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疯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冲进病房,只见顾燃的腿肚子上流着殷红的血,刘亮冲到顾燃身旁伸手摸了摸顾燃的额头,烧已经退了,又做了简单的检查,他转头看向顾思澜,吼道:“现在我要进行检查,家属给我出去!”

  在这紧急的时刻,顾思澜根本帮不上任何忙,他能做只有听刘亮的话离开这个病房……

  走出病房,顾思澜的心依旧狂跳不止,身体因为害怕而颤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由于挂心在外,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就像过了好几个世纪一般等待着结果。

  良久,病房的门才被再次打开。

  刘亮转头看向顾思澜,面无表情冷冷道:“家属可以进来了。”

  顾思澜从凳子上站起来,没有丝毫停留就往病房冲,一进门他就跑到顾燃的身旁,一下就握起了顾燃的手,她的手冷的像冰块,脸色惨白如雪。

  顾燃睫毛微颤,缓缓睁开眼,望着眼前的顾思澜笑了笑,虚弱的问:“宝宝没事吧?”

  “没事了。”顾思澜回答道。

  站在一旁的刘亮说:“你身体太虚弱了,孩子有流产的现象,你在孕期初期没有好好保胎,身子一直很虚弱,最近给你增加黄体酮的摄入,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

  “谢谢医生。”顾燃道谢。

  “谢谢。”顾思澜也道了一声谢。

  此刻他倒觉得自己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怀疑刘亮是杀人犯是不是有点过分,要是他想要杀一个人还会那么不顾一切的救他吗?

  “那没事了,我就先回去开药了。”刘亮抿唇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

  阿姨很识趣的离开了病房,此刻的病房只剩顾燃和顾思澜两个人。



  “对不起,我没有陪在你身边。”顾思澜紧握着顾燃的手声线颤抖的说。

  “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顾燃惨淡一笑。

  “顾燃……你是个傻子吗?有事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不愿意依靠我一下!今天要不是我来医院调查,我是不是就不会知道今天的事?!”顾思澜既歉疚又责备的说,一抬头已是双眼通红。

  “我只是不想欠你太多……”顾燃薄唇微颤哽咽着说。

  “傻子!我要你依靠我,用力的依靠在我身上!在我眼里你比世上任何东西都要重要!”顾思澜一激动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

  “说我傻,你才是真正的傻子吧!”顾燃惨淡一笑,伸手轻拍了一下顾思澜光洁的脑袋,“我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

  “不是你好不好,只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在我眼里就是最好的。”顾思澜坚定的说。

  “不值得的,我的心给不了你……身子你要的话,倒是可以……反正一副躯壳你要拿去玩,我倒是可以满足你。”顾燃眼里一片灰暗,脸上却还挂着笑。

  这样的顾燃让顾思澜的心在瞬间碎的彻底,他伸出手臂将顾燃一把搂在怀里,顾燃飘香的柔发垂落在他的肩膀上。

  他感觉自己抱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自己美好憧憬永远无法拥在怀中的梦。

  这个梦犹如晨曦下闪着七彩光芒的泡沫。

  美丽却短暂易破。

  顾思澜红了眼,声色哑然:“不要,我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满足了……我真的什么都不要。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拥有血缘关系的人才是亲人,只要你愿意,我愿意成为你永远的亲人。”

  “而我却什么都不能给你,你又图什么呢?”顾燃眼神放空看向某处,喃喃道:“我活着真是作孽……”

  “不要这样说自己,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最好的人,就像一片黑暗里闪亮的星星,光不算大,却很明亮,要是某一天那光点没了,我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所以你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顾思澜在顾燃的耳边轻声低喃。

  抱着自己的那个人好温暖,就像春日里的阳光,她突然想要拥抱他,拥抱这唯一一丝属于自己的温暖。

  她轻轻抬起手臂将眼前人轻柔的拥在怀里,她的头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谢谢你,把我看的如此重要。”顾燃道。

  顾思澜看着顾燃入睡以后,他才离开病房,走之前他还去了刘亮的办公室一趟,刘亮正在专注的帮病人看病,看着他认真治病救人的样子,顾思澜对自己的直觉有了一丝丝的怀疑。

  这样一个认真治病救人的医生会是变态杀人犯吗?

