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占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通财贸的会议室里,以徐佑文为代表与江州财团代表周洁然刚签完合同,正准备伸手相握的时候,徐佑文的手机屏幕亮起。

  他打开手机看到委派人发来的消息,是几张照片,照片中顾燃被顾思澜抱着,两个人还在一起走,有说有笑很开心的样子。

  徐佑文眼眸里燃起恶火,连周洁然的手都没握就径直走出了会议室,周洁然的手僵硬在空中,尴尬笑笑收了回来。

  徐佑文站在阳台上俯瞰浩渺的江景,他拿着手机打电话:“喂,帮我查查顾思澜怎么会在江州。”

  “嗯,好的。”对方应声。

  “有消息尽快通知我,还有顾燃的事给我盯紧点,万一有什么事就立刻通知我。”徐佑文道。

  “好的,那报酬呢?”对方说。

  “我立刻给你打到账上,放心,只要把事办好了,我一分也不会少你。”徐佑文道。

  挂了电话,徐佑文一点上班的心思都没有了,不管公司会议上每个经理怎么汇报情况,他一点也听不进去。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顾燃。

  一想到顾燃被别的男人碰过,他的心就如火烧一般,恨不得把顾思澜抽筋剥皮,将他碎尸万段。

  一下班,他就来到花店买了一束香槟玫瑰,他知道顾燃最喜欢的花就是香槟玫瑰。

  女人就喜欢这些没什么用处却好看的东西。

  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过了,突然回去他的心竟然会生出一丝丝的歉疚,女人是要哄的,白日里自己对顾燃那么冷漠,突然回去会显得自己很没面子。

  他甩不开脸子,也不想看顾燃对自己冷淡的模样。

  开车回到家,将车子停在路边,拿着那束香槟玫瑰下了车,走在路上有些亮眼,走过的女人纷纷转头看他。

  他们住的依旧是江州的北区(老城区),徐佑文刚来江州不久,不想因为高调被人注意,在江州没站稳脚跟前行事还是越低调越好,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楼道白色墙面斑斑驳驳,看得出年头不少,徐佑文最讨厌的就是这破楼道,每次他走总能看到地面上恶心不拉几的粘液,也不知道哪个没素质的吐的口水还是唾液。

  来到五楼,他敲了敲门,等了很久竟然没人开门,徐佑文心里生出一股烦躁。

  这个时候顾燃不在家会跑哪里去?要是在家怎么不开门。

  他心烦意乱,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

  关好门,在玄关处换好了拖鞋往里走,拐角以后看到顾燃竟然端着饭碗正准备坐在椅子上吃饭,看到徐佑文的一瞬间顾燃懵了懵。

  “你怎么在家?”徐佑文口气有些不好。

  “我一直在家啊!”顾燃道。

  “那我敲门你怎么不开?”徐佑文生气道。

  “我刚才在厨房添饭没听到,还有我想你回来的话应该会提前打电话的吧!可是我没接到你的电话,而且你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我以为你今天也不回来。”顾燃道。

  “我回来了,给我添饭。”徐佑文吩咐人的语气。

  “不知道你回来,没有准备什么菜。”顾燃道。

  “不管,我饿了,快去给我盛饭。”徐佑文说着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嗯。”顾燃应声跑到厨房拿碗盛饭随后端到徐佑文的面前。

  徐佑文将手中那束香槟玫瑰放在顾燃的手上:“给你。”

  顾燃接过玫瑰花,开心的笑了笑:“谢谢你。”

  “下班的时候路过花店,就给你买了。”徐佑文拿起饭碗吃饭。

  饭菜的味道很好,顾燃这些年把厨艺练的如火纯青,徐佑文在外吃多了酒店饭馆的菜,还是觉得顾燃做的那桌子菜最好吃。

  吃完了晚饭,顾燃在厨房忙着洗碗,徐佑文先去浴室洗了澡,穿着宽松的睡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经意间他会回过头看看顾燃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有时候真觉得顾燃在家里忙忙碌碌的挺好的,至少在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他就会觉得很安心。

  顾燃从厨房走出来,徐佑文懒懒的说道:“快去洗澡!”

  顾燃应了应声:“好。”

  等顾燃从浴室出来,徐佑文就迫不及待的去抱她,她每次洗完澡后身上有股香香的味道,素颜的样子比公司里那些化妆的妖艳女人干净多了。

  徐佑文抱着顾燃坐在自己的膝盖上,用手轻抬了抬她的下巴:“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是因为你干净。”

  顾燃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徐佑文堵住了嘴,他吻的有些猛烈,在顾燃的嘴里肆无忌惮的侵袭着。

  一会儿就将她压在了身下,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

  “顾燃,你是我的东西,所以你的身体只能给我碰!我要让你的身上遍布我的痕迹!”徐佑文一边吻着顾燃的身体一边说着。

  徐佑文的动作很激烈,顾燃被他种上了很多痕迹,他的动作很激烈,顾燃觉得自己被折腾的快要散架了。

  “顾燃,给我生个孩子吧!这样你就可以彻底成为我的人了!”徐佑文道。

  一场激情过后,徐佑文靠在顾燃身旁睡着了,顾燃看着自己身体上遍布的青紫痕迹,又看了看身旁这个霸道蛮横的男人。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这个男孩渐渐变成了男人,眉眼长开后看上去更加深邃迷人。

  他们之前总是会做措施,然而这次徐佑文像是故意似的,什么也没做。

  第二天,顾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徐佑文不在身边,她以为他会跟往常一样去公司上班,等她洗好澡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看到徐佑文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看到顾燃走出来,徐佑文道:“醒了吗?我煮了你喜欢喝的玉米排骨汤。”

  顾燃的心突然变得有些暖,徐佑文很久没有煮过东西给她吃了。

  “嗯,谢谢。”顾燃道。

  徐佑文心情似乎不错,走到厨房帮顾燃盛了碗汤送到她面前:“有些烫,凉凉再喝。”随后将那碗汤放在了面前的桌几上。

  顾燃坐在徐佑文的一旁,徐佑文横着躺下来,将头枕在顾燃的双腿上,他抬头看顾燃。

  “想弹钢琴吗?”徐佑文道。

  顾燃眼眸亮了亮:“你想让我去学琴吗?”

  “可以啊!你看你一个人在家多无聊,我可以帮你找个老师,到时候你去老师那里学习钢琴,这样就可以让你过的有趣一些了。”徐佑文道。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害怕顾燃很空闲就跑出去跟顾思澜见面,所以就想着找个事让顾燃去做做。

  顾燃怎么会想那么多,心里自然高兴,忙答应下来:“好啊!谢谢你!徐佑文!”

  徐佑文抿唇笑了笑,然后又抬头抱着她吻起来。

  即使知道是白朗明撞死了自己的父母,但他还是骗不过自己,自己是爱顾燃的,即使她是自己仇人的女儿。

  用一个多月不见面的方法来逃避感情,徐佑文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