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闪婚蜜宠听说总裁有隐疾全文免费-叶荣欢纪清河最新章节

2020-02-10 15:07
闪婚蜜宠:听说总裁有隐疾 截图1闪婚蜜宠:听说总裁有隐疾 截图2闪婚蜜宠:听说总裁有隐疾 截图3

《闪婚蜜宠:听说总裁有隐疾》的主角是叶荣欢纪清河,作者:樟木子,本文情节流畅,跌宕起伏,为您提供闪婚蜜宠听说总裁有隐疾小说免费阅读,小说讲述:叶荣欢嫁给了纪清河,这个男人虽一表人才可是却双腿残疾,不能人道,不想生孩子的她开心极了。

精彩节选:

“我就不去了。”叶荣欢没动,“我刚刚遇见清河了,他说让我先回去。”

云鸣忽而笑了一下。

叶荣欢面不改色。

邵崇杉倒是没怀疑什么,只是又道:“反正来都来了,就过去玩一会儿吧,今天叫你过来,接清河倒在其次,主要是还有几个兄弟没见过你,趁现在大家都在,我给弟妹你们相互介绍一下。你可是清河的老婆,以后总不能连他朋友都认不清。”

邵崇杉是好意,但是叶荣欢是真不想过去。

没等她说话,云鸣就道:“过去吧,听说弟妹要来,我可是一直都在等着,好不容易等到了,弟妹却又要走?”

邵崇杉跟着点头:“弟妹你看,鸣哥老早就想见你了,只是最近才回来,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出来,你可不能不给面子啊。”

叶荣欢再拒绝,就有些不识好歹了,只能跟着两人一起去包厢。

包厢里有十几个人,喝酒的喝酒,玩牌的玩牌,只是纪清河不在。

袁瑞可也没影子。

“清河呢?”邵崇杉问。

有人道:“不是刚刚喝多了去洗手间了吗?还没回来呢!”

邵崇杉给纪清河打电话,没人接。

有人嘴快道:“杉哥你别担心啦,可可姐跟出去了,清河哥不会有什么事的。”

邵崇杉瞪了那人一眼,跟大家介绍了叶荣欢,然后转头有些尴尬地跟叶荣欢说:“我去找找清河,他别是喝多了在哪儿睡着了。”

邵崇杉一走,就有人凑上来找叶荣欢说话。

因为纪清河的关系,大家都她都还比较客气。

一些人叫她弟妹,一些人叫她小嫂子。

只是以前都没听说过她,她突然冒出来,和纪清河闪婚,众人对她的出身都有些好奇。

还有人问她和纪清河是怎么认识的。

其中问她身世背景的最多。

毕竟之前纪清河和袁瑞可还闹得轰轰烈烈,虽然袁瑞可主动退婚了,但是以纪清河的执着,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所以听说他结婚了,还是和一个没听说过的女人,众人都难免有些好奇。

到底是怎样的出身,竟然能让纪清河妥协?

有人却早已经知道了叶荣欢的家世。

在叶荣欢笑容有些勉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翘着二郎腿的一个男人忽然开口说道:“都别乱猜了,杭城哪有姓叶的一流世家?没看人家一直不回答吗?不是想低调,是不想丢脸啊。”

周围霎时一静。

那男人看向叶荣欢,讥诮一笑:“你父亲是叫叶永铭吧?好像是那个什么……嘉瑞娱乐的董事长?怎么,公司开不好,就卖女求荣,打算让纪家--”

“砰--”

那男人话没说完,叶荣欢手中盛满果汁的杯子就狠狠掷到了他脚下。

叶荣欢冷冷地看着他。

裤脚湿了一大片,那男人脸色一沉,蹭地一下站起来:“你他妈--”

“砰--!”本来慵懒地靠在沙发里的云鸣,将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慢慢直起身来,“你骂谁呢?”

那男人脸色一变:“鸣哥,你看这女人--”

“你该叫她嫂子,或者叶小姐。”云鸣不疾不徐地道。

他微微眯着眼睛看向对方:“袁瑞可本人都没资格说话,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她说这种话?怎么,欺辱了一个弱女子,袁瑞可就会多看你一眼吗?”

云鸣话落,包厢里一片寂静。

刚进来的邵崇杉都呆住了。

这种张狂嚣张的姿态,不是清河才常摆的吗?鸣哥什么时候也变这样了?

重新递了一杯果汁给叶荣欢,云鸣道:“刚才那样的已经没有了,试试这个口味的?”

叶荣欢顿了一下,接过,轻声说了句:“谢谢。”

云鸣弯唇一笑,看着她:“跟我不用说谢谢。”

叶荣欢当没听见。

那男人就被彻底无视了。

他不敢和云鸣怼。

这里云鸣和纪清河是最不能招惹的人,人人都得捧着他们,而这两人又是感情深厚的好兄弟,惹了一个和惹了两个没有区别。

丢了脸,那男人没有勇气多待,抓起衣服就走了。

云鸣抬头淡淡地看了一眼,对叶荣欢道:“袁瑞可这样的仰慕者还有很多,虽然这次是她对不起清河,但是那女人惯会装可怜,那些人可不会以为是她的错,只觉得是你抢了袁瑞可的男人。”

他一解释,叶荣欢就明白了。

这样的人很多,意味着找她麻烦的人也会很多,像今天这种情形以后会经常发生。

但是云鸣帮了她,看刚才那男人的态度,就知道他们是不敢得罪云鸣的,那么今天这事传出去,以后找她麻烦的人会少很多。

她沉默了下,又说了一句:“谢谢。”

云鸣挑眉:“你跟谁说谢谢?”

叶荣欢:“……鸣哥。”

云鸣扬唇一笑:“我还以为你不愿意这么叫我。”

叶荣欢垂眸:“大家都这么叫,我怎么会不愿意。”

借着倾身到她这边拿纸巾的动作,他的她耳边暧昧地留下一句话:“你和别人,可不一样。”

她侧开头,躲避他的呼吸,转移话题:“那些人都这么怕你吗?”

“家世背景所带来的影响罢了,和我个人的关系不大。”云鸣轻描淡写地道,“他们也怕清河。”

叶荣欢说:“可是知道我是纪清河的妻子,他们还是敢来找我麻烦。”

“那当然是因为,他们有把握,你和袁瑞可比起来,清河会选择维护谁。”

叶荣欢抿唇不语,低头喝了一口果汁,有些酸,有些涩。

她眉头都没动一下。

坐了大约半个小时,叶荣欢说想回家了。

邵崇杉就道:“那走吧,我跟弟妹你一起,清河他醉了,我送你们回去。”

云鸣却站起来:“我送吧,你再玩一会儿。”

邵崇杉听了也没推脱,笑嘻嘻地道:“那辛苦鸣哥了!”

他爱玩,尤其爱在晚上玩,大家都给他取了个诨号叫“夜店小王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