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徐医生你有女朋友吗_楚洛墨林子然_九米瑚

2020-05-22 18:02

徐医生你有女朋友吗第79章 为什么要和徐晟纠缠在一起

戚焉晗还是能忍,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她并没有表现出哪里不适,直到她走出酒店之后,她才扶住了自己的腰,疼的龇牙咧嘴,哎哟哎哟直叫。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半了,戚焉晗想打车回去的,可是春节期间出租车实在是太难等了,她没有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公交车回去。

公交站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戚焉晗一个人,戚焉晗一手扶着广告牌,一手揉着腰,她决定医院工作结束之后今年就暂时不要接其他翻译工作了,他的腰实在是吃不消,还不如码字写小说,挣钱多又舒服自由。

正当戚焉晗揉着腰的时候,一辆白色凯迪拉克的缓缓停靠在了公交站牌旁,喇叭响了一下,戚焉晗看过去,看到这车子还有车牌号一下就知道是谁了。

戚焉晗缓缓直起腰,车窗降了下来,戚焉晗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驾驶座上的徐晟。

说实话,戚焉晗还是惊讶的,因为刚刚在宴会上,徐晟都没有和戚焉晗说过一句话,两人明明隔得那么近但是却零交流,戚焉晗心想着徐晟是不是想通了,心里虽然有阵怅然,但是这也是她想要的效果,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戚焉晗不知道该跟徐晟说什么,徐晟头一歪,说了句,"上车。"

戚焉晗犹豫了一下,徐晟也没催她,就静静的看着她,对视一段时间后,戚焉晗妥协了。

上了车。系上安全带,戚焉晗便目不斜视,一直看向窗外,也没有开口说话。

徐晟专注开车,也没开口,而是打开了音乐,舒缓的音乐在车厢内流转,戚焉晗的思绪一下子就飘向了远方。

但是戚焉晗这样端坐了几分钟后,腰又隐隐作痛起来,戚焉晗调整姿势,可是怎么坐都不舒服。

徐晟留意到后,放慢车速,将自己背后的软垫抽了出来,递给了戚焉晗。

"垫在腰上。"

戚焉晗怔了怔,接过,放在了腰后,软绵绵,比刚才舒服多了。

戚焉晗忍不住笑了出来,"谢谢。"

徐晟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不过过了一会后,徐晟再次开口。

"是生产后遗症吗。"

戚焉晗有些意外的看着徐晟,"嗯,生过顶顶之后腰就不好。"

"产后修复呢。"徐晟接着问。

"做过了,但是腰还是这样。"

戚焉晗叹了口气,当初生下顶顶之后虽然有蒋春梅在照料,但是那时戚焉晗和蒋春梅的关系还不像现在这么和谐,说白了就是不放心蒋春梅,所以很多事情都是戚焉晗自己亲力亲为,喂奶换尿片哄顶顶睡觉,那段时间戚焉晗的精神差点都崩溃了,身体累心里累又有严重的产后抑郁,即使出了月子后心情好转,配合产后修复,但是身体还是大不如以前。

徐晟沉默了片刻,"是在国外生的吗。"

戚焉晗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和徐晟明说。她纠结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吧,既然徐晟都已经知道顶顶了,那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不是在国外。"

徐晟有些诧异,看了一眼戚焉晗。

"你不是一直在国外吗。"

戚焉晗笑了笑,"生孩子那段时间不在国外,就在国内。"

徐晟有瞬间的失神,然后突然右转一个急刹车,车子停在了路边,戚焉晗吓了一跳。

"你吓到我了。"

戚焉晗拍着胸口扭头一看,就对上了徐晟严肃的眼神。

"国内什么地方。"

徐晟紧紧的盯着戚焉晗,戚焉晗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

"就……海城。"

