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落魄千金甜蜜宠小说-落魄千金甜蜜宠夏若顾以恒小说

2020-05-23 06:03

《落魄千金甜蜜宠小说》精选

“小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你爸爸说话。”这个时候站在夏宏顺身边的宋如珍说话了,一副你不孝的样子。

夏若看着站在眼前的一家三口,深深的剌痛了她的眼,而她只是一个局外人,早就被伤透的心已经慢慢冷却,冷笑道:“这位女士,你是哪位?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好好,你现在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是吧,很好,我会让你后悔的。”夏宏顺瞧了一眼不远处的顾以恒,笑得一脸的阴森。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反正我现在一无所有,你们想要怎么算计我,我都不怕,光脚不怕穿鞋的,不过想要算计不该算计的人,你们,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了么?”

夏若这一次算是彻底豁出去了,说这话的同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和自信,但她就是这么相信顾以恒,尽管他很可恶,嘴毒,可心肠不坏,不像这些人,一个两个都来算计她,跟他们比起来,顾以恒起码是个君子,就算哪一天,她真的被顾以恒算计死了,那也是她倒霉,她认了。

夏宏顺闻言,刚才的底气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他心里清楚得很,得罪顾以恒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看着他那一副怂样,夏若心里不知是悲是喜,转身高傲的朝着顾以恒走去。

“顾少,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顾以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做为顾氏的员工,除了我不需要受任何人的气,否则就是你的无能。”

夏若听着这个霸道的声音,虽然不太中听,但心底却暖暖的,顾以恒给了她最大的保障,如果在这种情况她还能受别人欺负,那不是她的无能是什么,恐怕顾氏也不需要有她这种员工吧!

“放心吧,我不会给顾氏丢脸的。”夏若笑着应道,是那发自内心的笑,每次她这样笑的时候,眼睛特别的亮,笑容也特别甜美,迷人。

顾以恒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拱起手臂,夏若一愣,随后万分自然的挽着他的胳膊走进会场。

进去之后夏若才知道,顾以恒跟她两个人几乎占了半个会场,整个会场分成左右两边,左边是人满为患,而右边就只有她们两个。

果然,有钱任性,这样霸道的举动却没有引起别人的反感,反而见怪不怪,看来以往他们也是这么坐的。

“就我们两人坐在这里会不会不太好?”

左边那些人不说她全部认识,但也认识一半,有的太太们还跟她说过话,大家都在对她笑,可她总觉得这笑容里别有深意,让她毛骨悚然。

“习惯就好了。”顾以恒轻轻扫了一眼左边的人,随意的道。

夏若暗自翻了翻白眼,这样真的好么?为什么她总有一种欺负人的感觉呢?不过这感觉倒是挺爽的。

“以后在我身边,少不了有这样的场合,所以不用大惊小怪。”顾以恒见她纠结的小模样,淡定的道。

只是夏若完全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只是觉得如果她以后要在顾氏工作,少不了要跟他碰面,自然也少不了会看到现在的场合,所以便点了点头。

不过她真的很好奇,自从看了顾氏官方网的简介之后,她才知道自己对他根本一点都不了解。

很快拍卖会开始了,首先出场的是一副画,据介绍这画是张大千早期之作名为《啼鹃》,夏若不懂画,也不知道这画哪儿好,反正左边的人已经开始喊价了。

夏若有些无聊,可是顾以恒却依然优雅的坐着,丝毫没有喊价的打算。

“你不喊个价?”

名利,名利,有名才有利,也难怪这些人不管懂不懂画,都会喊价,那怕买回来放在储存室里也要做做样子,自己是个大善人。

“你喜欢这画?”顾以恒微微侧过头,挑眉看着她。

夏若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太好意思的笑道:“说实话,我都不知道张大千是谁。”

而且她是个画痴,反正在她眼里,这画就是一涂鸦,丝毫看不出来它为什么那么值钱。

她的实话让顾以恒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买。”

他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说实话,以前像这样的场合,他来都不会来,不过今天嘛当然是有目的的。

夏若一噎,仔细想想也对,都说无奸不商,尤其是像他这种无利不起早的人,就更加不会花那个冤枉钱拿一副看不懂又对自己没用的画了。

很快,这幅画被一个富商买去了,那富商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丝毫没有因为得到那副画而欢喜,夏若果然猜得没错,说不定这人跟她一样,连张大千是谁都不知道。

夏若无聊啊,可顾以恒却依然优雅如斯的坐在那里,她又不敢提走这个字,太过无聊了居然有点昏昏欲睡了,最后真的睡过去了,重点是,她居然枕着顾以恒的肩膀睡过去了。

直到拍卖会结束,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把她给惊醒了。

“夏若。”

夏若连眼睛都没睁开就坐直了身子,有些惺忪的揉了揉眼睛,当看清面前的人时,皱着眉头看着他。

“有事么?”

