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重回2001

2020-05-23 06:03

第十四章失窃案

在社会上混的,大多都挺聪明,不是光靠争强斗狠的,这位耗子哥就是一聪明人。

他先是觉得许芳芳漂亮,接着就感觉到了许芳芳的气质不对。

他接触的女人,大多是夜总会里的陪酒女,这种女人往往脂粉气很重。

可许芳芳却没有那种恶俗的香气,反而给人一种清新之感,一看就是好女孩。

这就算了,关键许芳芳眼中没有畏惧,反而有淡淡的嫌恶之色,说明她不怕自己!

“我好像不认识你们!”耗子哥机警起来,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放在后腰上,完全是防御姿态。

“你不认识我们,可我认识你,耗子哥,原名付百良,老家赣州的,是雷泰手下马仔,平常的工作是看场子,业余时间,喜欢偷点东西!”

张子扬直接把耗子哥的生平都说了出来。

这人他相当的了解,他犯的案子虽然不是什么人命大案,作案的手段却是十分的机巧,以至于他带着刑警队亲自下手搞清楚了怎么回事。

当然,这都是重生之前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

按照正常的历史走向,这位耗子哥本来可以再逍遥个十几年的。

“你们到底是谁?”耗子哥付百良眼中一片惊恐。

出来混,一般都不太愿意把自己的真实名字告诉别人,尤其这种小混混,就靠着个外号瞎混!

一旦有一天不想混了,谁也查不到!

这还罢了,耗子哥更害怕的是,张子扬提到了偷盗,这可是他的秘密。

“我们......我是警察,需要问你点事情!”许芳芳大概知道了张子扬的意思,亮出了证件!

可她刚把证件掏出来,耗子哥急忙把门一关,接着房间里呼啦啦乱响,显然是要逃跑!

张子扬也是无语了,都堵门了,你跑得掉吗?

也不发话,一脚踹了门上,箭步进去一看,耗子哥正爬窗户呢!

张子扬拿起个板凳一扔,不偏不倚,正好砸在耗子哥脑袋上!

“哎呦!”耗子哥大叫了一声,摔在地上!

许芳芳快速摁住,将耗子哥双手剪背。

“哎呦!哎呦!你们干嘛?警察就可以随便打人吗?”耗子哥惨叫不已。

“你跑什么?”许芳芳质问。

“我害怕!”耗子哥大口喘气。

“没做亏心事,你怕什么?”许芳芳把手铐都拿了出来,把耗子哥铐住了。

“警察姐姐,我这人就是胆小,就算没有做亏心事,心里也害怕!再说,这是我住的地方,我想怎么跑,是我的自由!”耗子哥跑不了啦,开始拿出一副泼皮无赖嘴脸。

他是雷泰的手下,可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最近夜总会发生的事情挺多,他可不想参与进去!

置身事外!

这就是他的保命手段!

他出来混和别人不太一样,别人是为了义气,他很单纯,就是为了钱。

少惹事,多赚钱!

这是他的行为准则!

“你是雷泰的手下,快说,上个月月底,帝豪夜总会死了一个女孩,她叫什么名字?”许芳芳问道。

受害人的尸体腐烂严重,要辨认出来恐怕很难,就算是家属来了也不容易。

而且,陪酒女都不是本地人,上哪儿找她的家人去?

每年的失踪案那么多,根本难以通知到。

如果受害人是偏远农村的,因为信息交流不方便,光是把受害人的特征传递过去,都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这也是现在办案困难的缘故,不比以后,网络发达,消息传播快速。

而就算受害者家属找到了,出于人道主义,也不好让家属看受害人现在的样子。

除此之外,就只能靠DNA确定了。

可要采用DNA检测,就要送去省城,在静海市根本没有这个设备。

这一来一去,旷日持久,雷泰只怕早就得到了消息,把一切痕迹都抹除了。

所以最好的办案手法就是问询,这种办法非常古老,却是最快速有效的。

“死人?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不知道啊!

我们帝豪夜总会是正规场所,有工商执照的,怎么会有死人?

警察姐姐,你一定是搞错了!

至少,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情!”

耗子哥来了个一问三不知,这也是警察需要线人的缘故!

像这种混混,平常没什么联系,突然要情报,他们肯定是不会说的。

说了就得罪了雷泰,还没有任何的好处,谁干啊?

而线人则不一样,线人是一份工作!

许芳芳显然没有多少对付混混的经验,鉴于张子扬不久前说了程序正义,她也不好动手,一时无法可施。

“呵呵!付百良,你可以啊,吃的不错啊,这巴旦木,个大饱满,一般人可吃不起!

还有这葡萄干,这个质量的,恐怕只有边疆才有啊!”

张子扬任由许芳芳审问,却拿起了桌子上的巴旦木吃了起来。

巴旦木号称坚果之王,味道着实不错。

尤其是,以现在的运输水平,在内地吃到边疆的东西,那可是有一定难度的。

一般也只有大富大贵的人才会如此奢侈,耗子哥明显不是什么有钱人样子。

“这位老弟,喜欢吃你就多吃点,这是我的一个老乡带来的,他刚从边疆回来,给我带了一点!别客气,别客气!”

耗子哥笑嘻嘻的,眼珠子却滴溜溜乱转!

许芳芳则疑惑起来,看了看桌子上的巴旦木,沉思起来。

她平常也会吃点小零食,小水果,对物价是了解的,本地的物产,肯定就便宜一些,越远地方过来的东西,则越贵,原因无他,道路还没有修好,运输不易。

她在超市里倒是见过巴旦木,不过没舍得买,因为太贵了。

超市里的巴旦木,比较起来,不如现在桌子上的!

一个小混混吃这么好的坚果?

她都有点嫉妒了!

“远邦货运不久前发生了失窃,仓库里丢了很多食品,有水果,坚果,大多是边疆特产!

耗子哥,对这个,你知道吗?”

张子扬嗑着巴旦木,老神在在,很享受的样子。

可话一出口,许芳芳俏脸上满是惊愕神情,耗子哥则是惊恐万分,浑身打颤。

“这......这个案子不会是他干的吧?”许芳芳还没反应过来呢。

远邦货运的失窃案损失不小,可并没有人员伤亡,只是盗窃,原本用不着刑警出手的。

可治安警察调动了能调动的所有力量,花了半月的时间,愣是一点线索都没找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