徐晟出神的看了戚焉晗好久,然后坐直身子,重新启动了车子。

一路上徐晟没有再开口,表情也没有异色,戚焉晗虽然奇怪他的态度,可是也不会主动去找徐晟说话,继续看着车外发呆。

十几分钟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戚焉晗这才回过神来,一看,咦了一下,这不是她家,而是一家面馆门口。

"先吃点东西,我再送你回去。"

徐晟解开安全带率先下了车,戚焉晗没辙,只能跟上去。

戚焉晗本来是有些不情不愿的,因为她想早点回家,可是当她看到面馆里热气腾腾的面条时,肚子一阵咕咕叫,馋虫瞬间被勾上来了,倒是有些感激徐晟带她过来。

戚焉晗从中午到现在都没吃一点儿东西,你现在就算给她一碗白米饭她都能吃得香喷喷的。

不管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戚焉晗和徐晟一人点了一碗牛肉面,徐晟在晚宴上并没有吃多少东西,因为他本来就讨厌应酬,今天还是被领导逼着过来的,吃了两口菜喝了点饮料,到现在也还饿着肚子。

不一会儿面条上上来了,牛肉片大量又多,汤汁鲜美,光看一眼戚焉晗就饿的不行,可是坐在她对面的徐晟却突然开口对送面条的小姑娘说。

"对不起,我没有点茶叶蛋,你是不是上错了。"

戚焉晗看向徐晟碗里,确实多了一个茶叶蛋。

小姑娘二十几岁,长得眉清目秀,是这家店老板的女儿。

只见她脸颊一红,有些害羞地说道:"徐医生,你经常来店里吃面条,这个茶叶蛋是送给你的。"

说完小姑娘就跑走了,戚焉晗扑哧一笑,得,原来是这个小姑娘看上徐晟了。

徐晟看向戚焉晗,戚焉晗赶紧止住笑低头吃面条,但是碗里却突然多出了一个茶叶蛋。

徐晟把他碗里的茶叶蛋给了戚焉晗。

"这是人家小姑娘给你的,你不吃吗?"

戚焉晗惊讶地问徐晟,徐晟低头吸了一口面条。

"我不吃,你吃。"

戚焉晗叹了一口气,啧啧啧,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戚焉晗三两口就把一碗面条吃干净了,她太饿了,而反观徐晟,他还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面条,一对比,一个是小家碧玉,一个是乡野老娘们。

好吧,戚焉晗必须承认,她刚刚吃的确实没怎么注意形象。

突然,戚焉晗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戚承语打来的,戚焉晗当着徐晟的面,接听了电话。

手机里却传来了顶顶的声音,"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要跟你一起碎觉觉~"

戚焉晗的目光不禁柔和下来,还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快了快了,妈妈马上就回来了,你先让外婆陪你玩一会好不好?"

"好哒,妈咪一定要快回来,顶顶在家里等你哦。"

挂断电话后,戚焉晗的心情大好,对面的徐晟也已经吃好,正在看着戚焉晗。

戚焉晗收起手机对徐晟说,"可以走了吗?"

徐晟点头,"走吧,我送你回去。"

上车后,车内又是一阵无言的沉默,直到徐晟把戚焉晗送到了家门口,只跟她说了一句再见后就走了,徐晟的这种态度让戚焉晗百思不解,实在猜不到他的心思。

送完戚焉晗,徐晟也立刻赶回了家,他摘掉眼镜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了好久,然后忽然坐起来,拿起电话就拨通了一个人的号码。

"喂,学长,在忙吗?"

"不忙,怎么了。"

"想请你帮个忙。"

"哎呦老徐,难得你会请我帮忙,说吧什么事?"

徐晟摸着下巴思忖了一下,"能不能帮我调查一个人。"

"你要查人?查谁呀?"

徐晟眼神幽暗不明,"韩思语,也叫戚焉晗。"

"你待会把姓名还有年龄用微信发给我,对了,你要查哪方面的信息?"

