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挣脱祁先生_楚洛墨林子然_芸思佳

2020-05-22 18:02

挣脱祁先生第41章 谈条件的资格

电话那端的声音停顿了片刻,警惕的吐出一句话来,“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的,在这个世界上我最在乎的就是我大哥,你查到他在哪就稳稳捏住了我的七寸,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不得不答应,包括离开祁莫寒,这样不好吗?”

叶茜茜紧紧的咬住了牙齿,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翌日清晨,叶知恩才醒来就接到了唐宁的电话,电话里她说即将飞往意国跟苏珊娜女士洽谈合作事宜,兴奋的语调里斗志昂扬,未来一切可期。

她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昨天一晚祁莫寒都没有回来,她很好奇叶茜茜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似乎总能让冷静自持的祁莫寒屡屡为她有求必应。

如果三年前她没有爬上祁莫寒的床,他们真的会是一对恩爱夫妻吗?

叶知恩眼角滑过一丝讥讽,勾勒出一个精致的妆容。

关于叶坚夫妇当年的车祸已经有了一点眉目,传闻当年他们的车子刹车油泄漏,而与他们相撞的那位司机是酒后驾驶,一时躲闪不及控制不住车子才撞了上去。那位司机不过被判了十五年有期徒刑,可她的父母却再也醒不过来了。

事情未免太巧了些。

叶知恩知道想从那司机嘴里打听到什么并不容易,可只要能撬开他的嘴,事情的真相也就水落石出了。她决定亲自去一趟监狱跟那司机聊一聊,总要试试看才知道结果。

她刚刚驾车驶离了别墅区,一辆宝蓝色的玛莎拉蒂就横过来停在了她的车前,她猛地一个急刹车刹停了车子,惊魂未定的下了车。

玛莎拉蒂驾驶位的车门缓缓拉开,一双白皙修长的腿优雅的迈了下来,叶茜茜摘下墨镜,勾唇扯出一抹笑意,“出门啊?去哪?”

叶知恩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悦,“有事吗?”

“当然!叶知恩,我是来警告你的,别再想方设法的勾引莫寒,他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叶茜茜磨着牙,怨毒的瞪着她,眼底满是嫉恨。

“想方设法勾引他的人是你吧?堂姐这倒打一耙的本领真厉害,你跟猪八戒是不是有血缘关系?”她慢条斯理的扬眉一笑。

“你……你别跟我耍嘴皮子!要想知道你哥哥的下落你最好老实一点,别让我不痛快!”

“你可能是搞错了,在你查出疗养院地址之前,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

叶茜茜咬紧了牙齿,从牙缝中研磨出一句话来,“你当初恬不知耻的跟祁莫寒睡在一起就是你欠了我的!你明知道我们已经在谈婚论嫁了!”

“那就要怪你自己蠢了!你跟二叔想把我送给那个什么总做礼物也就算了,偏偏要给祁莫寒下了药把他安排在同一间酒店里,还雇了狗仔偷拍!谁知道那个老男人那么废物,被我砸了一下半天都爬不起来,还让我好巧不巧的跑到了祁莫寒的房间里,我能成为祈太太全靠堂姐的‘精心谋划’了!”

听她提及过去的往事,叶茜茜又是后悔又是恼怒,她花大价钱请来的狗仔也是蠢!明明她想借狗仔队的手把她跟祁莫寒在酒店共度良宵、叶知恩出卖身体陪睡老男人的新闻一块爆出去,一边利用舆论的压力迫使祁莫寒尽快娶她,一边抹黑叶知恩。可那些狗仔竟然把叶知恩进了祁莫寒房间的照片放了出去,让她一下子陷入被动!

她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一时恼羞成怒,抬手一记耳光就要狠狠的甩在叶知恩的脸上。

叶知恩眼疾手快的钳住了她的手腕,唇边滑过一个冷笑,“怎么了堂姐?想起来是不是也觉得自己愚不可及?这些年你作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到处宣扬是我用下作的手段抢了你的未婚夫,也帮你赚了不少同情分,你还有什么脸用当年的事指责我?”

她手上用了十成十的力道,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捏的叶茜茜纤细的手腕微微泛红。

远处隐隐传来汽车的轰鸣声,叶茜茜立刻敛去脸上的狠毒,委屈巴巴的望着叶知恩,“堂妹你快放手!就算我说错了话你也没必要这么对我吧?”

叶知恩心里一沉,当即便看穿了她的把戏,可不等她把手放开,祁莫寒的车子已经稳稳的停在了她们身边。

他摁下车窗,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在两人的手上滑过。

“莫寒~”叶茜茜泫然欲泣的望着他,楚楚可怜的样子很是惹人心疼。

祁莫寒拉开车门走了下来,锃亮的手工小牛皮鞋一尘不染,他涔薄的唇间吐出两个字,“放手。”

叶知恩抿了抿唇,忽然打从心底浮出了一股凉意,到底叶茜茜是他的白月光、是他的朱砂痣,人与人之间总是有亲疏远近之分的。

她木然的放开了手,挂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耸了耸肩,“英雄救美啊,来的好及时。”

祁莫寒淡漠的瞥了她一眼,揽住叶茜茜的肩膀一同钻进了车里,车子绝尘而去,只扬起一片细小的灰尘。

叶知恩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眯起了眼睛。

唐宁曾经问过她,明知道祁莫寒心里藏着别人为什么还要跟他结婚,当时她默不作声的回以了一笑,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没有选择。

她要活下去就不得不想蚍蜉一般依附于祁莫寒,江城之大,却只有祁家能给她庇护。

她在叶茜茜的设计之下无意中进了祁莫寒的房间,昏暗的光线里,她一度把祁莫寒认成了祁莫尘,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心底却只涌起了那么一丝丝犹豫。

爱情固然可贵,可在生存面前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她低低的叹了口气,强打精神上了车,一打方向盘绕过叶茜茜停在前面的玛莎拉蒂往监狱驶去。

而另一边,叶茜茜亲昵的靠在了祁莫寒的怀里,嗅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虽然这些年来祁莫寒看似对她依旧温柔体贴,可她总觉得他们之间像是有了一条看不见裂痕,似乎在将他们越拉越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