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针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嘿!你是顾燃。”一个长相甜美,五官精致的女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在女厕所,顾燃在洗手池停下洗手动作,转过身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的白纱,点了点头。

  白纱对身后的两个女生使了个眼神,两个女生心领神会大跨步走上前一把擒住顾燃。

  顾燃恐慌,面色煞白:“你们要干什么!”

  白纱双臂交叠走到了顾燃面前,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不屑道:“你以为你长得好看就可以勾引周曜吗?”

  “周曜是谁?”白纱完全不明白白纱在说什么。

  白纱一挑眉,嗤笑一声:“这白莲花的功夫学的倒是挺好啊!刚为你打过架你就忘了?”

  顾燃猛然想起两天前的事,她摇晃着脑袋,否认道:“我真的不认识那个叫周曜的人!”

  白纱眸底闪过凌厉的杀气,她大跨一步走到顾燃面前,伸出手一把擒住顾燃的下巴,恶狠狠道:“我最见不得像你这种挑完事一脸无辜的模样!做作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白纱对那两个女生抬了抬头,水龙头一下子被打开,强烈的水流在不停冲刷,顾燃的头被一旁那个力气大的女生按在水龙头下,冰冷刺骨的感觉冲击顾燃的四肢百骸,她拼命挣扎想要摆脱眼前的困境,但犹如一只被困死在笼中的小鸟,挣脱不开。

  有谁,能来救救我?

  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下来,鼻尖酸涩,浑身都被打湿,无比狼狈。

  “让你去勾引周曜!不要脸的东西!”白纱一只手按在顾燃的头上,将她狠狠按在水龙头下,一下又一下,冰冷的水将顾燃的鼻腔灌满,呛得她不能呼吸。

  她扑腾着手脚,感受着绝望。

  自己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要遭遇这样的事?

  许久以后,白纱的力气像是用完了,她停下动作,擒住顾燃的那个女生也放开手,顾燃瘫软在地面上,双手撑地,清新的空气朝她袭来,顾燃用力的咳嗽起来,双眼酸涩一片朦胧。

  白纱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像个女王似的望着她,冰寒的眼神像一把把刀子无情的割着顾燃的身上的肉。

  白纱轻轻俯下身,一把用力捏紧顾燃的脸颊抬起,恶毒的眼神像要杀了顾燃,凶恶道:“顾燃,我警告你,在这个学校给我低调一点,要是再让我知道你勾引周曜,我就划花你的脸!让你谁也勾引不了!”

  “我没有!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周曜是谁我根本不认识!”顾燃哭着说。

  “闭嘴!”一个辛辣的巴掌落在顾燃的脸上,白纱恶狠狠瞪了她一眼:“这是我今天给你的小教训,要是你敢告诉任何人,我就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我没有!”顾燃呜咽着,红着眼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精致的女孩子。

  但是那个女孩子没有听顾燃的任何一句解释,冷漠的转过身离开了现场。

  “贱货!”在离开前,那个人丢了这一句话在她的身上。

  我没有,我不是,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做!

  顾燃抱着自己的膝盖哭了很久,由于是上课时间,没有什么人来厕所,平复情绪后,她站起身,在水龙头前抹了一把脸,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往教室走。

  徐佑文坐在座位上等了很久都不见顾燃回来,心想可能厕所人太多所以顾燃慢,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仍旧不见顾燃回来,他的心就不安起来,他举起手朝周凌大喊道:“˙周老师!我肚子不舒服,我要上厕所。”

  周凌点点头,徐佑文仓惶的跑出教室,直接往女厕所跑,就在女厕所门口不远的地方与顾燃碰上,看到顾燃的校服都是水,头发都湿透了,徐佑文担心道:“阿燃你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

  顾燃低着头摇了摇:“没有。”

  “那你怎么头发校服湿成这样?”徐佑文担心的问。

  “我洗手时不小心。”顾燃说着蹩脚的谎言,她不是个擅长说谎的人,所以说的谎总是漏洞百出。

  “你骗我!洗手怎么可能会弄成这样?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会保护你。”徐佑文道。

  “不要你管!我说没事就没事。”顾燃抬起头对上徐佑文的眼。

  徐佑文这才看到顾燃的眼底红红的,应该是哭过,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顾燃不愿将事告诉自己。

  徐佑文也明白这个时候不该强逼顾燃说出实话,等过段时间想办法让顾燃自愿告诉自己,于是安慰道:“没事就好,那我们回教室吧!”