徐晟思考了一下,"我要她的分娩记录。"

"……啊?我没听错吧。"

"你没有听错,我要她的分娩全记录,越详细越好。"

电话那头的人有些为难的说,"那你知道她是在哪家医院生孩子的吗?"

"这个我不清楚,所以找你帮忙的。"

"你这臭小子帮忙的时候倒是想起我了。"

徐晟笑了笑。"你要是真帮我查出来了,我就请你吃饭,我这里还有一瓶珍藏的威士忌,到时候一并带给你。"

"啧啧啧,就知道拿捏我的短处,好!没问题!不过你要确定她是在海城生的人,这样我查起来也容易,要是外地的话,那我的本事可就没这么大了。"

"你放心,她就是在海城生的人,不会有错。"

"好的,这件事就交给我了,放心吧!"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嘶--这种事的话大概要一个星期吧,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

"好的,那我就等学长的好消息。"

"Ok!没问题!"

挂断电话后,徐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那一天在酒店,徐晟对戚焉晗说他需要时间好好思考一下,从宁城回来之后,徐晟确实思考了很久很久,思考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思考着当下的处境。

顶顶对于徐晟来说确实是个意外,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戚焉晗居然已经生了孩子当了妈妈。

介意吗?他当然介意,但是比起介意,他更不想放弃戚焉晗,他不想再失去她。

而且徐晟回来之后冷静的想了想,关于顶顶还有很多疑问戚焉晗都没有告诉他。

最突兀的一点,就是戚焉晗为什么不让他见顶顶?仅仅是因为戚焉晗不想让徐晟知道她已经有了别人还生了孩子吗?

可是这说不通,徐晟就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最差的结果无非就是对戚焉晗彻底死心,还有比这更坏的结果吗?戚焉晗为什么就是要瞒着他?

徐晟百思不得其解,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

刚刚在车上听戚焉晗说是在海城生顶顶时,徐晟就冒出了一个想法,他要调查清楚顶顶的身世,一定要,如果不弄清楚的话,他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徐晟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希望学长可以帮他查出一点东西来,要不然……

正想着,手机忽然响了。

徐晟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眉头便深深皱了起来,犹豫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打开了免提,放在茶几上。

"有事吗。"

徐晟的声音要比刚才冷淡了很多。

"徐晟,离婚这事能不能再考虑考虑?"

手机里传来了沈蓉蓉的声音。

"我不需要再考虑,倒是你,考虑好了没有,我已经给了你很长时间了,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沈蓉蓉叹了口气,有些恳求的说道:"我明天会飞海城,我们在当面谈一谈好不好。"

徐晟忽然拿起了手机,"沈蓉蓉,我只有一句话,你到底考虑好了没有。"

"徐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逼迫我?"

"我逼迫你?"

徐声突然笑了出来,手机里沈蓉蓉还在说着什么,可是他却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不想听,也懒得听。

等沈蓉蓉说完之后徐晟才开口,"沈蓉蓉,咱们法院见吧。"

"徐晟你--"

徐晟直接挂断了电话,沈蓉蓉又打了过来,徐晟再次挂断,然后将手机关机。

放下手机,徐晟直接来到了卧室,打开衣柜门,里面有一个保险箱。

徐晟输入密码打开保险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文件袋。

徐晟坐在床边盯着这个文件袋看了好久,然后他打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白色书皮上的几个大字格外的醒目。

亲子鉴定报告。

徐声沉思了好久,然后走出卧室,用家里的座机打了一个电话。

"你好,我找吴律师。"

……

第二天上班,戚焉晗临时接到了一个通知,医院领导要和国外考察团出去游玩一天,因为正值春节期间,考察团想要体验一下国内春节的风俗人情,腾桦一口就接下来这个任务,包车陪考察团来了个海城一日游。

戚焉晗到医院没几分钟就跟着领导一起出去了。

说白了就是吃喝陪玩一条龙服务,从古巷街到商业大楼,再到湿地公园,然后来到娱乐城,一整天的时间,戚焉晗都跟在考察团后边从这里走到那里,从那里逛到这里,直到傍晚时分考察团成员才终于决定回去了,戚焉晗这才得以喘了口气。

戚焉晗上了车之后就累倒在座椅上,考察团成员也陆陆续续上了车,但是让戚焉晗意外的是,徐正曦居然坐在她身边。

嗯?明明还有那么多空位,为什么偏偏要坐在她身边啊?

