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别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徐佑文在哪?”周凌在深夜的时候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她随便披了件衣服提着包就冲向了派出所。

  “那里。”民警指了指拘留所里的徐佑文。

  “好,谢谢。”周凌急忙签了字办完了最后一道手续去领徐佑文回家。

  民警打开了门,铁锁被打开发出金属质感的脆响,徐佑文垂着头缓慢的走了出来,周凌没有责怪他,声音微颤:“跟我走。”

  深夜的江城有些冷,毕竟已经入冬,说话的时候天空可以看到白色水汽。

  走了没多久,徐佑文突然停下脚步,在周凌的身后说:“周老师今天的事谢谢你。”

  周凌顿了顿,转过身看他,看着徐佑文鼻青脸肿,身形消瘦的模样,心里有种酸涩心疼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徐佑文的身影有点像自己的弟弟。

  “没事。”周凌摇摇头。

  “那我就告辞了。”徐佑文说着就朝周凌深深的鞠了一躬准备走,谁知周凌喊住了他:“徐佑文,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要不要一起吃点?”

  看着周凌指着一旁一家面馆,脸上带着笑,徐佑文眼里的微光闪了闪。

  “吃什么?”周凌坐在徐佑文的身边笑着问。

  徐佑文道:“都可以。”

  “好。”周凌转头向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喊了一声:“老板,来两碗青菜面分别加一个荷包蛋。”

  “好。”那个胖胖的老板笑着做了个OK的动作。

  “周老师,你不讨厌我吗?”徐佑文闷声道。

  周凌笑着摇摇头:“不讨厌,反而觉得你很像我的弟弟。”

  “?”徐佑文不明所以的看她。

  周凌看着徐佑文懵懵的表情笑起来:“真的,像我亲弟弟,无论是打架的样子还是不听话的样子,都很像。”

  “周老师你一定跟你弟弟感情很好吧……”徐佑文好奇道。

  “并没有。”周凌道,“我弟弟讨厌我。”

  “你这么好,为什么会讨厌你?”徐佑文不懂。

  “我一开始也跟你一样,会这样想我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为什么他还要讨厌我,可是后来我知道了。”周凌眉眼微垂苦笑着说。

  “知道了什么?”徐佑文问。

  周凌看向徐佑文道:“就是因为我什么都太好了,所以他讨厌我。”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看文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怎么会这样?”徐佑文不敢相信。

  “因为我十分优秀,所以爸爸妈妈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放在了我的身上,对弟弟的关心就减少了。虽然他是我的血亲,可是对于爱的执着却胜过我,为了引起爸爸妈妈的注意,他渐渐学坏了。”周凌说着说着,哽咽了一下,随后继续道:“要是那时候的我可以注意到他的变化,可以多关心他一点,让爸妈多陪他一些,或许就可以改变后来的结果了。”

  “后来怎么了……”徐佑文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面被端了上来,徐佑文的问话被打断。

  “面来了,我们吃吧!”周凌笑着说。

  看徐佑文很拘束,周凌热情的说道:“吃饱点。”

  徐佑文点了点头。

  只见周凌拿起了桌上的一瓶醋使劲往自己的面里倒,徐佑文吃面的动作停了转头看着周凌,周凌尴尬的笑笑:“女孩子都是喜欢吃醋的。”

  吃完了面,徐佑文坐在凳子上用纸巾擦嘴,徐佑文将手里的纸巾扔在桌面上,周凌付好钱带着徐佑文离开了面馆。

  或许是因为吃饱了肚子,徐佑文觉得整个人安心了不少,身体也暖了起来。

  周凌看挺晚了叫了辆车送徐佑文回家,在等车的间隙,徐佑文问身旁的周凌:“周老师,我能问一下你弟弟后来怎么了吗?”

  周凌侧头看一旁的花坛,陷入回忆喃喃道:“在一次跟人打架的时候过失杀人坐了牢……”

  徐佑文听完整个人愣了愣,空气都凝固了。

  心里涩涩的,有种愧疚的情绪蔓延上来。

  周凌察觉到了异样,急忙笑着说:“没事的,虽然很难过,可是我已经学会面对了。”

  “所以周老师你才对我们那么好……”徐佑文想起周凌为他和唐明轩向徐主任辩解的事。

  “怎么说呢?是职责也是心里的歉疚在作祟吧!”周凌道,一束明亮的灯光照在周凌的身上,她面部柔和的线条展现出来,“徐佑文,就当是弥补我心里的亏欠和内疚,我求你为自己好好努力起来,不要走上一条让自己都感到后悔的路,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不过是空话,可是我觉得作为你的老师,我该对你说,希望你可以明白我的心情。”

  “很多事不该在失去后才知道后悔。”周凌最后又补充了一句。

  看着周凌眼里闪动的光,霎那间,徐佑文觉得她的眼眸里有些湿润了。

  “谢谢你,周老师。”徐佑文向后退了一步,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良久,他才站直身。

  “我不知道今天你因为什么事被抓进派出所,我也不想追问原因,我只希望你可以从明天起来学校好好学习,把一个学生该做的事做好,不要让未来的自己后悔。”周凌道。

  “多谢周老师。”徐佑文点了点头。

  “不用谢了。”周凌道。

  看着计程车从远处开来,周凌看着徐佑文上了车,她才放下心转身离开。

  周凌走在凉风习习的街头,寒风吹动她黑色的长发,眼睛被风吹的有点酸涩,眼泪不知不觉掉了下来。

  “周义君,姐姐这些年都在赎罪……”

  徐佑文回家洗了澡给自己上了药,躺在床上想着周凌的话,他已经十七岁了,很多事他都懂。他活了十几年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教育他,温暖他。

  连他爸妈都没有做过的事,周凌是第一个。

  他真的很感动。

  只是明天起不能再跟顾燃坐在一起,他要跟周凌去说让自己搬离。

  第二天,徐佑文按照约定来学校上学,只是满脸伤看上去像只狗熊。

  “徐佑文。”唐明轩看到他来上学开心的往他身旁跑。

  徐佑文嫌弃的撇了他一眼不说话。

  唐明轩伸手去勾他的脖子,笑的灿烂:“兄弟,你怎么把自己变成这副熊样的!”

