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邪王的铁血王妃_墨涵元宝

2020-05-22 18:05

  梁长乐慕容廷小说叫做《邪王的铁血王妃》,作者墨涵元宝,本书讲述的是梁长乐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被慕容廷救了,她知道既然没死就一定要为自己复仇,那些血海深仇是她的噩梦,那么她也要让这些成为害她的人的噩梦。

免费阅读

  梁长乐看见是他,大惊失色,羞恼愤恨一股脑涌现。

  她掀被起身,骤然看见床褥上的点点猩红……

  她脑子嗡的一声,顾不得对方是谁,抬手向他脸上扇去,“趁人之危,齐王竟是这种人!”

  慕容廷毫不费力的握住她的手腕,顺着她的目光往床上瞟了眼,他戏谑一笑,“你恐怕忘了,是你缠着我,推都推不开。顾小姐豪爽,把本王的衣裳都撕烂了。”

  梁长乐表情一僵,脸面发烫,“我、我那是被人做了手脚,王爷也着了道吗?”

  “顾小姐盛情难却,我要是忍得住,究竟说明你姿色不行?还是本王不行呢?”他故意俯身逼近她,有意欣赏她眼底的紧张慌乱。

  梁长乐恼羞成怒,却又不甘示弱,“呵,既如此,那我就当昨夜招了面首伺候,两不相欠!”

  “你说什么?”慕容廷捏着她的下巴,目光锋利如刀,“说本王是面首?好大的胆子。”

  梁长乐这时却明显感觉一股热流猛然涌出……这熟悉的感觉是……

  她脸面一下子涨的血红,连慕容廷的眼睛都不敢看。

  “你……放手!”

  她转身冲进卧房后头的浴房,将门闩插上,她坐在净桶上一看……果不其然,是月信来了。

  玉砌的台子上,还搁着一沓子叠的方方正正的月事带……

  她前世从没有在月事时疼过,但她听闻有些身子不好的女孩子,在月信来临时,会痛得坐立艰难。

  顾子念身体不好,有痛经之症也属正常……是她没经验,反倒把醒来时的浑身酸痛当成是被他给……

  梁长乐顿时窘的没脸出去……她昨夜先是杀人,后又来了月事,衣服必定污浊不堪。

  他身边多得是仆婢随从,难道还会亲自给她换衣裳?

  本来没有的事儿,经她一番发泄……反而不好收场。

  梁长乐从没觉得这么丢脸过……

  她在心里反复宽慰自己好久,才恢复镇定。昨晚九死一生,好歹从那几个杂碎手里脱身,就算齐王说的是真的,她对他又撕衣服,又怎样的……两人毕竟没有实质性的关系,已是万幸。

  情绪平静之后,她从浴房走出。

  慕容廷正斜坐在榻上,懒懒看她。

  “昨晚……多谢王爷相救,往后王爷若有需要,小女莫敢推辞。”

  “你先是诬陷我趁人之危,后又说本王是面首。”他冷笑一声,“本王从不受人诬陷,不如坐实了这罪名。”

  梁长乐身子一紧,当即又要暴躁。

  “不过本王嫌恶,受不了浴血奋战。先给你记着,日后再偿。”

  梁长乐受不了他,压抑着火气说:“怎么说我也是你侄子的人,你这么撬自家人的墙角合适吗?”

  慕容廷嗤笑一声:“我侄子的人?怎么叫他默认你这侧妃的身份,还用我提醒你吗?一年之期到了,你又当如何自处?”

  梁长乐一惊,“多谢叔叔提醒,我会提前打算好。”

  “叔叔?我可没你这么大的侄女。”慕容廷眯眼盯着她,“不如你告诉本王,你图他什么?燕王世子能给你的,难道本王不能给你吗?”

  梁长乐心头一跳,有那么一个瞬间,她觉得自己离成事更近了。

  但她立刻清醒过来,齐王何许人也?利用他,岂不是与虎谋皮?

  他是比叶从容更危险的存在,她如今连叶从容都敌不过,岂敢惹上他?

  至于依靠他……梁长乐现在不敢依靠任何人!

  父亲养了十几年的人,尚且会背叛他,她痛得噬心剜骨,怎敢再信旁人?

  “小女只喜欢世子,对别人没有兴趣。”

  慕容廷周身气势一冷,当着他的面说喜欢别的男人?

  他深觉自己的男人威严都受到了挑衅。

  “喜欢?逢场作戏也叫喜欢?利益交换来的喜欢,有几分真心?你确定靠着他能得到你想要的?”

  ?“不劳王爷费心。”梁长乐通身的冰凉气势都在显示抗拒,“小女该回女学了。”

  慕容廷不悦轻哼:“第一次是在寒泉,第二次在女学,这是第三次。本王的耐心有限,如果你再落在本王手里,本王绝不再放手。记住了吗?”

  梁长乐感受到莫大的威压,她垂下视线,沉声说:“对不起,打扰王爷,以后不会了。”

  慕容廷冷笑一声,莫名烦躁,“来人,送顾小姐回女学。”

  “还有,昨天晚上那些人……”梁长乐问道。

  慕容廷嘲讽说:“本王还以为你不在意,若是想报仇,倒不用了。动手的几个人已经彻底消失了,他们的家眷也受了敲打。至于背后指使他们的人,今日你就会看到她的下场。”

  “多谢王爷。”

  “知道蒋方怡为什么这么恨你吗?先是放狗咬你,后又用毒蛇,两计不成,干脆雇人毁了你?”慕容廷看着她问。

  “人被狗咬了,难道要去问狗,为什么咬人吗?”梁长乐的眸子划过傲然的光,根本不屑于那类人为伍。

  慕容廷神情一滞,太像了……这女孩子时不时闪过的目光神态,像极了记忆中的那个冷傲的女子。

  他摇摇头,告诉自己不可能,那女子已经不在有三四年了。

  “蒋方怡是慕容景安的青梅竹马。”慕容廷说,“慕容景安可会因为你们的约定,而替你扫清这些障碍?可会保护你?”

  梁长乐微微皱眉,“我以后会小心。”言下之意,她不用别人保护。

  这样倔强的女孩子,让他既有兴趣又觉无奈,他挥手叫人送她回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