"戚小姐看上去很累啊。"

徐正曦递了一瓶矿泉水给戚焉晗,戚焉晗接过。

"不瞒徐先生说,这是我做翻译以来最累的一次。"

徐正曦微微一笑,"没办法。我同事他们都没有来过中国,所以想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玩一下。"

戚焉晗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呵呵,这是借着公事办私事啊,可把她可累屁了。

徐正曦似乎看出来戚焉晗有些不悦,他突然补了一句,"其实,今天出来游玩是我提议的。"

戚焉晗太累了,原本想着不管徐正曦在说什么,她都当没听见,可是听到他这句话后,戚焉晗不得不重新看向徐正曦,神色有些郁闷。

"徐先生你真是……"

戚焉晗真是了半天没有说出下文,徐正曦笑了出来,心想着戚焉晗应该是在骂他吧,他立刻换了一个话题。

"戚小姐是海城人吗"

戚焉晗摇了摇头,"不是,我是外地人。"

徐正曦点了点头,"我是海城人"

戚焉晗有些意外,因为介绍表上面并没有说明徐正曦是海城人。

可是这让戚焉晗更加郁闷了。

你是海城人为什么还要提议在海城一日游呢?

徐正曦似乎能一眼看穿戚焉晗在想什么,他笑得更深,安慰似的拍了拍戚焉晗的肩膀。

"我虽然是海城人,可是从小就去了国外,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过了。"

戚焉晗无语了。

徐正曦这是在耍她吗?

虽然徐正曦笑起来非常好看,但是戚焉晗还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徐先生,你说话这么喜欢吊别人胃口吗。"

徐正曦摇了摇头,"不会,从来不会。"

戚焉晗忍住了想瞪他的冲动,徐正曦却补充了一句。

"因为对戚小姐你很有好感,所以想引起你的注意而已。"

这一句话可把戚焉晗吓得不清,她往后缩了缩,有点惊恐的盯着徐正曦。

"徐先生,我已经是孩子的妈了。"

可别这样啊,一个徐晟一个穆谨就够戚焉晗烦的了,她虽然自认长得漂亮美丽大方甜美可爱,可也没到人见人爱的地步吧,再来一个徐正曦,这日子还怎么过?

徐正曦愣了一下,"戚小姐都当妈妈了,还真看不出来。"

"都能打酱油了。"所以麻烦你能离我远一点不?

徐正曦看出了戚焉晗的抗拒,笑了笑没有再找戚焉晗说话,而是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不一会儿,酒店到了。

今晚这顿饭戚焉晗终于可以坐在桌子上吃饭了,但是饭刚吃到一半,徐正曦很突然就走了。

戚焉晗可没心思去管他,吃过晚饭后,戚焉晗去了附近的商场买了一些甜品,带回家给顶顶吃,但是她刚走到商场门口就看见徐正曦正迎面走来,戚焉晗停下来,但是徐正曦好像并没有看见她。

戚焉晗犹豫了一下,要不要上前去跟徐正曦打个招呼?

正纠结着,戚焉晗突然看到徐正曦的背后还跟着一个戴着墨镜女人。

呦?怪不得饭吃到一半就走了,原来是去会女人了呀。

戚焉晗有些恶趣味的想着,还是不要去打招呼吧。

戚焉晗正想着悄悄溜走,徐正曦身边的那个女人刚好摘掉了墨镜,抬头和徐正曦正在说着什么。

戚焉晗无意中看了一眼,顿时一惊,忘记了离开。

戚焉晗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女人,脑子嗡嗡直响。

WTF?沈蓉蓉?!

