那女人在搞什么鬼?不是说会骑马吗?怎么牵了一匹马出来却并不骑呢?这是要遛马吗?

轩辕昀烈拉了拉缰绳,正想过去看看那女人到底在搞什么。

却被那白衣男子叫住了,“我们何不看看,她骑不骑得上那匹马?”

轩辕昀烈一看白衣男子的神情,就立马觉出来了一些什么。

他的眉皱得更深了,“不要告诉本王,那匹马有什么问题。”

白衣男子浓眉一挑,“不错,你答对了!那匹马是有一点问题,想我霍云天也是训马中的好手,你猜我坐上那匹马的马背花了多长的时间?”

“多长时间?”

“你猜嘛。”霍云天卖关子道。不过敢在轩辕昀烈的面前卖关子的人,除了他以外,还真找不出几个了。

只不过对于他的卖关子,轩辕昀烈采取的对策是——根本就不理。

“好吧好吧,你脸不要这么黑吧!我又没欠你钱,我只不过是叫你猜一下罢了,又没叫你做什么别的事情。脸这么黑做什么?不愿猜就算了,我告诉你行了吧。哎哎哎,你别走啊!我告诉你,那马性子烈的很,我驯了三个月才骑上马背的……”

由于骏马跑了起来,霍云天的话也被风吹散了。

“你快点去叫那娇娘子换一匹吧!”呼,终于追上了,七王爷的马术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想他霍云天专业驯马多年,差点都赶不上他了……

霍云天气喘吁吁的看着轩辕昀烈。

“不用。”轩辕昀烈只给他甩下了这两个字。

那女人既然有那个胆子选那匹马,他倒是想看看她有没有那个胆子骑上去。

“也是,那小娇娘子说不定只是把那马牵出来溜溜就回去了。”

让霍云天没有想到的是,他这话才刚落。

只见原本牵着马在散步的女子忽然一个飞身的动作,骑跨上了马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