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谎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过了些日子,这日早晨顾燃和徐佑文正在一起吃早饭,顾燃突感反胃,她跑到洗手池吐了起来,徐佑文皱眉,走到她身边帮她拍了拍后背,担心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顾燃扶了扶胸口,喘了口气,摆摆手:“就是有些反胃,应该没事。”

  “不行,你都这样了怎么还说没事。”徐佑文担心道,“我打电话给唐明轩,我今天不去公司了,陪你去医院吧!”

  “不用……”顾燃摆摆手,可是没想到徐佑文已经打电话给唐明轩:“喂,老唐,今天顾燃身体不舒服,我要陪她去趟医院。”

  “好的,放心吧!公司有我。”唐明轩应着挂了电话。

  听得出来,徐佑文的语气很担心。

  徐佑文拉着顾燃坐着车一起去了医院,挂了消化内科,结果医生看了顾燃半天,询问了一些问题,就给顾燃开了个单子去化验。

  顾燃拿着单子验了个小血,等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拿着化验单去找医生。

  医生面无表情的告诉顾燃:“你怀孕了,身子弱,记得回家补补身子。”

  “啊?”顾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站在一旁的徐佑文听到这个消息,激动的抱起顾燃,医生斜了他一眼,咳了咳:“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

  徐佑文这才不好意思的放下顾燃,两个人拿着化验单一起出了诊室。

  徐佑文等这一刻太久了,没想到竟然真的可以让自己等到这一刻!

  “阿燃,我们有孩子了!是我们的孩子!”徐佑文激动的握住顾燃的手,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是啊!”顾燃眉开眼笑,望着眼前一脸兴奋的徐佑文。

  徐佑文立刻拨了电话给唐明轩:“老唐!你知不知道我有孩子了!”

  唐明轩云里雾里:“好,那我恭喜你!”

  “改天请你喝酒!请你喝酒!”徐佑文开心的叫喊着。

  “好好好。”唐明轩被徐佑文那兴奋劲搞得头都痛了,挂了电话继续开公司会议,刚才那些齐刷刷看着他的眼神这才垂下。

  徐佑文轻手轻脚的搀扶着顾燃,温柔道:“小心一些,慢慢走。”

  “没事啦!这么紧张!”顾燃笑着说。

  “你的肚子里有我们的孩子,当然要小心点。”徐佑文道。

  “他还没出生呢!早着呢!”顾燃道。

  “不早!不早!很快就会出来的。”徐佑文道,“我要为我的宝贝准备好一切!”

  顾燃坐在副驾上,徐佑文体贴的帮她系好安全带。

  徐佑文的手放在方向盘上,顾燃侧头问他:“佑文,之前让你帮忙查我妈妈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徐佑文的动作停了停,他木然的系好自己的安全带,干笑了两声:“已经再查了,调查人跟我说很快就有眉目了,你安心好了。”

  顾燃点点头:“好的。”

  徐佑文的眉头紧皱,思绪早已飘到千里之外。

  将顾燃送回家,他对顾燃说:“阿燃,公司有点事,我去打个电话。”

  “好。”顾燃点了点头。

  徐佑文走出屋子,拨通张特助的电话:“喂,帮我安排一个调查人。”

  “好。”张特助应声。

  “找到后把电话给我,还有,帮我找个房子,别墅,环境要好的,房价不是问题,采光,交通,地理位置要好。”徐佑文道。

  “好,我立马去安排。”张特助道。

  徐佑文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他的心很乱,一个人慢慢的走到了小区附近的公园,坐在长椅上,他拿出香烟点了一根缓缓抽了起来。

  双指间夹着的香烟烟灰慢慢掉落在地面上,他眯着眼朝天幽幽吐了一口,白烟在他唇边徘徊,不停打着卷。

  他修长的双指指间冰凉,纤长浓密的睫毛微颤着。

  五月的天,很热,但是他整个人却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一股不知名的寒冷将他紧紧包裹。

  好像任何温暖都融化不了他心中的寒冷。

  顾燃在家里准备着中饭,不时看看门口,看徐佑文什么时候回来。

  她在洗手池里洗着菜,突然手机响起,是顾思澜打来的。

  她将手在围兜上擦了擦,拿起手机接着。

  “喂,顾燃。”

  “嗯,是我。”

  “你明天有空吗?”顾思澜的声音有些沙哑。

  “有空。”顾燃回答。

  “是这样的,明天需要你来警局一趟。”顾思澜道。

  “怎么了?什么事?”顾燃心里不好的预感强烈。

  “是这样的,你不是要我去查你妈妈的事吗?然后我们一直在查,之前查到她在三年前去了昌市,我们顺藤摸瓜,就去昌市查了她的行踪,可是最终在北区一片失去了她的踪迹……说来也巧,北区那片老城区现在正要拆迁,最近在施工,挖掘机在施工的时候在一片水泥地里发现了一些尸骨。”顾思澜说着。

  顾燃颤抖着声音,继续问:“那些尸骨怎么了?跟我妈妈有什么关系?”

  “我们怀疑那堆尸骨是你的妈妈,因为证物里有你妈妈的钱包,钱包里有你的照片。”顾思澜说道。

  顾燃听完,整个人颤抖着身体扑通一声跪在了地面上,手机掉在地面上,摔了个粉碎。

  “喂,还在听吗?现在只是猜测,不能确认那尸骨就是你妈妈的,尸骨在昌市办完手续,明天就会运回江州,我们希望你来警局做个DNA检测,以此来确认死者的身份。”顾思澜在电话那头说着。

  顾燃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僵硬了许久,才捡起手机挂断电话。

  她双目里的光暗淡下来,浑身冰凉,就在此刻房门被打开,徐佑文看到顾燃跪坐在地面上立刻冲到面前,紧张的询问:“顾燃你怎么了?”随后将她搀扶起来。

  顾燃的身子瘫软着,连话都说不出来,刚才顾思澜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让她整个人的灵魂游离在外。

  徐佑文握着她的手,紧张道:“你的手好冰……我去帮你倒杯热水。”

  拿起玻璃杯倒了杯热水递到顾燃的面前,顾燃双手捂着玻璃杯,过了许久才有了些温度。

  “阿燃,你怎么了?”徐佑文问。

  顾燃抬头看徐佑文,结巴道:“我,我妈……她……”

  徐佑文却立刻打断了顾燃的话,忙说道:“放心,你妈没事,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你妈妈去了别的城市生活了,并没有失踪,你不要担心了……前两天调查人还给我看过你妈生活的照片呢!”

  听完徐佑文的回答,顾燃整个人都愣住了。

  去了别的城市,生活?

  并没有失踪?

  徐佑文为什么要骗自己?

  她多么希望徐佑文说的是真的,可是她的心忍不住想去相信顾思澜的话。

  顾思澜没有任何理由来骗自己。

  如果那具尸骨真的是顾未之的,徐佑文佑为什么要骗自己?

  他为什么要说谎?他难道知道什么吗?

  还是说顾未之的死跟他有什么关系?

  此刻她不能打草惊蛇,她抬头望向徐佑文的眼,强压着自己就要冲破胸膛的强烈情绪:“顾未之没事真是太好了!”

  徐佑文握着顾燃的手,安慰道:“是啊!她没有事,所以你不要为她担心了!你现在怀了孩子,不要再为那些事操心了,放心,我会将一切安排好的。”

  “谢谢你。”顾燃说着,心里却难受到了极点。

  可能情绪太过强烈,她感觉眼前一片灰暗,整个人失去了所有的知觉,一下子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