  顾燃点点头,徐佑文从自己的手腕上拿下一个黑色的发圈笑着对顾燃说:“先把头发扎一下再回去吧!”

  顾燃才想起自己披散的湿发,刚才太湿了,现在干了不少,可以扎起来了。

  她点点头,要拿过徐佑文手中的发圈自己绑,谁知徐佑文伸回手,笑着说:“我来帮你绑!”

  “不要。”顾燃拒绝。

  “不许拒绝,不然你男朋友要生气了。”徐佑文佯装生气。

  顾燃无奈,侧过头点点头。

  徐佑文看自己得逞,笑嘻嘻的拉着顾燃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伸出骨节分明修长的手一点一点帮顾燃绑头发。

  徐佑文虽然是个男孩子但是他的动作却很轻柔,他的目光拂过顾燃黑亮的秀发,指尖笨拙却温柔的在顾燃的发间穿梭,阳光散落在她们的身上,青草的香气扑鼻而来。

  “阿燃,绑好了。”徐佑文看着自己绑好的头发满意的点点头。

  顾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转头看他,满意的点点头笑着说:“谢谢。”

  “客气什么!这是当男朋友的该做的。”徐佑文说着就要伸手去摸顾燃的脑袋。

  “刚绑好别摸坏了。”顾燃道。

  徐佑文笑了笑,只是将手落在顾燃的头顶没再动。

  “笨蛋。”

  在徐佑文的坚持下,顾燃将湿的校服外套脱了下来,徐佑文将自己的校服披在了顾燃的身上,徐佑文拿着顾燃的校服道:“今天你就穿我的吧!”

  “你呢?不穿外套会不会冷?”顾燃担心道。

  徐佑文摇摇头:“我是男人,不怕冷!”

  两个人一起回了教室,周凌看到了两个人的样子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唐明轩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就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下了课,唐明轩立马跑到了徐佑文和顾燃面前,一脸八卦:“你们去哪里了?怎么回来这个样子?”

  “滚!不关你的事!”徐佑文嫌弃道。

  “别嘛!别嘛!告诉我!”唐明轩一脸八卦,跟菜场大妈不相上下。

  “滚开!作业做好了没?”徐佑文道。

  “好了,你以为我是你啊!”唐明轩看徐佑文不愿说也不勉强。

  “那别废话快点拿来给我抄抄!”徐佑文喊道。

  “你这个人总抄作业怎么脑子也不笨呢?”唐明轩抱怨道。

  “因为我聪明。”徐佑文道。

  “切!”唐明轩鄙夷。

  “快去拿来!”徐佑文又喊了一声。

  “好了,好了,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拿。”唐明轩往自己的位置跑。

  看唐明轩跑远,徐佑文对一旁的顾燃轻声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把刚才的事告诉任何人的,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我是你男朋友,我想跟你分担。”

  顾燃的心一下子暖了,她没有想到徐佑文这样一个大剌剌的男孩子,骨子里竟然这么温柔。

  “嗯。”顾燃应了一声。

  其实顾燃并不是不想告诉他,只是担心徐佑文再次卷进无端的是非里,上一次他跟周曜打架的事就被抓到了教导处,要是这次再发生什么,恐怕周老师也帮不了他。

  像徐佑文这样的性格是很容易惹事的,烦恼不停朝她袭来,一层一层将她包裹住,让她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