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喝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喝汤,凉的差不多了。”徐佑文端起桌上的汤拿着汤勺喂顾燃喝,顾燃很乖很配合,徐佑文看着她的样子,心里舒畅。

  在公司领导当久了,就喜欢看人低眉顺眼的样子,何况他的脾气本来就不好。

  在顾燃面前,他还可以收敛一下脾气。

  等顾燃喝完了汤,他拿着瓷碗去洗手台将碗洗干净,放在沥水架上。

  “中午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顾燃问。

  徐佑文摇摇头:“下午公司有事。”

  “那晚上能回来吗?”顾燃问。

  “应该不行,但我会尽量回来的。”徐佑文道,“我会在下班前打电话跟你确认的。”

  “好。”顾燃点点头。

  “对了,那个帮你找钢琴老师的事,我会让人安排好的,到时候联系你。”徐佑文道。

  “好,谢谢你,徐佑文。”顾燃开心,她很主动的走到徐佑文面前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又亲了亲他。

  徐佑文难得见顾燃这么主动又温柔的模样,心里就化成暖水,抱着她在家里又做了一次。

  时间差不多,他收拾了自己后开车向公司去。

  昨天跟江州财团的人签了合同,但是后面就没有联系了,虽然已经签了合同,但是后续的事项都没有办妥,他是个谨小慎微的人,江州财团在江州名声赫赫,他不想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坐在独立办公室里,他拿着手机打起电话。

  “喂,是我,徐佑文。”

  “我知道,怎么了?徐总?”周洁然问道。

  “昨天签合同我慢怠了,所以我今天想组个局请工作组的人一起吃个饭。”徐佑文道。

  “既然徐总已经开口,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呢?”周洁然笑着说,“那我替组里的人多谢徐总的款待。”

  “客气什么,这笔交易谈成还是你的功劳,我还想着要好好答谢你呢!”徐佑文道,“你想要什么尽管说,我都会满足你的。”

  “真的吗?”周洁然笑着问。

  “我,言出必行。”徐佑文道。

  “好。”周洁然应道。

  江州财团靠做电器发家,后来公司上市后,并吞了很多小公司,拓宽了领域,在无数场商战后成为江州首屈一指的财阀。

  只要搭上了这条线,江通财贸在江州站稳脚跟只是时间的问题。

  跟周洁然认识是在一个月前的酒会上,周洁然这个女人不一般,长得美艳漂亮,在酒会上特别吸引人。

  徐佑文在酒会前就调查了被邀请人的身份背景,他明白只要跟周洁然认识,就能有办法促成江通财贸和江州财团的合作。

  传说周洁然是江州财团董事长的私生女,所以空降到公司就成了重要项目的成员。

  徐佑文有目的的接近周洁然,凭着他不凡的颜值和超凡的魅力很快就跟周洁然熟络起来,徐佑文纵横商场多年,见过的人不计其数,他看周洁然两眼就能知道周洁然喜欢自己。

  看破不说破,是一个成年人处事原则。

  况且他根本不喜欢周洁然,接近她只是为了促成交易。

  与她再见面是因为徐佑文知道以后还有用得到她的地方。

  他也懒得再去搭上江州财团别的人。

  好掌控的人才是最好的。

  让张特助安排了晚上吃饭的酒店,就联系了周洁然,周洁然欣然同意。

  徐佑文忙了一天,压根儿把回不回家吃饭的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了,顾燃在家一直等徐佑文的电话,可惜怎么等也等不到,从白天等到晚上,最后她在沙发上睡着了,等到再次醒来,房子依旧空空荡荡。

  徐佑文跟周洁然以及工作组的人一起吃饭,每个人都喝的兴致高昂,徐佑文酒品很好,将那些人一个个喝趴下了,随后让张特助安排好了众人回家的事,就跟众人告别了。

  走到酒店大厅,等司机开车过来,就在这个时候看到喝的醉醺醺的周洁然走过来,走路歪歪扭扭,神智不清。

  突然一个满脸油腻的猥琐男人将周洁然搂在怀里,油腻的笑着说:“小美人住哪啊?要不要我送你?”

  周洁然身体绵软想推开推不开,嘴里鼓鼓囊囊在说什么:“走开!走开!”但她动作绵软,根本没什么用。

  徐佑文虽然不想多管闲事,但是一想到周洁然有什么事,自己见死不救,以后再有什么事想要她帮忙就难了。

  于是就走到周洁然面前一脚狠踹在那个猥琐男的身上,那猥琐男受到了撞击狠狠摔在了地板上,痛的龇牙咧嘴,徐佑文将周洁然拉到了怀里。

  那猥琐男恶狠狠的走到徐佑文面前,咬牙切齿道:“你敢坏我好事!”

  徐佑文浅浅一笑,不屑道:“醉酒猥亵女子,你想判几年?”

  那猥琐男看徐佑文不是个好惹的主,就立马光溜着离开了。

  徐佑文搀扶着周洁然上了车,问道:“你家住哪里?”

  但周洁然明显醉的不清,徐佑文实在没办法就对司机说:“送到伞立来酒店吧!”

  在伞立来酒店开了个房间,徐佑文将周洁然送到了房间,将她扔在床上准备走,就被周洁然抓住了手。

  徐佑文转头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谁知周洁然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眼神迷离,眼底水汽一片。

  “徐佑文,我喜欢你,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你。”周洁然说着就吻了上去。

  徐佑文一把推开周洁然用力的擦了擦嘴:“他妈的!敢占我便宜!”

  周洁然还想动,结果被徐佑文用棉被裹成了蛋饼样,看没有多大问题了,徐佑文才离开。

  走出酒店大门,他才想起自己今天忘记联系顾燃了。

  他一拍脑袋:“草!完蛋!”

  坐着车,快速往家赶,等他满身酒气回家后,看到顾燃已经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睡的很安静,徐佑文喜欢看她睡觉的样子,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

  徐佑文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轻声道:“对不起,今天忘记联系你了。”

  顾燃像是听到了徐佑文的声音,她轻轻揉了揉眼睛,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眼前的徐佑文,笑的温柔:“你回来了啊?”

  “嗯……”徐佑文点头。

  “肚子饿吗?要不要我煮面给你吃?”顾燃问。

  “不用了,我吃过了。”徐佑文道。

  “好吧……”顾燃点头。

  谁知徐佑文的肚子不争气的叫起来,他晚饭菜吃的少,光喝了点酒,现在又饿了。

  顾燃笑了笑,握了握他的手温柔的说道:“你坐着,我帮你煮碗面。”

  徐佑文感觉眼前的顾燃好温柔,看着顾燃在厨房白色水汽里忙碌的身影,他的心有种被温暖的感觉。

  走到厨房里从身后紧紧抱住顾燃,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闭着眼享受着这一刻的幸福。

  “顾燃,谢谢你。”

  “谢什么,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