戚焉晗揉了一下眼睛,再次看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真的是沈蓉蓉!

徐正曦和沈蓉蓉认识?哇……这个事情也太小了吧。

戚焉晗两条腿就像灌了铅似的,挪也挪不动,他提醒自己赶紧走离开这里,不要正面撞见沈蓉蓉,这样会非常非常尴尬的,可是她的腿就是不听使唤。

沈蓉蓉似乎是感受到了戚焉晗的目光,向她这边看了一眼,正好和戚焉晗呆愣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沈蓉蓉也是愣住,然后两只眼倏地睁的老大,见了鬼一样的看着戚焉晗,僵硬在原地,连徐正曦跟她说话都没有听见。

徐正曦看着沈蓉蓉的反应有些奇怪,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却看见戚焉晗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和沈蓉蓉四目相对。

徐正曦惊讶对戚焉晗招了招手。

"戚小姐。"

戚焉晗这才回过神来,扯了扯嘴角,对徐正曦笑了笑。

"徐先生好。"

徐正曦走了过来,惊讶地说:"这么巧,在这里还能碰到你。"

戚焉晗的笑容有些僵硬,"是啊,太巧了,真的太巧了。"戚焉晗做梦都想不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沈蓉蓉。

沈蓉蓉这时走了过来,她的目光一直锁定在戚焉晗身上,从未离开。

看着沈容容犀利的眼神,似乎想在自己身上戳几个窟窿,戚焉晗心里叫苦不迭。

"好久不见,你居然回来了。"

沈蓉蓉上上下下打量着戚焉晗,语气明显带着浓浓敌意,就连徐正曦都能听出来,沈蓉蓉对戚焉晗不太友好。

"你们两位认识吗?"

徐正曦看着沈蓉蓉和戚焉晗,沈蓉蓉嗤的一笑。

"认识,当然认识了。你和她又是怎么认识的?"

沈蓉蓉问徐正曦,徐正曦解释。

"我们研究所和腾华医院有合作,这次来实地考察,戚小姐是医院外聘的翻译,刚刚我们还在一起吃了饭。"

"等一下,"沈蓉蓉突然疑问,"你叫她什么?"

沈蓉蓉指着戚焉晗,徐正熙有些不解。

"戚小姐,怎么了。"

"戚小姐?你不是姓韩吗?"

沈蓉蓉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徐正曦更是不解的看着戚焉晗。

戚焉晗脑仁突突直跳,有些头疼的闭了闭眼。

"沈蓉蓉,我改了名字,叫戚焉晗。"

沈蓉蓉露出了一抹讥笑,"改名字?你改名字有什么用。"

突然,沈蓉蓉好像想到了什么,她一把抓住徐正曦的胳膊问他。

"你刚刚说和你们合作的那家医院叫什么?"

"腾桦医院,怎么了?"

沈蓉蓉听后,脸色突地一变,眼带凶光的看这戚焉晗。

"你是医院的翻译?"

戚焉晗不知沈蓉蓉为什么突然标间,默默地点了点头,沈蓉蓉却是浑身一震,身子不稳险些跌倒,还好徐正曦扶住了她。

"你怎么了?"

徐正曦皱眉,可是沈蓉蓉却佛开了徐正曦的手,目不转睛得怒视着戚焉晗。

"怪不得,我说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就要跟我……原来是因为你?!"

沈蓉蓉瞪着戚焉晗,眼神凶狠,又是恨,又是怒意。

戚焉晗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一脸懵,她不知道沈蓉蓉怎么就突然恨起她来了。

徐正曦眼看情形有些不对劲,急忙打圆场,对沈蓉蓉说。

"我们还有事要谈,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吧。"

可是沈蓉蓉却根本不看他,而是一直盯着戚焉晗,那眼神恨不得把戚焉晗给生吞活剥了。

"我们的事改天再说,今天我要先找她!"

