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刺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起回旅馆的路上,两个人牵手又分开,分开又牵手,像天空的鸟儿又聚又散。

  与徐佑文在一起,她觉得很自由很快乐,只要做自己就好,没有严厉的训斥,也没有喘不过气的压迫。

  她想只要能跟徐佑文在一起,无论去哪里她都愿意。

  那日的午后,太阳炙烤,路面被晒的发烫,那人的笑声很清脆悦耳。

  谁也不会想到一辆大卡车失控后向他们冲来。

  徐佑文抱着顾燃滚到了一旁的草坡上,草坡下是大海,随着扑通一声巨响,海面溅起一个巨大的浪花,两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卡车司机从翻倒的卡车里爬出来,满头是血跌跌撞撞的跑到山崖边大喊:“救人啊!快救命啊!”

  徐佑文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他只听到耳边不停有汽泡的声音,就像他小时候街边小孩子在玩吹泡泡,泡泡飞到了他的耳边。

  “噗突,噗突~”

  一个又一个飞到他脸上身上,发出转瞬即破的声音。

  他浸没在黑暗里,看不到,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他觉得好累,好困,好想就这样闭上眼睡着后永远都不醒来。

  可是有一个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叫着他的名字。

  “徐佑文……我喜欢你……我会一直在等你……等你带我走……”

  徐佑文猛然睁开眼睛,一束刺眼的光照进他的眼里,下半身的酸痛感猛然袭来,他使劲,却无法动弹。

  “顾燃!顾燃!”

  一旁的唐明轩急忙走到他身旁,担心的问:“徐佑文,你怎么样?”

  徐佑文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脑袋嗡嗡的响,痛的厉害,皱眉道:“顾燃呢?顾燃怎么样?”

  “顾燃……”唐明轩脸色一沉,欲言又止。

  徐佑文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紧张的追问道:“顾燃,怎么了?”

  “顾燃今天转学了,现在应该已经在车站了吧……”唐明轩叹息道。

  “什么!”徐佑文震惊道。

  他坐起身掀开被子就准备跑,谁知刚下床,整个人就摔倒在冷冰冰的地面上,他发现自己的双腿一点力气都没有,双腿上裹着石膏。

  他紧张又害怕:“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唐明轩道:“你摔断了腿,没三个月是不行的。”

  “顾燃,我要去见顾燃!”徐佑文没时间想那么多,此刻就算是只剩一口气,他也要去见她。

  他要告诉她,自己不想让她走,自己要留她在身边。

  “徐佑文!你别去了!”唐明轩制止他。

  “不!我要去见顾燃!”徐佑文喊道。

  “徐佑文你清醒一点!顾燃她走了!你这样什么用都没有了!”唐明轩道。

  “不!我喜欢她,我要跟她永远在一起!”徐佑文在地上艰难的爬着,就算是千百级台阶,他也会义无反顾的爬去见她!就算是磨破皮,流干血他都无所谓!

  “徐佑文!你别再挣扎了!顾燃她已经走了!你能不能放过自己!”唐明轩吼道。

  “你滚开!是兄弟就不要拦我!”徐佑文一把甩开眼前的唐明轩怒吼道。

  唐明轩一愣,看着在地上艰难爬行的徐佑文,他很难过。

  从来没见过徐佑文为任何一个人失去理智的样子。

  这一点也不像他。

  一个礼拜前,唐明轩正在家里准备出国留学的事,结果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他二话不说就往医院跑,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徐佑文。

  唐明轩慌极了,不知道联系谁,因为徐佑文没有父母,所以的直系亲属都没了,可怜到没有谁可以联系的,他拿着手机翻了很久的通讯录,最终拨给了班主任周凌。

  周凌帮徐佑文交了医药费,跟警察交代了很多事情,才办完了一切手续。

  徐佑文伤的很重,双腿的骨头碎裂,做了大手术才接上,腿上绑了石膏,医生交代要修养三个月才勉强能走。

  相比较徐佑文,顾燃的情况就好多了,因为滚落进大海里的时候徐佑文紧紧抱着顾燃,海底有礁石,徐佑文为顾燃承受了极大的伤害。

  他们在海上漂了两天被出海的渔民救了上来,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死,捡回了一条命,联系了警察才知道他们的身份。



  那时候的顾未之差不多已经在发疯的边缘,整个人处于癫狂,在警局报了失踪,人也天天往学校跑,然后在校长室闹事。

  直到警察联系顾未之,她才停止疯狂的举动,在医院见到顾燃,又看到昏迷不醒的徐佑文,对他这个伤残的病人还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要不是周凌护在徐佑文的身上,估计徐佑文不止腿残了,人都要弄个半身不遂了。

  在顾燃昏迷的这段时间里,顾未之雷厉风行的办完了一切手续,找好了外地的房子,东西连夜打包好搬了家,只差顾燃一醒就带她走了。

  要不是医生坚决不同意顾燃昏迷出院,估计顾未之就要在顾燃昏迷时带她走了。

  顾燃在两天前的深夜醒了,她一醒来的反应跟徐佑文一样,就要去找他,无奈顾未之英魂不散的看着,徐佑文她是一眼都没看到。

  直到顾未之带她走的前一刻去办出院手续,顾燃才趁机跑到了徐佑文的病房,只是无论她怎么呼喊,徐佑文依旧昏迷不醒。

  顾燃握着徐佑文的手,哭着说:“徐佑文,我喜欢你,我会一直等你,等你带我走……”

  她晶莹的泪水掉落在徐佑文的手背上,她塞了一张纸在他的手中。

  就在这个时候,顾未之来到了徐佑文的病房找到了顾燃,一把拽起顾燃就走:“你跟我走!我要让你永远都见不到他!”

  “妈!你放开我!我不想离开他!我想跟他在一起!”顾燃哭着乞求。

  “啪!!”顾未之真是恨铁不成钢,她朝顾燃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怒吼道:“只要我活着,我就永远都不会让你们在一起!”

  顾未之拉着顾燃一直走出医院的大门,顾燃紧紧咬住顾未之的手,可是顾未之咬了咬牙,怎么也不肯撒手。

  直到手上被咬出了血,她都没有松开半分。

  拉拽着上了出租车,来到了车站,直到车到了站台,进了检票口,坐上了车,她才松开拽着顾燃的手。

  她的手被咬的跟沟壑一样深,汩汩的冒着血,筋脉凸起看上去狰狞恐怖极了。

  车子发动了,顾未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眼前这个亲手养大的人差点就不是自己的了,幸好还能被自己抓回来,这一次绝不会让她再离开自己半分了。

  顾燃望着车窗流泪,原来无论自己怎么逃,都逃不出顾未之编织的天罗地网。

  原来自己始终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自由。

  唐明轩送徐佑文去车站还是晚了,顾燃乘坐的那班车早就走了很久,连影子都看不见了,徐佑文伤心的从轮椅上滚下来,摔了个趔趄,咬牙痛苦的捶打着地面。

  原来一个人不够强大时,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不能留住。

  原来一个人不够强大时,想要保护自己最爱的人都做不到。

  原来一个人不够强大时,跟废物没什么两样!

  “顾燃!顾燃!”他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直到手上捶得满手是血,他才停下。

  年少的他第一次尝到失去最爱的滋味,就跟整颗心都被揉碎了一样。

  就算是过去很多年,他尝过无数的滋味都无法忘记那一刻最撕心裂肺的滋味。

  那么纯粹,那么炽烈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