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出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徐佑文坐在病床上翻看着手机,突然想起顾燃的生日快到了。

  五月二十日,真是个甜蜜的日子。

  曾经说过每个生日都会陪她过的,只是后来他太忙,很长时间都没有陪她度过,顾燃很乖,总是答应着,没有任何的抱怨。

  越是这样,越让徐佑文觉得歉疚。

  今年的生日一定要陪她好好过。

  想起张特助的话,女孩子都喜欢鲜花,衣服,珠宝,包包,于是立刻打电话给张特助。

  “张特助,你帮我去订一批香槟玫瑰。”徐佑文吩咐道。

  “好,请问徐总,这批花的用处是什么呢?需要我帮你布置吗?”张特助问道。

  “用来给顾小姐过生日的,你到时候帮我布置在房间里。”徐佑文回答道。

  “好。”张特助应声。

  “还有现在最流行什么牌子的衣服,包包,你帮我去打听一下,帮我进一批。”徐佑文道。

  “啊?一,一批?”张特助吓到了。

  “对,不用担心钱,我等下把经费先给你,你帮我去刷就是了,记得留好发票。”徐佑文叮嘱道。

  “好,好的。”张特助答应着。

  “对了,你帮我订一辆车。”徐佑文道。

  “什么车?”张特助问。

  “981Bergspyder 白色的,白色的比较适合女孩子。”徐佑文笑着说。

  脑子已经出现顾燃开哪辆车的样子了,不由得嘴角上扬。

  “好,这车可是限量款啊!并不那么容易抢到,而且订车到拿车也要个一年半载吧!”张特助道。

  “不管,你给我订下就是了,钱不是问题。”徐佑文说道。

  “好,知道了。”张特助答应了,末了还不忘夸一声:“徐总,你对顾小姐真好!”

  徐佑文抿唇笑了笑:“当然,她是我最爱的女人!”

  张特助虽然不在徐佑文面前,但是从电话里都能感觉到徐佑文周身的粉红泡泡,完全就是一个浸泡在爱情里的人。

  那顾小姐是个怎样的人啊!竟然可以把徐佑文迷得神魂颠倒!

  会比周洁然还要好看吗?

  张特助挂了电话,抬头看到办公桌前在制作方案的周洁然,在徐佑文不在公司的这段时间,她从原公司辞职跳槽来到了江通财贸。

  手段和美貌都不容小觑,会是公司里的一匹好马。

  这周小姐看徐佑文的眼神不一般,明眼人一眼能看出来,可是周洁然知道徐佑文有女朋友吗?

  在医院过了一段时间,徐佑文伤势痊愈了就迫不及待的出了院。

  看着徐佑文活蹦乱跑的样子,顾燃觉得高兴,眼前这个人只要能永远在自己身边就足够了。

  那些伤,那些痛,就都过去吧!

  坐车回到家,徐佑文拉着顾燃进了门,一进门就将她抵在门上,热烈的吻迎了上来,口中交缠,顾燃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眼底泛起朦胧的雾气,双颊通红。

  看着顾燃的样子,徐佑文更想欺负她,他将她抱起走到了卧室里。

  他将顾燃压在身下,与她双手十指相扣,顾燃这次并没有排斥,而是积极热烈的回应着,不多时,两个人就在床上滚做了一团。

  徐佑文太久没做,渴得厉害,这次一定要好好的做个彻底。

  等到结束一切,已经是下午了,徐佑文裹上睡袍去浴室放了水,随后抱着顾燃去圆浴缸里清理身体,水里放了沐浴球,两个人在白色的泡泡里泡着身子。

  徐佑文从身后抱着顾燃玩,手不老实在她身上摸来摸去,顾燃身体敏感,不一会儿就被他弄的痒痒的,她忍不住笑起来。

  顾燃跟徐佑文闹着玩,伸手泼水在徐佑文的身上,两个人在浴缸里玩得热闹,不算大的浴室里回荡着两个人欢愉的笑声。

  徐佑文抱着顾燃去淋浴,将身上的沐浴液冲洗干净,在淋浴室又做了一次。

  徐佑文拿着手中的吹风机仔细的帮顾燃吹头发,她头发上迷人的清香不时传入徐佑文的鼻子里,香甜的味道让徐佑文沉迷。

  徐佑文帮顾燃吹干头发,准备起身去浴室自己吹头发,顾燃转头看他,笑着说:“吹风机给我,我帮你吹吧!”

  徐佑文心里一动,将手中的吹风机递到顾燃的手中,顾燃抿唇笑着帮徐佑文吹着头发,她柔软纤长的手指在徐佑文的发间穿梭,徐佑文感觉很舒服。

  他许久没有见到如此这般温柔的顾燃了。

  她抿唇的样子,笑的样子,说话的样子,都是那么的温柔,就像春日的暖水给人适度的温暖。

  “阿燃,你许久没有给我吹过头发了。”徐佑文道。

  “是啊!你太忙。”顾燃道。

  “我以后不会再这么忙了,我无论如何都会抽出时间来陪你的。”徐佑文道。

  “工作要紧。”顾燃笑着说。

  徐佑文淡淡一笑:“阿燃,记得当年我们刚到昌市的时候,虽然过的苦,但是我们总能在一起,没钱去理发店,你就会像现在这样帮我吹头发,然后拿着剪刀帮我剪。”

  “我剪的又不好看,只是因为没钱,太穷了,所以才不得不那样做。”顾燃道。

  “没有啊!我觉得不错,要不你现在再帮我剪一剪。”徐佑文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住院太久,头发都长了。”

  “你确定?”顾燃抖了抖眉毛。

  “嗯。”徐佑文应声。

  顾燃笑了笑,帮徐佑文吹干了头发就去抽屉里找剪刀剃刀和批布,还好这些东西顾燃都好好保管着。

  “找到了,佑文,你来坐好。”顾燃笑着朝里屋的徐佑文说。

  徐佑文点点头,来到阳台,将布围在他的身上,手里拿着剪刀和梳子就轻轻慢慢的帮徐佑文剪头发。

  徐佑文的头发细软,一出油就会耷拉在头皮上。

  自从他有了钱都是去美发中心弄的头发,那边的价格不是一般的贵,这些年他已经没有了当初小年轻时那种稚气未脱的感觉,反而沉稳大气起来。

  顾燃拿着剪刀小心翼翼的帮徐佑文修剪着头发,看着他的头发一点点掉落下来,她的心也跟着踏实着。

  有些人说爱你,却从未在你身边。

  有些人说陪你,却都是口头说说而已。

  爱易逝,人易变。

  到头来,自己能握住什么呢?

  只有在身边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

  只有握在手里的,才有被好好珍惜的机会。

  帮徐佑文剪完头发,她拿掉了围在他身上的布,笑着说:“剪好了,你看看怎么样?”

  徐佑文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了镜子前看了看,他很满意,展开了笑容。

  他走到顾燃面前牵起她的手,温柔的说:“谢谢你,阿燃,很好看。”说完低身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顾燃靠在他胸前,轻轻拥抱着他。

  听着他此起彼伏的心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