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农门辣妻:掳个皇子养花草

2020-05-22 21:05

梁莲花意识到说漏嘴了,赶紧转移话题,“总之,你就等着被卖到安州城,以后永远都别想回来了。”

梁木槿毫不在意地“哦”了一声,能瞒天过海,让祖母同意她离家远去安州城的就只有一招,以成亲的名义把她嫁到安州城。

梁莲花本是想来吓吓梁木槿的,可没想到她竟如此淡定,她不免气急败坏起来,“梁木槿,你就等着为奴为婢,一辈子被人呼来喝去!”

“你这破锣嗓子真的是很吵。”梁木槿捂住耳朵,懒得理会她,“你不怕把祖母招来就继续喊。”

“你……你……”梁莲花气得脑袋一热,竟然抬起脚踹向梁木槿,“今天我非得让你吃点苦头。”

梁木槿没想到梁莲花会蹬鼻子上脸,她的脚虽然跪软了,可这手上力量没减,她猛地用力一拽,梁莲花就摔了个狗吃屎。

“哐当”一声,她手中的碗掉落在地。

梁木槿有些诧异,那碗竟然没碎,也太结实了。

只是碗里剩下的小半碗红烧肉撒了一地,实在是暴殄天物,梁木槿在心底叹气可惜起来。

梁莲花还是第一次在梁木槿面前吃亏,她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她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向梁木槿,“你竟然敢打我!”

“我有什么不敢的,姐姐管教妹妹天经地义。”

眼看梁莲花扑在她身上了,梁木槿朝着她的肚子就是一记重拳,“不想断胳膊断腿的,就给我滚远点!”

梁莲花疼得说不出话了,她捂着肚子,往后退了好几步,梁木槿下手够狠,她不得不怕。

她走到门口,指着梁木槿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贱人真是会演戏,明明力大如牛,却一直在我们面前装柔弱,不愧是戏子生的女儿。”

在这个时代骂女性戏子,那可是非常严重的辱骂了,梁木槿想也没想,起身就甩了梁莲花一个耳光,“你骂我就算了,竟然敢辱骂我娘,毁她名声。”

“你亲娘不只是个戏子,还是个不要脸淫娃荡妇!”梁莲花捂着脸,龇牙咧嘴地说道,“是你命好,爹的发妻成亲后一直没有怀上孩子,她喜欢听你娘的戏,你娘死后,她看你可怜,便把你这个小野种给接到了梁家。”

梁莲花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些,肯定是她从哪里听来了这些风言风语,而且这传言肯定是最近才出来的。

张氏和梁莲花母女以前从没说过这些话,就她们两人的性子,从前要是有这个传言早就借此骂她了,不必等到现在。

梁木槿质问起梁莲花来,“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话?”

“你想知道啊?”梁莲花一副小人得知的样子,“跪下来求我,我就告诉你。”

梁木槿摇了摇头,梁莲花是属金鱼的么,怎么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她一把拽过她的衣襟,“再不说,我就把你的脸抓烂了。”

这梁莲花容貌一般,可她十分自恋,一向把自己当成是绝色佳人,她最在乎的就是她这张脸了。

“你……你敢……”

梁木槿拔下头上的发钗,轻轻在她脸上划了一下,眼神狠厉地盯着她的眼睛,“那就试试看了。”

梁莲花吓得直打颤,“是……是三婶跟我娘说的,你快放开我。”

“今天这事不准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娘,你要是敢说出去,我一定会让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变成烂脸,反正我贱命一条不怕死。”梁木槿说如花似玉四个字的时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梁木槿知道梁莲花那张大嘴根本守不住,她就是想故意吓唬她,让她以后长点记性,不要随便惹她。

梁莲花嘴巴不严这事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要不是拜她那张大嘴所赐,今天她也不会知道那么多事。

梁木槿松开梁莲花,指着地上的碗和红烧肉,“把这个收拾干净了就赶紧滚。”

话语落下,梁木槿伸了个懒腰,继续跪着去了。

梁莲花这会怕梁木槿怕的要死,乖乖地蹲在地上收拾起来了,一收拾干净,就撒腿跑了。

梁木槿在想三婶说的那些话是真是假?她为什么要跟张氏说那些?

她努力搜索着原主有关三婶的记忆,原来三婶一开始是梁家的丫鬟,祖父出事那年,祖母原本也是要把她送回原籍的,可她死都不肯回去。

刚好三叔对她一片痴心,就求祖母把她许给他,三叔自小就身体弱,大夫说他活不过三十,之前祖母给三叔说了几十桩婚事,三叔都不肯成亲,好不容易遇到个他主动要去成亲的,祖母当即就答应了。

三婶做事勤快,说话又温柔,嘴巴也甜,祖母挺喜欢她的。

三叔在他们成亲没两年就去世了,祖母不舍得三婶年纪轻轻守寡,就寻思着给她再找户人家。

不过三婶死活不同意,说是要留在家里照顾小玉,等小玉及笄之后再做打算,自那之后,祖母就更疼她了。

梁木槿正想得入神的时候,背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她赶紧回过头去,只见梁文武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过来。

“阿武哥,怎么是你?今天学堂这么早就散学了么?”

“今天夫子家里来了贵客,就让我们早点回家了。”梁文武打开食盒,拿出一碗饺子,递到梁木槿面前,“你最喜欢的白菜肉馅。”

梁木槿看着那白白胖胖的饺子,直咽口水,她接过那碗饺子,不顾形象地大口吃了起来。

这饺子皮薄馅厚,肉质鲜嫩,比她在那个时代吃过的所有饺子都好吃。

“阿武哥,这是哪家酒楼买的饺子?”

“咱家附近可没有酒楼。”梁文武一脸自豪地说道,“这是我包的。”

“你什么时候学会包饺子了?”梁木槿不大相信梁文武说的话,这么好吃的饺子,怎么可能是他这个书呆子做的。

“最近学堂里新来位厨娘,她包的饺子实在是人间美味,我想着你爱吃饺子,就跟她学了。”

梁木槿很是感动,可感动之余,却莫名有些尴尬。

方才视线相接的那一瞬,她发觉梁文武看她的眼神好像跟从前不太一样了,她浑身变得不自在起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