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长生赘婿在都市全文免费阅读-长生赘婿在都市小说最新目录全本

2020-05-22 18:04

《长生赘婿在都市》是天嘿嘿”独家原创的小说,主角:陈然苏静云,作者:天嘿嘿。泰格文学为您提供长生赘婿在都市全文免费阅读,长生赘婿在都市小说最新目录章节。毕竟他骚扰了陈然这么多日子,陈然一天到晚都穿着那件破烂T恤,短裤,塑料拖鞋,好像千百年来就那么一身装束,从来没有换过一样,如果家里面有女人的话是绝对不会这样子的。

《长生赘婿在都市》精选章节

后来凌青空见自己见世面的邀请没有办法诱惑陈然,于是眼珠子转了转,又换了一个别的套路。

这天,他来到陈然面前说到:“陈然,你有没有女朋友呀?”

陈然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凌青空就以为这是默认为没有的意思,毕竟他骚扰了陈然这么多日子,陈然一天到晚都穿着那件破烂T恤,短裤,塑料拖鞋,好像千百年来就那么一身装束,从来没有换过一样,如果家里面有女人的话是绝对不会这样子的。

他认为陈然没有女朋友,于是打算给陈然介绍女朋友。

凌青空见终于有一样是陈然比较在乎的了,于是说道:“我认识很多美女哦,你想要交女朋友吗?我可以把他们介绍给你,只要你跟我做朋友。”

没想到陈然淡淡的勾了勾嘴角,说道:“我没兴趣,而且我结婚了。”

“哎呀,结婚又怎么了嘛?虽然你结婚了……什么?你再说一遍?”凌青空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你结婚了,陈然你居然结婚了?”

陈然说道:“怎么了?你很惊讶吗?”

凌青空岂止是惊讶,他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好吗?

“不可能!”凌青空郁闷的道:“像你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结婚了?陈然你肯定是骗我的!”

陈然说道:“我没有骗你,而且我老婆就在博物馆呢现在。”

“真的吗?”凌青空不相信:”那你把她叫出来我看看呢。”

苏静云正带着自己的学生在北海博物馆里浏览秦朝古迹,她看起来很高兴,大概是从心底热爱教师这份工作吧。

而在苏静云的旁边站着一个男学生,那男学生看起来很腼腆,但是勤学好问的样子,两人相谈甚欢,苏静云似乎很喜欢这样的学生,陈然也不奇怪,老师都喜欢勤学好问的学生。

只是陈然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苏静云喜不喜欢在外面提起他们之间的夫妻关系,平时苏静云在校园里面看见他都是一脸冷漠,装作看不见的样子走过去的。

可是没有办法了,如果他不叫苏静云出来的话,凌青空要给自己找女朋友了,虽然他不在乎这些,但是还是不想犯重婚罪的。

于是陈然朝苏静云招了招手,说道:“老婆,过来一下。”

一声‘老婆’出口,满座寂然。

苏静云故意看当做看不见在北海博物馆里当管理员的陈然的,因为她觉得和陈然结婚很丢脸,尤其是你丈夫在外是这么一副不讲究的邋遢样子。

所以当苏静云看带着学生来参观博物馆时,虽然看见陈然应聘上了这里的管理员,尽管很惊讶,但是还没有表现出来半分两人认识的样子。

现在陈然却主动出手招呼他,那她的学生们会怎么想她?

他们会觉得苏静云老师嫌贫爱富,连自己的丈夫也不想认,虽然说苏静云并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她只是觉得陈然邋遢,而且和陈然结婚很丢人,所以才不想和陈然相认的。

因此,当陈然在博物馆内部,所有人都在围观的情况下大声叫出’老婆‘的时候,苏静云的脸色难看极了。

深呼吸一口气,忍了又忍,苏静云还是走了过去:“什么事情?”

凌青空一脸惊讶的神色,他是真的没想到陈然居然会有老婆,而且老婆不止漂亮,看起来还是个大学老师,很知性的样子。

陈然指了指凌青空:“这位小兄弟不相信我有老婆,非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可不想犯重婚罪,所以把你叫过来让他看看。”

凌青空还是很有礼貌的,在苏静云看过来的一瞬间就低头道歉:“不好意思啊嫂子,我是真的没想到陈哥居然有老婆了,打扰你了,对不起。”

凌青空长相端正,而且又这么有礼貌,苏静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看到对方这么有礼貌,再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了。

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扭头狠狠瞪了陈然一眼:“你真是有病。”

陈然觉得自己简直无辜。

苏静云走后,陈然看着凌青空挑眉道:“怎么?现在给我介绍女朋友吗?”

凌青空摇了摇头。

可能是觉得尴尬吧,接下来大概有一个星期,凌青空没有再来。

这天,博物馆闭馆的时候,陈然刚刚锁好门,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陈哥?是我,小空,是这样的,槐兴路南段有个集市,专门倒腾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挺有意思的,你要不要来看一看?”

陈然冷漠拒绝:“不要。我要回家了。”

时间只有八点过,凌青空被自己妹妹拖着去逛并不感兴趣的黑市集市,一张英俊的面庞愁眉苦脸,就像拉上个陈然一起受罪。

曾经凌家大少当然也是很喜欢凑黑市这种热闹的,但是自从他被黑市里面的商人当做好宰的冤大头,坑了无数次,被自家老爷子教训了无数次后,他就学乖了,再也不碰这种专宰有钱人的东西。

“你这么早就回家了?回家干什么?嫂子管得严?”凌青空纳闷儿地问道。

陈然却给了他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答案:“我要回家睡觉了。”

“八点多?睡觉?陈哥,你逗我呢吧。”凌青空不可思议道,电话那头也跟着传来个清脆的女孩儿声音,“我就说他是敷衍你的,你还不信,傻哥哥。”应该就是凌青空那便宜妹妹,凌家下一代家主凌碧月了。

然而陈然没有撒谎,他是真的着急赶回家睡觉。陈然的作息时间十分规律,这是从古代活到现代,流传下来的习惯。毕竟在什么都没有古代,人们也都是戌时就上床睡觉了,虽然现在时代改变,人们的夜生活增多,但是陈然还是单调地延续着这个传统。

陈然拒绝后,就毅然决然挂断了电话。

他回到家,发现卧室是亮的。陈然心里给自己敲响了警钟,一般苏静云回来得比自己要晚,这个时间也正是刘桂芝出门遛狗的时间,不可能在家,只有一种情况,家里会亮起灯——

小姨子苏静心回来了,姐姐和妈妈都在家里围着这小公主团团转呢。

陈然惆怅地叹了一口气。

自从上次博物馆管理员事件之后,苏静心就跟自己单方面结下了死仇,趁着自己不在场说坏话那是常规操作,更有甚者,当着陈然的面歇斯底里地辱骂。

什么吃软饭的狗东西,废物玩意儿,高攀我姐的癞蛤蟆,什么话难听什么话往外蹦,有时候脏得陈然都听不进去。

关键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刘桂芝和苏静云虽然偶尔会训斥几句,但最终都是向着苏静心的。

陈然现在回家,最大的可能是觉睡不成,反而要被苏静心从头骂到脚,搅得不得安宁。

陈然摸出手机,把之前的电话号码翻出来,打回去:“凌青空?我现在跟你们逛黑市还来得及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