  刚才要不是他尽力救治顾燃,可能顾燃肚子里的孩子就没了,他真的会是杀人犯吗?

  自己的直觉就会一直正确吗?

  就在思索的瞬间,刘亮抬起头迎上了顾思澜的目光,刘亮朝顾思澜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顾思澜也抱以真心回以一笑。

  刘亮很忙,一个又一个的病人涌进了他的办公室,他根本无暇做别的事,顾思澜站在门口轻摇摇头,随后转身离开了医院。

  或许真的是自己多想了呢?

  要怀疑一个人还是要找到证据比较好。

  顾思澜离开了,刘亮正在为一个又一个病人看诊,他手头繁忙,但是脑子却平静异常,脑中一个完美的计划已经成形。

  他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悦的笑意,这是捕获猎物前的隐形预告,一张看不见的天罗地网正铺天盖地的撒下来。

  午夜,医院万籁俱寂,鸦默雀静。

  除了几不可闻的呼吸声,剩下的只有零碎且有规律的脚步声。

  刘亮从自己的椅子上站起,手插着白大褂的口袋缓慢的走在病院的走道上,已是深夜,护士站的小护士一直在打着盹,趁着没人的时机玩一玩手中的手机。

  刘亮走到803病房的门口,侧头往里看了看,他轻轻推门而入,阿姨已经入睡,刘亮的进入还是让她抬起头看了看,刘亮亮了亮手中的注射针,阿姨明白刘亮的意思,继而转身睡了。

  刘亮每天这个时候都会来帮顾燃打针,所以她并不觉得奇怪,可是她不知道的是现在正注射入顾燃身体里的并不是往日那些成分,而是变成了别的东西。

  盐酸哌替啶,在进入身体半小时后就会起作用,到时候他就可以无声无息带走他的猎物。

  注射完药剂,刘亮推门离开了病房,一切归于平静。

  墙上的挂钟正在滴答滴答的走着,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它的每一步都走得那么沉重,如古木敲打。

  半小时过去了,他冷若冰霜的脸上划开一个令人难以察觉的笑,此刻正是猎杀时刻。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到了803号病房,经过多日的观察,阿姨这时候是睡的最沉的,所以轻微的声响并不会让她醒过来。

  而注射过安眠药的顾燃更加不可能醒过来。

  他俯身轻轻抱起顾燃,随后将她放在病房外早已准备好的轮椅上,为她盖好白布往外走,没有一个人怀疑他。

  在人们的眼里,他是华城医院里的一个神,怎么会做带走病人行杀人之事。

  他轻而易举的将顾燃带出了医院,来到黑暗的地下停车场,他打开车门,半俯下身将顾燃从椅子上抱起放在了车后座上。

  一切安置完毕,他坐上了自己的驾驶坐,带好安全带,缓慢悠然的离开了医院。

  他完全不怕医院的监控,因为这一次他要实施一个更完美的计划,会让他成为人类历史史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他已经想好了后路,也明白医院不是他最后的归宿。

  顾思澜正坐在办公桌前抓耳挠腮的思考案件,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但又找不到别的出口。

  突然他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打开了手机软件,只见软件上一个绿色圆点正在驶离医院的范围,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不好的预感一下子涌了上来。

  他之前送顾燃的项链里装了一个微小的定位系统,这件事他也告知顾燃,顾燃为了让顾思澜安心也接受了这份礼物。

  他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用到它,没想到如今却派上了用场。

  以顾燃现在的情况她一个人不可能离开医院,难道……

  顾思澜来不及想,就抓起桌上的汽车钥匙往门外跑,王景喊他:“顾思澜你干嘛去!”

  “……”顾思澜此刻满脑子都是顾燃,根本来不及回答,就坐上车子,一踩油门狂飙而去。

  王景叹了口气:“这么着急,难不成是老婆要生了?不可能啊!才五个月,怎么可能生孩子!”

  顾思澜看着车子上那个绿点,拼了命的追。

  “顾燃,我不会让你有任何事的!”顾思澜一边猛踩油门一边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