戚焉晗头皮一麻,脑子疼的更厉害了。

看沈蓉蓉这样子也知道她肯定没啥好事要找她。所以戚焉晗直接拒绝了。

"对不起,我没有时间。"

但是沈蓉蓉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让戚焉晗走。

她走到戚焉晗身边,一把勾住戚焉晗的胳膊,外人看到还以为他们俩是好朋友呢。

只有戚焉晗知道,沈蓉蓉这哪里是挽着她的胳膊呀,这是直接勒住了她的胳膊不让她走啊。

戚焉晗忍住了想发火的冲动。

"沈蓉蓉,我不想跟你谈,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该说的话,我在4年前就已经跟你说过了,现在我已经有了我的新生活了,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ok?"

戚焉晗说完便抽回了自己的胳膊,和徐正曦招了招手后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韩思语!韩思语!"

沈蓉蓉在背后叫了戚焉晗好几声,戚焉晗都没有鸟她,她才没有闲工夫陪沈蓉蓉在这里发疯。

戚焉晗知道,和沈蓉蓉的每一次谈话都很不愉快,这一次谈话肯定也是如此,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给心里添堵呢?

戚焉晗直接回家了,但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沈,蓉蓉居然堵她堵到了医院门口。

正月初十考察团正式访问腾桦医院,一天的时间就开了三次会议,会议内容很简单,就是考察团和院方共同讨论了一下为期半个多月的考察任务。

会议结束之后,戚焉晗也就下班了,但是她刚走出医院大门口,就看到了沈蓉蓉。

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呢?

沈蓉蓉今天已经完全没有了昨天的锐气,她微笑地看着戚焉晗。

"韩思语,我有件事必须要跟你说一下。"

戚焉晗双手交叉,直摇头,"我不想听,行吗?"

戚焉晗直接越过沈蓉蓉,沈蓉蓉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追上去,而是好整以暇的看着戚焉晗越走越远的背影。

"韩思语,过年前的那段时间。你是不是一直都和徐晟在一起。"

戚焉晗脚步一顿,心里咯噔一跳,背后再次传来沈蓉蓉的声音。

"那你知道我和徐晟已经结婚了吗?我们还有个儿子,叫徐恩赐,已经快5岁了。"

戚焉晗身子一震,她告诫自己不要听沈蓉蓉废话,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转过身再次看向了沈蓉蓉。

"我知道你和徐晟结婚。"

沈蓉蓉笑得更深了,"你既然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和徐晟在一起?"

灵魂一问。

戚焉晗想反驳,可是又说不出口,她那段时间确实和徐晟纠缠在一起,更明确的说的话,更像是炮友一样,除了为爱鼓掌,并没有其他实质性的发展。

见戚焉晗没有说话,沈蓉蓉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果然,他们果然又在一起了。

心里的记恨和嫉妒再次涌了上来。

沈蓉蓉脸上的笑意再也挂不住,她摘下了墨镜,恶狠狠的对戚焉晗说。

"你们俩这算什么?徐晟出轨,你当小三?还真是精彩。"

戚焉晗的身子一僵,脸色刷了一下变得有些难看,因为她发现她根本反驳不了沈蓉蓉,她说的是事实。

出轨小三儿,一旦认同了这个事实,戚焉晗的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样,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戚焉晗,我只想找你谈一下而已。"

沈蓉蓉的口气有些放软,这让戚焉晗有些意外。

这要是以前的沈蓉蓉,逮着了这个理会,那还不使劲的往戚焉晗身上吐唾沫吗?

戚焉晗重新审视了沈蓉蓉"我要是不答应呢?"

沈蓉蓉嘴角一勾。

"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进去找医院领导,当众揭穿你们,你应该也知道徐晟是这个医院的活招牌吧,要是医院里所有人都知道他婚内出轨会怎么样?"

