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狂医战兵

2020-05-22 18:04

听见外边的惨叫声,坐在里边喝粥的陈青意识到不对劲了,几个跨步跑出去,冷君娇和柳小梦母子俩也跟着出来看。

“爸,什么事?”陈青赶紧扶起柳大树,后者鼻青脸肿,看样挨了别人一顿打,他目光瞬间冰冷了起来,瞪向对面的那群壮汉。

“小陈啊,这些人是黑心房地产,来抢我们家的地和房子呢,他们只给三万块,想买下这块地,我肯定不同意,他们就将我毒打……”柳大树双手扶着酸疼的老腰,疼的直接坐在了地上。

陈青听到这句话,脸色越发的阴沉,敢在他眼皮底下抢土地,还打人,除了找死,没有第二个理由!

他再次打量了对面的那群壮汉,而后目光锁定在一个胖子中年人和一个身形枯瘦的男子身上。

他眼眸微微一眯,这两个一胖一瘦的中年人好熟悉啊,不就是昨晚碰到的那三个盗墓贼嘛。

晓得对方的身份,那么陈青也明白这些自称房地产的人来买土地的目的是什么,说是在此地建楼房,都是幌子,明目张胆的想要盗取大墓下的古物还差不多。

“小陈,咱们这可怎么办啊?”柳大树脸色现出焦急,不得不看向陈青,他相信这个小伙子能处理好。

“是啊青哥,我们家的土地都是祖辈流传下来的,可不能拱手让人啊!还有,爸他遭人毒打,此事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哼……”柳小梦义愤填膺地说。

旁边的冷君娇算是最淡定的人,她淡淡的道:“陈青,废了他们,出什么事,我拿钱摆平!本小姐还就是不缺钱!”

呃……

这个暴脾气啊!陈青忍不住擦擦冷汗,现在都流行这样炫富吗?

“你们不用担心。”陈青投给这两个妮子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他拍了拍柳大树的背,微微笑道:“爸,你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

说着,他朝那三个盗墓贼瞅了眼,道:“你们谁是主事的?”

胖子和瘦子满脸戏谑,嘴角挂起一丝冷笑,看向他们身旁的胡子男,又鄙视的向陈青介绍道:“这是我们大哥,识趣的人都叫大标哥!”

陈青目光转向胡子男,后者脸上全是胡子,而且还不修边幅,看起来有几分流浪汉的模样,不过这个中年人站在那三个盗墓贼中间,倒也像是领头的感觉。

“大标哥是吧,你们要花三万块钱,买下我们家的地皮?三万块未免太上不了台面了吧?”

柳小梦蹙着眉头,青哥到底要干嘛?那些毒打老爸的人还没解决呢,就先谈起卖土地的话来了。实在不能理解,但她相信陈青能够处理好此事。

被称为大标哥的胡子男嘴角勾起一抹弧笑,朝陈青打量了几下,脸上的嘲笑之意更浓了,觉得这小子穿着保安制服,看起来只是个小人物而已,倒是这小子旁边的那两个漂亮的小妞简直是美女中的极品,倘若等会解决完此事,派人掳走这两个美女,玩起来肯定会很爽。

他目光停留在冷君娇和柳小梦的高耸胸脯上好一会,而后再次朝陈青看道:“小子,你就是那个老不死的儿子是不是?”

话声刚落,这时候,他身后的刘二狗突然跳出来,指着陈青怨恨道:“大标哥,这小子是外地来的,并不是柳大树的儿子,咱们不能被他骗了!”

刘二狗身上缠着纱布,大包小包的。他语气相当的蛮横,不横不行啊,他现在恨死了陈青,昨晚就是这小子将他胳膊打骨折,完了还挨七大天王一顿毒打,花了上万块大洋的医药费呢,这都是拜陈青所赐,现在有人来替他出面,他得借这个势,必须将陈青修理一顿才行。

陈青在出来时,自然已经看见远远站在身后的刘二狗,只是没理会而已,这些自称房地产的人找到柳大树的家,想必就是刘二狗这货带来的。

他看都没看刘二狗一眼,而是朝大标哥正色道:“你刚刚叫我爸叫什么来着?”

大标哥满脸戏谑地看过来,鼻孔朝天地说:“我叫他老不死,怎么,你也想死是不是?哼,不是柳大树的儿子,居然自称是别人家的儿子,你这么想叫人家爸爸,那你也试着叫我一声爹地试试?桀桀……”

这话声一出,引起他身后的随从皆捧腹大笑起来,个个都看向陈青,就像看傻B一样。

嘣!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的笑声戛然而止了。只见陈青刷一下一拳便轰向了大标哥,愣是将后者给一拳轰飞。

一拳。

仅仅一拳。

看着几百斤的大标哥就这么飞了!

“记住,在我面前说过的话,是要负责的,特别是嘲笑的言语,我听见一句,废你一次。”陈青冷冷地瞥了眼倒在三米开外的大标哥。

他绝对不允许别人嘲笑自己兄弟的老爸,更不允许别人侮辱!何况早前曾在柳岩面前说,柳小梦一家以后由他来照顾,现在外人居然敢当他的面欺负柳大树,无疑是踩他陈青的脸,那么对方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大标哥吐了口两颗带血的牙齿,他踉跄地站起身,朝那些打手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将这小子给我废了!往死里打!”

身后的刘二狗嘴角挂着一抹阴笑,看向陈青,哼,这小子死定了。

五六个大汉面色阴冷,他们皆摩拳擦掌,虽然说刚才不大看清楚陈青是如何将他们的大标哥给轰出去的,但即使如此,他们也不会怕,六个壮汉,难道还怕一个小子不成?

走在前头的一个壮汉二话不说便挥起了拳头,直奔陈青的太阳穴,他眉宇闪过了丝笑意,这一拳打过去,这小子铁定倒地不起。

谁知还没靠近,便听见轰一声,原先笃定那小子被轰中的,哪料到自己的小腹先挨了一脚。

陈青右脚再次补了一脚过去,将那个壮汉给踢飞,然后身影一展,嘣嘣嘣几声,另外的五个大汉还没怎么动手,就已经倒趴在地,昏死过去。

大标哥懵逼了,连同那三个盗墓贼也诧异在原地,刘二狗眨巴了几眼,错愕地望向陈青,这小子这么厉害?

这尼玛还是人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