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至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燃在徐佑文的怀里哭了很久很久,徐佑文的心如刀绞。

  “徐佑文,顾未之她不见了……”顾燃哽咽道。

  看着她满脸泪痕,悲伤难过的样子,徐佑文的心也跟着痛,他用手拭了拭她眼角的泪水,心疼道:“怎么了?”

  “顾未之失踪了。”于是顾燃就将自己发现的事告诉徐佑文。

  徐佑文听完点了点头,安慰道:“放心吧!我会帮你去找的,你不要太担心了。”

  “真的吗?谢谢。”顾燃抱着徐佑文感谢道。

  “谢什么,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帮你解决一切问题的。”徐佑文道。

  “谢谢你,佑文。”顾燃感动道。

  已经是傍晚时分,顾燃看时间差不多就擦了擦眼泪说道:“饿不饿?我煮饭给你吃。”

  徐佑文摇摇头,摸了摸顾燃的脑袋:“不用,今天我煮给你吃。”

  说着就脱下了西装外套,撸起了袖子去厨房忙东忙西。

  徐佑文的手艺一直不错,只是他近些年进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他碰的最多的就是公司的文件以及财务报表。

  毕竟他是个孤家寡孩,自己不会烧饭早就饿死了。

  很快一桌子菜就被摆上了桌,徐佑文做了三菜一汤都是寻常的家常菜,看上去美味可口。

  “饭好了,快来吃饭吧!”徐佑文喊顾燃吃饭。

  顾燃点了点头,看着眼前一桌子饭菜他却没有什么胃口。

  看顾燃的表情,徐佑文就能猜到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没胃口吗?”徐佑文问道。

  “不是。”顾燃道。

  “那坐下吃一些,不然要饿肚子了。”徐佑文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顾燃的饭上,“我可不想看你饿肚子的样子,那样我会心疼。”

  顾燃的脸红了红,抿唇微微一笑,她点了点头。

  她知道徐佑文这样说是为了哄她,他极少会这样哄人,除了热恋开始的那段日子,后来就很少这样哄过自己了。

  徐佑文看着顾燃碗里的菜没了就给她不停的夹菜,顾燃都有些不好意思,想喊停,但徐佑文那么热情,顾燃又不想打断他。

  徐佑文今天特别主动热情,吃完了晚饭还去厨房将碗筷都洗好了,大有家庭主夫的样子。

  徐佑文忙完了一切后,走到沙发旁陪着顾燃看了会儿她平时喜欢的音乐节目,平时她都喜欢跟着音乐唱几声,今天声音都没有,看来真的因为顾未之的事很难过,徐佑文就静静地陪在她身边。

  看时间差不多了,徐佑文小心翼翼的问顾燃:“洗澡吗?”

  顾燃点点头:“嗯。”

  顾燃站起身准备去浴室,徐佑文站起身抱起她说道:“我抱你去。”

  顾燃急忙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去。”

  “不要嘛!今天就让我为你服务一次。”徐佑文温柔的说。

  抱着顾燃来到浴室,帮她放好了温热的洗澡水,还帮她放了他从法国买的沐浴香球,洗澡水里一片朦胧清香。

  把顾燃放在浴缸里,帮她轻柔的搓洗着身子,她的身体泡在水里半明半昧,一层薄红泛上白皙的皮肤。

  徐佑文咽了咽口水克制着自己滚烫的欲望,一切完毕后,他抱着顾燃来到淋浴间又冲了个澡,最后用浴巾帮她擦干了身体,为她披上浴袍。

  抱她回到温暖绵软的床上拿着吹风机帮顾燃吹着头发,修长的手指在她柔软的发间穿梭。

  顾燃静静地坐着,徐佑文看着她干净的侧脸,腹间涌起一股热浪。

  吹完头发,徐佑文将顾燃扶着躺下,帮她掖好被子,动作轻慢的去浴室洗澡,他洗澡的动作很快,不多时就从浴室出来,他穿好睡衣躺在顾燃的身旁,伸出长手臂将顾燃挽在身侧,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他伸手掀开顾燃肩膀上的衣领,低头吻在她的肩膀上。

  顾燃明白徐佑文的意思,但此刻她一点心情也没有,她扯回自己的衣服盖回肩膀:“我今天不想做。”

  徐佑文停下动作,原以为他会生闷气,不开心,没想到他竟然难得的抱住了顾燃,温柔的声音传到顾燃的耳朵里:“对不起,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