戚焉晗握紧了双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这威胁人的手段一点都没变。"

"过奖了,那你是答应和我谈话了吗?"

沈蓉蓉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戚焉晗还有其他的法子吗?只能同意和沈蓉蓉坐下来谈一谈。

她们两个人随便找了一家奶茶店坐了下来。

沈蓉蓉直接开门见山的跟戚焉晗说。

"徐晟在跟我闹离婚,你知道吗"

戚焉晗震惊地看着沈蓉蓉,缓缓摇了摇头。

这个戚焉晗是真的不知道。

戚焉晗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徐晟离婚不会是因为……不会的吧,她回海城也才一个月的时间,徐晟应该不是因为她才……

可是,戚焉晗的猜测也立马得到了验证。

"因为你啊,都是因为你,所以他才要跟我离婚。"

沈蓉蓉嘲讽的看着戚焉晗,戚焉晗的心里一阵惊慌,手脚有些冰凉,还好她坐在椅子上面,要不然她恐怕会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会仓皇跌倒的。

戚焉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重新看向沈蓉蓉。

"你怎么知道是因为我。"

沈蓉蓉嗤了一声,"我怎么知道的?呵,戚焉晗,我是真的恨你,我和徐晟结婚四年一直安安稳稳,直到年前他突然回来找我,说要和我离婚,也不告诉我原因,我恳求他都不行,毕竟我们有恩赐,我不想让恩赐这么小就没有爸爸,但是徐晟根本不顾及我们的感受,我来海城,就是来找徐晟的,可是他连见都不想见我。"

"我一直想不明白徐晟的转变怎么会这么大,直到昨天在商场看到了你,我才终于想明白,也只有你能让徐晟抛妻弃子,执意和我离婚!"

沈蓉蓉的每一句话就像子弹一样打在了戚焉晗身上,戚焉晗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但是紧握的双手却泄露了她此时惶恐不安的心理。

沈蓉蓉质问戚焉晗,"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明明答应过我的离开徐晟远走高飞,你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戚焉晗深呼吸,"沈蓉蓉。我当初确实是和你约定好了,我离开徐晟,换取徐晟的前途,我也做到了,这四年我确实在国外,哪怕是偶尔回国走亲访友,都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徐晟,今年回来完全是因为工作需要,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和徐晟再次相遇完全是偶然,并没有谁刻意而为之。"

"那为什么你们两个还纠缠在一起?当我和我的儿子不存在吗?"

戚焉晗闭了闭眼。

"你去问徐晟吧,我也很想知道,他明明有妻子有孩子,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沈蓉蓉脸色一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戚焉晗笑了笑,"是徐晟,先找的我。"

沈蓉蓉神色一震,就像被人踩到尾巴似的,叫嚣的说道:"你是说徐晟先勾引的你?韩思语。你糊弄谁呢!"

戚焉晗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沈蓉蓉,她忽然明白过来,沈蓉蓉根本不是来和她谈事的,而是早就已经认定她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我说的都是真话,你要是不信,直接去问徐晟不就行了。"

戚焉晗的心忽然镇定下来了。

"沈蓉蓉,你要是不放心我,就尽量拖住徐晟,等我手头的工作一结束,我就会飞回国外,像以前一样,而且,我也有自己的孩子,不可能和徐晟在一起的。"

沈蓉蓉以为自己听错了,震惊地看着戚焉晗。

"你说什么?"

戚焉晗有些口干舌燥,她喝了口水润润嗓子。

"我有孩子,和别人的,虽然没有结婚,但是……我爱他。"

沈蓉蓉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戚焉晗整理了一下,站了起来。

"我实话跟你说吧,年前我确实和徐晟在一起纠缠了一段时间,但是现在已经分开了,我也和徐晟摊牌了,他应该也不会再来找我了,我的心里只有我的儿子,容不下第二个人,我也很累,等我回到国外之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徐晟要和你离婚这事不在我的可控范围内,只能靠你自己努力挽回。"

戚焉晗拿起包就要离开,可是她又想了一下,转头对沈蓉蓉说道。

"沈蓉蓉,四年的时间,你为什么还是抓不住徐晟的心?"

