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逃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法官,证方只能证明死者前往昌市是为了寻找她的女儿,并不能证明死者与我的当事人当时有任何接触。”张相逸道。

  “法官,我有一段当时在案发现场的视频。”罗朗道。



  “出示视频。”法官道。

  视频被当庭播放,在场所有人都看到视频中一个身形与徐佑文相似的男子正在与顾未之发生争执。

  视频播放完毕。

  “法官,视频模糊不清,且视频中根本看不清两个人的脸,并不能证明视频中的人是我的当事人。”张相逸辩解道。

  “辩解有效。”法官敲击木锤。

  “法官,死者女儿当时请求嫌疑人帮忙寻找顾未之,嫌疑人制造了死者还活着的资料,要是嫌疑人不知道顾未之已死,那他为何要制造死者还活着的资料?”罗朗说出自己的推理。

  “法官,这是检方的推测并不能作为有效证词。”张相逸辩解道。

  “法官,我有证据。”罗朗道。

  “检方出示证据。”法官道。

  只见投影板上放映着那堆徐佑文制造的假资料。

  “检方证据有效。”法官道。

  “法官,五月二十日这天,嫌疑人与死者的女儿发生争吵,嫌疑人亲口承认是他杀害了死者。我请求让我的二号证人出庭作证。”罗朗道。

  “请二号证人出庭作证。”法官道。

  证人席被打开,只见坐在轮椅上被推进证人席的顾燃出现在法庭上。

  徐佑文凝望着她,心如受重击。

  他早该想到有一天顾燃会这样做!

  “五月二十日这天我回到家质问徐佑文是不是杀害了我的妈妈,徐佑文亲口承认是他杀了我的妈妈。”顾燃说。

  就在一切证据全部指向徐佑文是凶手的时候,顾思澜突然接到小武的电话,顾思澜走到走廊上接了电话。

  “怎么了?”顾思澜问。

  “杀害顾未之的凶手来警局自首了。”小武惊讶道。

  “什么?!!”顾思澜更加震惊。

  “那个人亲口承认是自己杀害了顾未之,并且将杀害顾未之的过程细致的讲述了一遍。”小武说。

  “那有没有说动机?”顾思澜始终不敢相信。

  “说是为了打劫财物,不过东西没有抢到,就发生了争执,不小心就将顾未之杀害了。”小武说道。

  法官也接到了警局的电话,他拿起木锤敲响并宣布休庭。

  顾燃被推出法庭,顾思澜走到她面前,急忙道:“顾燃,你赶紧离开江州!”

  顾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忙问:“怎么了?庭审还没结束,徐佑文还没被抓起来,我怎么可以离开?”

  “出事了,徐佑文抓不起来了。”顾思澜道。

  “为什么?到底怎么了?”顾燃不敢相信。

  “警局打开电话,说杀害你妈妈的凶手亲自去警局自首了。”顾思澜道。

  “怎么可能?不可能!凶手明明是徐佑文……”顾燃道,转念一想,她想到了答案。

  “是的,你想的应该跟我一样,那个人应该是替罪羔羊。”顾思澜道。

  “怎么可以这样……”顾燃蹙眉。

  “我们证据不足,这场庭审继续下去,并不能证明徐佑文是凶手,而且现在有人替他顶罪,估计很快他就会被释放的。”顾思澜说道。

  就在此刻,徐佑文走过顾燃和顾思澜的身旁,勾起唇角冷笑一声:“阿燃,等我,很快我就会接你回家的。”

  顾燃感觉一股恶寒,整个人不住的发颤,吓得脸色苍白。

  “有我在,你别做梦了!”顾思澜挡在顾燃面前,将顾燃护在身后。

  徐佑文逼近顾思澜,眼眸里闪过不屑和暴戾:“你算什么东西!我接我的女人回家,关你什么事!”

  “你们还没结婚,她不是!”顾思澜厉声反驳。

  “顾思澜,两千万的代价不够是不是?要是你敢挡我的路,我不能确保你的家人没事!”徐佑文伸手拍了拍顾思澜的肩膀。

  “你敢!”顾思澜眼里充斥着火焰。

  “我有什么不敢?”徐佑文轻笑一声,“我劝你乖一点。”

  “你敢动我家人一根毫毛,我杀了你!”顾思澜一把拽起徐佑文的衣领。

  “顾警官,你这样我好害怕!”徐佑文轻蔑的笑,转头对张相逸喊道:“张律师,他这样我是不是可以告他?”

  “是的,可以以威胁和袭击罪控告他!”张相逸道。

  “好,帮我寄一张律师函给他。”徐佑文露出胜利的笑容,随后瞬间变脸,一把推开眼前的顾思澜,然后轻拍了几下自己的衣领。

  “顾警官,乖乖的,不要碰我的东西,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徐佑文在顾思澜的耳旁郑重不紧不慢的警告道。

  随后微笑朝顾燃挥了挥手:“阿燃,等我接你和我的孩子回家。”

  顾燃瘫坐在轮椅上,不敢抬头看徐佑文一眼。

  徐佑文跟张相逸走远。

  顾思澜急忙转身看着顾燃,由于害怕,她的额头沁满冷汗,脸色惨白,顾思澜关心的问:“顾燃,你怎么样?”

  “我没事。”顾燃咽了咽口水,想要控制自己害怕的情绪。

  “放心,我会在你身边一直保护你的。”顾思澜温柔的说。

  当天下午,顾燃就简单收拾了些东西准备离开江州,她要逃,逃的越远越好,这样她才能跟徐佑文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没有什么东西,就带了些钱,看着那枚没有光泽的银戒指,她最终还是不忍抛下,就拿起塞到了自己的钱包里。

  她手腕和脚腕的伤还没好透,她走路时还会一瘸一拐的。

  刚从医院下楼,在马路上走了没多远,身后一辆汽车鸣起了汽车喇叭,顾燃转头看了一眼,那辆车在她旁边慢行,摇下车窗。

  顾燃看到了顾思澜。

  “嗨!要逃跑怎么也不喊我?”顾思澜笑。

  “逃跑又不是好事,你别插进来。”顾燃道。

  “我说了我会保护好你和你的孩子。”顾思澜道。

  “我不要,我一个人也可以。”顾燃倔强道。

  顾思澜停下车,从驾驶室走出来,将顾燃一把抱起来,顾燃被顾思澜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大叫:“你干什么!”

  “把你抱上车,就怕你跑了。”顾思澜打开后车门,将顾燃放在座位上为她带好了安全带。

  顾思澜伸手摸了摸顾燃的脑袋:“不要乱跑了,我开车带你走,这样跑的快一点。”

  “不要了,你还是放我一个人走吧!我怕徐佑文不会放过你家里的人。”顾燃挣扎着要下车。

  顾思澜垂睫,笑笑:“我已经跟家里断绝关系了,现在我孑然一生,你还不愿跟我做个伴?”

  “你脑子有病吧!”顾燃大骂。

  “或许吧!遇上你以后我就一直不大正常了!”顾思澜笑了笑,随后关上了后车门,快速的坐上了驾驶室发动了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