  他就这样抱着顾燃,动作轻柔至极,好像怕一用力顾燃就会如玻璃制品般碎掉似的。

  “以后不要怕,无论发生什么事,你的身边有我。”徐佑文说着,温暖随着徐佑文的体温传到顾燃的心里,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很幸福。

  “嗯,谢谢你,佑文。”顾燃转过身,她看着眼前的徐佑文,伸手环抱着他的腰,凑到他眼前亲了亲徐佑文的唇,随后头抵在徐佑文的胸前紧靠着。

  徐佑文就这样抱着顾燃睡了一夜,他从没如此煎熬过,他正值壮年,血气方刚,但为了顾燃努力的克制了自己的欲望。

  他不喜欢克制自己,但是更不想看顾燃伤心难过的样子。

  总归是他亏欠顾燃太多。

  第二天早上,徐佑文醒来,顾燃已经不在身旁,他去洗漱,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又长出了胡茬,他拿起刮胡刀刮干净了自己的胡子。

  顾燃不喜欢他留胡子,所以他向来留着这个刮胡子的好习惯。

  走到客厅,看到顾燃正在摆放碗筷,看到徐佑文醒来,笑着说:“佑文,早饭我做好了,快来吃一点吧!”

  徐佑文微笑着点点头:“好。”

  顾燃做了徐佑文最喜欢的鸡肉粥,端起那碗透亮清透的粥,色泽莹亮,十分诱人可口。

  “真好吃。”徐佑文笑着说。

  “你喜欢最好啦!”顾燃微笑着说。

  “我老婆做的粥当然最好吃啦!”徐佑文难得的最甜。

  顾燃的脸都红了:“什么时候都学会甜言蜜语了?”

  “以前对你说的太少了,现在就要多说点弥补起来。”徐佑文道。

  顾燃扑哧笑起来,看着顾燃笑的样子,徐佑文也心安了不少。

  看着徐佑文的车渐渐驶远,顾燃在家收拾碗筷,就在洗碗的时候,手机响起,她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手机接通了电话,放在料理台上开了免提。

  “喂。”顾燃道。

  “顾老师,在忙什么呀?”是顾思澜。

  “在洗碗啊!”顾燃说着。

  电话那头传来水冲刷碗筷的声响,顾思澜笑着说:“顾老师还是个贤妻良母啊!”

  “一个人在家找点事做做啦!”顾燃笑着说。

  “在家很闲吗?”顾思澜问。

  “也还好,最近佑文帮我找了个钢琴老师,我下午要去学琴。”顾燃笑着说。

  “真没想到你男朋友还挺懂得体贴人的。”顾思澜道。

  “他对我还是挺好的。”顾燃说着,眼底一片柔色。

  “那就好!”顾思澜笑着说,但心里就是说不出的酸。

  “今天打电话来有什么事?”顾燃笑着问。

  “这不是顾老师说要请我吃饭嘛!我就想来问一句还算不算数。”顾思澜道。

  顾燃抿唇笑了笑:“当然算数啦!”

  “那就好!不过你可是答应要请我吃十顿的啊!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顾思澜玩笑道。

  “好好好!十顿就十顿!我可不会说话不算话,说吧!你今天想去哪里吃?”顾燃笑着问。

  “等你下课了,我们一起去吃泰国菜吧!听说江州南区开了家新的泰国菜,网评很好,我还没打卡,而且价格合理,保证不会超过两百块,简直就是白菜价!”顾思澜一惊一乍。

  顾燃想起自己第一次请顾思澜吃饭,说过吃饭不能超过两百块的梗,这人那么多年怎么还记着啊!

  “好啦!那不超过两百块的事你怎么还记得啊!这次可没事,多少钱都可以。”顾燃笑着说。

  “顾老师赚大钱了吗?这么阔绰。”顾思澜打趣道。

  “你啊!嘴巴再这么损,我就不请你吃啦!”顾燃道。

  “好啦!好啦!我不说啦!顾老师可别生我气,我把刚才的话全部收回。”顾思澜笑着说。

  “嗯,知错能改是好孩子。”顾燃笑着说,“对了,我有事想要拜托你帮忙。”

  “什么事?”顾思澜问。

  “等一起吃饭的时候再说吧!”顾燃道。

  “好。”顾思澜答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