沈蓉蓉身体一震,心里某个地方像是被人狠狠踩了一脚,她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戚焉晗。

"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当小三插足别人婚姻的是你,不是我!"

"那当初插足我和徐晟感情的你又是什么呢?"

戚焉晗不卑不亢的回视着沈蓉蓉,沈蓉蓉身子一晃,差点没站稳。

"沈蓉蓉,我离开了四年,将徐晟交给了你四年,这么长的时间,你都没有挽回他的心,今天就算不是我,明天也会有张思语李思语,甚至是陈思语出现,你能守徐晟多久?"

沈蓉蓉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她紧紧捏住双手,肩膀不停地在颤抖,腿脚不稳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明明是你们的错,为什么推到我身上……"

沈蓉蓉捂着胸口,就像失了魂一样,戚焉晗长长的叹了口气。

"那最开始,又是谁的错呢?"

说完这句话戚焉晗就走了,今天这一出,更加坚定了戚焉晗想要回国外的心。

这里太乱了,太糟心了,何必在这里遭这个罪。

回到家之后,戚焉晗就把自己的想法和家里人说了一下。

戚焉晗决定让蒋春梅戚承语还有孟叔三个人先带着顶顶回到国外,等这边医院工作一结束,戚焉晗就立马飞回去找他们。

孟叔和蒋春梅都是一愣,蒋春梅说:"这么快吗?我们回来还没住几天啊。"

"就是啊,我还约了我那几个老哥们儿一起喝酒呢。"

孟叔摸了摸光秃秃的头,戚焉晗有些烦躁的揉着脑袋。

"姐,我不打算回去。"

戚承语突然对戚焉晗说,戚焉晗一愣,抬头看着戚承语。

"为什么,你那边的学业还没有结束呢。"

戚承语跟着戚焉晗到国外的第一件事就是进学校深造进修,蒋春梅当年的经济条件有限,不能给戚承语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所以戚焉晗想后期弥补一下。

戚承语脑子本来就灵光,刚开始进修的时候确实因为语言不通课程落后很多,但是后来适应了环境之后,学习成绩进步如飞,还有半年的课程就可以毕业了,现在放弃回去,不就是等于放弃自己的学业吗?

戚承语抓了抓头,"说实话,我不喜欢住在国外。"

戚焉晗有些意外,"不喜欢的话再熬半年,半年后你再回国不也行吗。"

戚承语摇了摇头,有些心虚的笑了笑,"姐,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

"什么事。"

"学校那边我已经递交了休学申请了。"

"什么?"

戚焉晗一惊,"你休学干什么。"

戚承语坐到戚焉晗身边拍着她的背,告诉她稍安勿躁。

"你放心,我只要在休学期内把剩下的课程自行修完,到时候还是一样可以拿到毕业证的。"

戚焉晗气愤的小火苗这才降下来一半,可是戚承语又突然说道。

"还有件事我没有跟你说,年前的时候,我向几家公司投了简历,都收到了面试邀请,过几天就要去面试,所以我不想再去国外了。"

"姐,我都25了,能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了。"

这几年,戚焉晗为了这个家忙东忙西,一家人的所有开销全部压在她一个人的身上,戚承语不想让戚焉晗这么累,他想站起来,分担家里的负担。

戚焉晗出神的看了戚承语好久,或许,真的应该让戚承语自己做决定。

戚焉晗的语气软了下来。

"你都收到了哪几家公司的面试邀请。"

戚承语回忆了一下,"尚西,佳音,关福林,还有腾桦。"

戚焉晗一愣,"腾桦?哪个腾桦?"

戚承语嘿嘿一笑,"就你上班的腾桦,我看到他们医院在招人,正好你也在里面,所以我就投了份简历,没想到就过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