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处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次我就叮嘱过你不要再闹事!你怎么回事!竟然敢在体育课上打架!你是不想读书了,是不是!”周凌对着徐佑文唾沫横飞。

  徐佑文垂眸看向别处,嘴里咕哝:“不读就不读…..”

  周凌本来气得也还好,现在听到徐佑文的话彻底暴怒了。

  “你在说什么话!你不读书能去干什么?!难道你要学那些社会混混吗?”周凌真是恨铁不成钢。

  “当混混其实也不错。”徐佑文道。

  周凌气的浑身发抖:“徐佑文,你知不知道这次徐主任知道了你打架的事要给你公开处分!现在你想读书都不能读了!”

  “切!我才不在乎。”徐佑文不屑道。

  “徐佑文!”周凌大吼一声,眼眶瞬间红了。

  “周老师,你不必再为我浪费感情了,我并不是块读书的料,而且读书并不是唯一的出路。”徐佑文道。

  周凌从教并不算久,她的一颗心全部扑在教书育人的事业上,她希望能用读书改变更多人的人生,用教育使人走上更好的人生。

  她不希望再看到人走上她弟弟那样的人生。

  要是那时候的自己能多陪伴教育他一些,就不会落到个坐牢的结果。

  “人生只有一次,我只是不希望你后悔。”周凌坐在冰冷的木椅上,一双眼睛灰暗。

  “周老师,谢谢你的重视,你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对不起,让你伤心了。”徐佑文朝周凌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他虽然不愿听周凌的话,可是他明白周凌话中的意思,周凌在担心他的未来,他长那么大,第一次被人这么关心重视他,无论他接受还是不接受,他都会感谢。

  他不愿伤害一个主动关心自己的人。

  “你回家休息三天再回来吧!”周凌捏着太阳穴叹息。

  “是,谢谢你周老师。”徐佑文再次躬身行了一礼。

  然后转身轻轻离开了周凌的办公室。

  周凌坐在椅子上,拿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同办公室的老师说道:“那个徐佑文你就别管了,不想读书的人,你再怎么劝都是没用的。”

  “我是他的老师,我能做的就是教导,我不希望他这辈子后悔。无论他接受还是不接受,我都会说,这是我该做的事。”周凌道。

  徐佑文回到自己的座位,将桌上的东西一点一点整理好塞进书包里,顾燃看他:“徐佑文,你要走?”

  “嗯,我被处分了,回家反省三天。”徐佑文道。

  “因为上次体育课打架的事?”顾燃道。

  “嗯。”徐佑文道,伸出大手放在顾燃的脑袋上揉了揉,笑着说,“放心,不就三天嘛!我很快就回来了,不用太想我。”

  “别闹。”顾燃皱眉。

  “想我可以来找我,反正你也知道我家在哪,不想去我家,打个电话给我也行,我保证第一时间出来。”徐佑文笑着说。

  “现在还开玩笑,你都被处分了。”顾燃道。

——————

  “处分而已,又不会掉块肉。”徐佑文一脸不屑。

  “徐佑文……”顾燃心里难受,毕竟这次处分是因为她。

  “不要太想我,也不要不想我。”徐佑文笑嘻嘻,说着就挎起包要走。

  “徐佑文……对不起……”顾燃伸出手一把抓住徐佑文的手,徐佑文转头看她:“没事的。”

  上课铃声响起,徐佑文抽出自己的手,笑的灿烂:“上课了,我走了。”

  看着徐佑文逐渐远去的背影,顾燃不知怎的,心里一阵一阵的抽痛。

  之后的日子,徐佑文没有来读书,他的座位空空荡荡,顾燃望着他的位置会发呆,她很想那个对自己笑哈哈大大咧咧的男孩。

  他总是在自己的身边保护着自己,让自己成为盾牌为自己承受无数的伤害。

  为自己打架弄得满身是伤,青一块紫一块的脸望着自己却还笑的灿烂。

  会温柔的抚摸自己的脸一遍又一遍的说:“没事的。”

  放学的时候,顾燃按照记忆悄悄的来到徐佑文的家,她站在门口不敢进去,她只想远远看徐佑文一眼,在门口踌躇了很久,还是没有敲门,正准备转身离去,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双手撑在门上笑嘻嘻道:“你怎么来了?悄悄来也不告诉我?”

  顾燃望着眼前的徐佑文,结结巴巴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喊我?”

  徐佑文抿唇笑起来,门咚顾燃,将她囚禁在臂弯里:“我看你好像在想什么很入迷,所以我没有打扰你。”

  “你该喊我的。”顾燃脸烫到了耳后根,徐佑文的动作实在太暧昧。

  徐佑文望着她,伸出大手将她紧紧拥在怀中,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香味:“阿燃,我想你。”

  顾燃静静靠在徐佑文的身前,听着他如雷的心跳声,他的身体很温暖,很宽大,像一道屏障一样可以为她遮风挡雨。

  “我也想你。”顾燃红着脸说出了埋藏在心底里的话。

  徐佑文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家门钥匙,打开门拉顾燃进了屋,门一下子被关上。

  一进门,徐佑文就朝顾燃吻上去,那么炽烈火热的吻将顾燃融化,有什么东西在交缠,两个人就像缠绕在一起的藤蔓,紧紧纠缠在一起。

  “阿燃,我喜欢你。”徐佑文一边吻一边说,“所以你可不可以把自己给我?”

  “啊?”顾燃有些慌乱,她从没想过那么多,对于那些事她感到害怕。

  “可不可以跟我永远在一起?”徐佑文问道。

  “要怎样做才能永远在一起?”顾燃眼神迷离,眼底藏着水汽。

  “我教你……”徐佑文舔了舔唇角。

  脱下她的外套,顾燃害怕起来,她的衣服一件件减少,她的心在颤抖,她整个人也在轻颤。

  眼泪从眼眶掉落。

  感受到顾燃的害怕,看到了她的眼泪,他停下了继续下去的动作,捡起地上的外套裹在顾燃的身上,将她抱紧:“对不起,阿燃,我没有顾虑你的感受,我太自私了,我只想到自己。”

  “徐佑文,我好想跟你永远在一起,可是我真的好害怕。”顾燃抱着徐佑文说道。

  徐佑文在她耳边低喃:“是我不对,我太心急了,我只想彻底占有你,却忘记了你的感受。”

  徐佑文低下身将衣服一件一件的帮顾燃穿好,帮她拉上外套的拉链,抬头看她:“阿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跟我在一起,让你愿意接受我。”

  “徐佑文,对不起,我还没做好准备。”顾燃道。

  “傻瓜。”徐佑文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顾燃的脑袋。

  “总有一天你会彻底成为我的人。”徐佑文道。

  徐佑文将顾燃送了回去,一路上讲了不少有趣的笑话,顾燃被徐佑文逗得眉开眼笑的,之前所有的不开心都烟消云散。

  顾燃从小到大从没遇见一个人会让自己笑的那么开心。

  徐佑文,是一道灿烂的阳光。

  路上走着。

  “徐佑文,我这个月底有钢琴演奏赛,我希望你会来为我加油。”顾燃说道。

  “好,我是你男朋友,为你加油是我应该做的。”徐佑文笑着。

  “要是你来为我加油,我想我一定会拿到奖的。”顾燃道。

  “没想到我变得那么重要啦!”徐佑文笑起来。

  “因为我喜欢你。”顾燃凝望着徐佑文,两个人四目相对,“徐佑文,我喜欢你。”

  起风了,甜蜜的花香吹进两个人的心里散发着甜蜜的芳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