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合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到半山墓园的时候,天空正飘着蒙蒙细雨,下车的时候唐明轩打开了一把黑色的大伞撑在徐佑文的头上。

  “下雨了。”唐明轩道。

  “嗯。”徐佑文点点头,他手中抱着顾燃最喜欢的香槟玫瑰。

  两人拾级而上,当他们快要到墓前的时候,只见不远处有一个身穿黑裙的曼妙身影。

  这个熟悉的身影,徐佑文最为熟悉,毕竟他们曾经交颈而卧,日日缠绵。

  “周洁然。”徐佑文眉头紧蹙,愤怒的快步向前。

  周洁然转头看到眼前怒气冲冲的徐佑文,却是莞尔一笑:“佑文,好久不见!”

  徐佑文愤怒的一把抓起周洁然的手臂,大吼道:“你还有脸来这里?”

  周洁然轻笑起来:“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徐佑文气的咬牙切齿,紧抓周洁然的手力道又加重了几分:“为什么你明明知道顾燃得了癌症却不告诉我?”

  “徐佑文,你真是太好笑了!顾燃是我的情敌,我为什么要帮她?”周洁然嘲笑道。

  “可是你也是她最好的朋友啊!”徐佑文怒吼道。

  “可那又怎样?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你还是她最爱的男人啊!你还不是照样跟我睡在一起?怎么样?现在你发现自己最爱的人是谁了?现在你知道要开始悔恨了?徐佑文,你清醒一点吧!顾燃她早就死了!”周洁然那美丽精致的脸在渐渐扭曲变形。

  徐佑文觉得自己快要吐了,他不知道当初为何自己会跟她在一起!

  “啪!”徐佑文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周洁然的脸上,大骂:“贱人!你给我滚!我永远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你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哈哈哈哈!”周洁然大笑起来,“徐佑文你可真是个痴情的情种啊!可是不管你现在再怎么痴情,顾燃都不可能再活过来!”

  “你给我滚!!!”徐佑文大吼起来。

  周洁然跌跌撞撞的站起来,狼狈的离开了墓地。

  唐明轩走到徐佑文面前,却看到他早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徐佑文!”唐明轩喊了一声。

  徐佑文感觉自己身体里所有的力气全被抽光了,他麻木的走到顾燃的墓前,他双膝重重一跪,忏悔道:“顾燃对不起!顾燃我错了!顾燃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徐佑文!你怎么了?”唐明轩看情况不对,急忙跑到他身边要去阻拦。

  可是徐佑文像是疯了,他一直朝着顾燃的墓碑在不停的磕头,一个两个三个,不多时他的额头上已经流满了鲜血。

  雨势越变越大,大滴大滴的雨飘落在他们的身上,徐佑文额头上的鲜血混合着雨水流在西装上。

  往日的风姿绰约,帅气逼人全部消失不见。

  如今狼狈如狗。

  “徐佑文你快停下来!”唐明轩大喊。

  “不!我要让顾燃原谅我!”徐佑文哭喊着。

  “徐佑文!顾燃已经死了!你做这些已经没有用了啊!”唐明轩阻止道。

  “顾燃怎么会死呢?她不是说要跟我一辈子在一起?她怎么可以丢下我先走?”徐佑文大哭起来。

  唐明轩开口道:“徐佑文,顾燃真的已经死了,你能不能清醒一点?”

  “是我做了对不起顾燃的事!所以顾燃不想理我了是不是?”徐佑文自言自语道,“所以她骗我躲起来了是不是?”

  “徐佑文!!”唐明轩真的奔溃了。

  从墓园回来,唐明轩监督着徐佑文洗好了澡换好了衣服,还看着他吃好了医生开的镇定药,看到他躺下了,才安心离开。

  自从顾燃死了,徐佑文的状态一直不是很好,医生叮嘱过只要按时吃药,保持良好的心情就可以,可是如今看来情况正在越变越差。

  他也因为近日来公司里复杂的事和徐佑文的情况弄得身心俱疲,他回家的时候并没有开车,而是打了个车回了家。

  唐明轩走后,徐佑文从床上醒过来,黑暗中,手机的光照亮了他的脸。

  从通讯录中找到了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喂,是王总吗?”徐佑文道。

  “嗯,你是哪位?”王福才道。

  “王总,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是江通财贸的小徐啊!”徐佑文道。

  “哟!原来是小徐总啊!说话总是这么谦虚,这次是有什么事啊?”王福才笑着说。

  “是这样的,我们与贵公司最近是不是在谈合作的事?”徐佑文问道。

  “小徐总近日不在公司没想到还是对公司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啊!”王福才道。

  “那是一定的啊!毕竟江通财贸是我和唐总两个人一起打拼出来的,我怎么能不关心?”徐佑文道。

  “那这次打电话来是为了?”王福才问道。

  “我希望贵公司可以给我们一个合作的机会。”徐佑文擅长谈判,只要他出手就没有谈不成的生意。

  “可是我们公司的这个业务,我们已经打算让知江集团来做了。”王福才道。

  “不看看我们的合同就这么轻易的做好决定,王总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徐佑文道。

  “哦?这样说小徐总是有了一定谈判的筹码咯?”王福才道。

  “是啊!这样吧!我组织一次饭局,我请王总你来,到时候我们当面好好的谈一谈业务。”徐佑文道。

  “嗯……那好吧!”王福才最终还是答应了,并且最后加了一句:“记得到时候一定要带上你们公司的小洁。”

  “王总你放心吧!明天小洁一定会来的,包你满意。”徐佑文道。

  王福才笑着说道:“小徐总,只要她能来,一切合作都好商量!”

  挂了电话,徐佑文从床上站了起来,他拉开了自己房间的窗帘,望着大都市黑夜的璀璨灯火,车水马龙,脸上扬起一抹可怕的笑容。

  周洁然坐在家中的客厅前,正拿着蘸了药水的棉签擦着自己手肘处的伤口。

  “啊…..好痛!”周洁然自言自语道,“徐佑文下手怎么这么重!”

  突然她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周洁然看向手机屏幕,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徐佑文的名字,她一想起今天徐佑文对自己做的事不禁背后一凉,可是她又想起自己对徐佑文的感情,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

  “周洁然,你今天还好吗?”徐佑文道。

  “你打电话来还有什么事?”周洁然问道。

  “是这样的,我觉得今天我对你下手太重了,我回到家想了想,我不该这样对你,毕竟我们有睡在一张床上过,也算是好几日的夫妻了,自顾燃死后,我就一直形单影只,最近我感觉又有些想你了。”徐佑文道。

  周洁然突然笑了,没想到徐佑文还是逃不过她的手掌心,毕竟她长得那样美,比那死去的顾燃不知道好看多少倍,不是瞎子都会喜欢她的。

  “哦?所以呢?”周洁然笑道。

  “这样吧!我们明天在常见面的酒店先吃个饭,然后去我们的老房间。”徐佑文笑着说。

  “哈哈!原来是这样,那好吧!不过你今天下手也太重了吧!我都受伤了!”周洁然道。

  “这样吧!最近爱马仕出了个限量版的新包,我把钱打给你,你自己去买,多的钱你就当零花钱吧!”徐佑文道。

  “那好吧!我就不跟你计较了,那明天见吧!”周洁然笑着挂了电话。

  刚挂电话,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周洁然的手机上就收到了银行卡入账三百万的信息。

  周洁然看着那条短信,笑起来:“徐佑文终究还是徐佑文。”

  徐佑文给周洁然打完电话,他差点就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