  “我去你的!滚开点!”徐佑文斥他一声。

  “……”唐明轩也不顾徐佑文的恶言恶语继续勾着他唧唧哇哇说了一路。

  向周凌请示了搬离顾燃的建议,周凌问了一声他的伤势后同意了徐佑文的请求。

  徐佑文想趁顾燃没来班级前迅速搬开,避免被她撞见尴尬,可惜他的如意算盘打了空,就在他准备好东西要走的时候,顾燃正巧来了。

  顾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跟往常一样将自己的东西放在桌兜里,然后拿出习题集开始学习。

  徐佑文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眼睛红红的,眼下一片乌青,一定是哭了很久。

  徐佑文的心不由得抽疼了一下。

  可是现在的他有什么资格去安慰她?甩开她的人是自己,还有什么脸去靠近她?

  就这么平静的过了一个礼拜,顾燃看上去有些地方像是变了,有些地方又像是从未变过。

  自他搬离以后,顾燃一直都是一个人坐着,没有人来当她的同桌,因为徐佑文跟班上的人都打过招呼,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离顾燃很近。

  明明自己已经跟她分手,内心却依然将她当作自己的女朋友,不许她跟任何一个男生亲近,也不让任何男生来靠近她。

  也许这就是喜欢一个人奇怪的占有欲。

  这一天放学,学校出了名的坏学生——秋瞑来校门口等顾燃,徐佑文在远处眼睁睁看到顾燃跟着秋瞑走了。

  他的心一紧,急忙跟在她们的身后。

  秋瞑之所以出了名的坏是因为传闻她喜欢招揽漂亮的女生去援交。

  看着秋瞑和顾燃走进了街角的一个女厕所,徐佑文靠在一棵巨大的梧桐树旁等着她们出来,等了许久,终于看到秋瞑和顾燃从厕所出来。

  只是不同的是她们化了浓艳的妆,穿着暴露的衣裙。

  徐佑文的心七上八下,无法平息,他强烈的预感告诉他有不好的事将发生。

  他不能看着顾燃跟秋瞑去,他要阻止。

  街角的十字路口,人行横道前,看着绿灯亮起,秋瞑挽着顾燃正有说有笑的走在人行道上。

  徐佑文冲了过去,一把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顾燃!”徐佑文挡在顾燃的面前喊了一声。

  “徐佑文你干嘛?”顾燃涂了口红后红艳的唇动着。

  “你要去哪里?”徐佑文问道。

  “我要去哪里不要你管!”顾燃推开徐佑文准备走。

  “不要去!”徐佑文一把紧抓她的手臂。

  “放开!”顾燃生气道。

  “我不许你去!”徐佑文吼道。

  “你又是我的谁!我要去哪里?去干什么关你什么事!”顾燃愤怒道。

  “我不许你去!”徐佑文无能的重复着这句话。

  秋瞑看着徐佑文拦着顾燃不让她走,生气极了,要是晚到,客人是会生气的。

  “徐佑文你给我滚开!”秋瞑用力推开徐佑文。

  徐佑文眼里闪过凌厉的杀气,狠狠瞪了秋瞑一眼,大吼起来:“你他妈给我滚开!”

  秋瞑怒上心头,一失手打了徐佑文一巴掌,徐佑文脸上吃痛,失去了理智,一脚将秋瞑踹倒在地面上:“臭婊子!连我的人都敢动!”

  顾燃看秋瞑摔在地上就蹲下身去扶,顾燃朝徐佑文大吼:“徐佑文,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谁了!你还要管我什么事!”说着扶起秋瞑就要走。

  徐佑文依旧用力抓着顾燃的手臂不然她走,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会放手。

  “我不许你走!你不能走!”徐佑文用命令式的声音吼道。

  “让开!”顾燃一把甩开徐佑文,秋瞑拉着顾燃继续朝前走。

  谁知一辆大卡车向顾燃疾驰而来,徐佑文想不得那么多,他唯一的念头就是他不能失去顾燃!

  “小心!”徐佑文用力推开卡车前的顾燃,顾燃摔倒在一旁的水泥路上,看着徐佑文倒在卡车面前。

  “徐佑文!!!”顾燃大喊。

  徐佑文闭上了眼睛,迎接死亡的到来。

  他想或许这辈子不能跟顾燃在一起了,但是能遇见她已经知足。

  一道刺耳的声响划破蔚蓝平静的天空,白鸽在天空展翅飞翔。

  “徐佑文!!”顾燃一把扑到徐佑文的面前用力抱住他。

  徐佑文浑身凝固的血液流动起来,他缓慢的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抱着自己喜极而泣的顾燃,感受着她温热的体温。

  “我没死吗?”徐佑文问道。

  “笨蛋!卡车及时刹车了。你吓死我了!你真是个超级大笨蛋!”顾燃大骂起来。

  “哈哈……”徐佑文抱着顾燃爽朗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