说着,还很不淑女的打了个哈欠,伸了伸双手,腿都麻了。

秦盛枫怒目瞪着夏若,而后再瞪着顾以恒,最后质问道:“小若,你怎么可以跟他在一起?”

“你谁啊,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夏若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这种好像来抓奸的模样是闹哪样,就算她真的跟有什么,也轮不到他来质疑。

难道他们就真的敢跟顾以恒叫板,看来为了利益还真是不怕死。

这边的吵闹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虽然众人不敢明目张胆的看顾以恒的热闹,可是因为会场的人多,所以大家都尽量走得比窝牛还要慢。

秦盛枫气极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再纠缠,而是冷哼一声走掉了,夏若只觉得一阵莫名其妙。

“顾少,不好意思,我刚才睡着了。”转过头就跟顾以恒道歉。

“你的口水把我的肩膀给弄脏了。”顾以恒一脸嫌弃的看着她,等人走完了之后,再起身离开。

呃?

她的口水…弄脏了他的肩膀?

抬手抹了抹嘴巴,没有啊,这个时候夏若才知道,顾以恒在耍她。

人已经走远了,就算再生气也瞪眼也没用。

不过,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是枕在他的肩膀睡着了?

哦,见鬼了。

急忙跟了上去,到了门口就被从四面八方冲上来的记者给围堵了。

“顾少,请问你跟夏若是什么关系?”

“顾少,听说你们已经同居了,这是真的么?”

“顾少,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那天晚上跟夏若秘密约会的男人是你么?”

“顾少,对于夏若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您有什么看法?”

“顾少,夏若签下天价合同曾扬言要毁约,你会帮她付违约金么?”

夏若脚步一顿,突然觉得脑子里面好乱,好吵,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没想到却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只是大家都在问顾以恒,而且今天来的全是男记者,看来是有预谋的,这是想把顾以恒拉下水的节奏。

真是可恶。

“大家让一让。”夏若咬着牙,不管顾以恒再怎么可恶都好,总之不能让人往他身上泼脏水。

小小的人也会有大量力,更何况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夏若奋起一推,将众记者一把推开,挡在顾以恒身前。

“你们有什么话可以问我,跟顾少没关系。”

反正她的名声已经臭了,再怎么样也不过如此,可顾以恒不同,这十年来,有多少节目找他做访问都被他拒绝了,因为他怕麻烦,可现在这麻烦是她找来的,就应该由她来解决。

面对一群记者,夏若脸色不太好,握着双拳,目露坚定的神色对着镜头丝毫不惧怕。

而此时的顾以恒自然是不会躲在她身后的,似笑非笑的看着众记者,锐利冰冷的眸子带着一往的孤傲的神情。

抓住夏若的手腕往身后轻轻一推,对着众记者笑道:“看来大家都很关注我,很好,既然你们都想知道我跟夏若的关系,那我就满足你们的好奇心,夏若是我高薪挖角的秘书。”

此话一出,不光是记者们大吃一惊,就连在场看热闹的众人还有夏若也震惊了。

“只是秘书这么简单么?可是有人看到夏若住在顾少的半山别墅里,难道你们不是同居了么?”

这话问得好,众记者也是一致认同,所以现场很安静,看来大家都很想知道。

只是夏若心里愧疚得要死,看来夏宏顺是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她是不怕,可却要连累顾以恒了。

“同居?在你们的定义里什么是同居?同住在一个房子里就被定义为同居?那栋别墅已经空置很久了,我让她住这应该不用向各位交待吧,而且大家是不是忘了,夏若的母亲跟我的母亲是亲如姐妹的好朋友,我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前段时间出了点事,夏若被赶出家门大家应该也有耳闻,大家认为我会看着她流落街头而不闻不问?”

顾以恒有条不紊的回答记者的问题,脸上始终带着笑,可眸底却是寒意一片,看得人头皮发麻,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

可这个机会不是常有,所以只能硬着头皮顶风而上。

“那天晚上有人看见顾少也在恒大酒店,这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因为那天晚上是我约了夏若,夏若所在的经纪公司已经期满,所以我约她在酒店商谈,想让她担任我的秘书。”

顾以恒对着镜头编起瞎话来,毫无压力,好像这原本就是事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