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烈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光破晓,待顾燃睁开眼,已是下一日的午后,清澈的阳光透过玻璃斜打在她的身上,微暖的风吹起白色的窗帘,悄无声息的来到他们身边给予足够的温暖。

  苦涩的泪水不自觉的从她的眼角滑落,留下一道长长的泪痕。

  半身的麻醉还未退去,她笨拙的动了动上半身,用尽了力气才让自己侧身,一侧过来正巧对上顾思澜的睡颜,他太累了,眼下乌黑未退,握着她的手靠在枕旁睡着了。

  顾燃咬牙将泪水吞落,她用手指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她怕吵醒顾思澜,她没抽出被顾思澜紧握的右手,而是将自己的左手覆在顾思澜的额头,随之轻轻落在他紧皱的眉宇间。

  眼前这个人是个傻瓜呢?

  明明知道没有结果的感情,为什么要飞蛾扑火?

  “傻瓜……”顾燃轻喃一声。

  顾思澜像是听到了顾燃的话,动了动,顾燃立刻闭上眼佯装睡着。

  顾思澜随之大梦初醒般乍醒,他握拳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随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用力睁开自己的眼睛,他望着眼前睡着的顾燃,轻轻松开手,将她的手放进被窝里,抓起被子轻轻盖在她的身上。

  澄明的阳光洒在顾思澜高大的身上,他的侧脸被照的微微发亮,俊朗帅气的身影掩盖不了他浑身的疲惫。

  也许顾思澜的身影好看极了,所以那个来换药的小护士呆呆站在病房门口很久,一点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警察的警觉让他发现门口处投来的视线,他转身看到那个脸微红的小护士笑了笑,轻声问道:“来换药吗?”

  “嗯。”小护士腼腆的点点头。

  “那我出去。”顾思澜自觉的说了一声,随后走出了病房。

  小护士端着瓶瓶罐罐来到顾燃的身旁准备帮她换药,顾燃知道顾思澜不在,她也不想再伪装,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小护士看到顾燃醒来,虽然有些惊讶,依旧保持很好的态度说道:“我帮你换药。”

  顾燃应了一声,由于下半身的麻醉还没过去,换药时一点点痛觉她都感受不到。

  换好药,小护士离开了病房。

  此刻一个人的病房安静极了,热风依旧在吹白纱窗帘,可是现在的她身上一点也感觉不到温暖,冰冷刺骨的寒冷将她整个人冰封。

  温暖如春的华城给不了她一点点的温暖,她像是被冰封了几千年的人蛹。

  她一把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强撑着身子艰难的挪动,双腿打着颤,没走两步她就支撑不住跪在冰冷的地面上。

  她强撑自己一点一点朝前走,她想要离开这个令人绝望的地方。

  如今的她什么都没有了,妈妈没了,爱人没人,孩子也没了。

  她以为只要能远离徐佑文逃的远远的,自己就能开始新的生活,她可以很平凡很普通,可以如一般的女人那般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过着粗茶淡饭却烟火气满满的幸福生活。

  如今看来,她错了,上天并没有打算放过她。

  残破凋零才是属于她的生活。

  她如一只从高空坠落在地摔得粉碎的玻璃杯。

  支离破碎怎么也拼不回去了。

  通往天台的路并不难走,路上碰到的小护士看她一个人微微颤颤还问需不需要帮忙,她摆了摆手,护士还友好的扶着她走到了电梯里。

  按了最高一层的按钮,按钮的绿色灯光亮了起来,她一路都没有说话,洗的泛白又宽大的病号服将她整个人衬得更小了。

  在这漫长的等待时间里,电梯狭小空间里的人渐渐变少,到后来就只剩她一个人。

  最高有十八层,这点等待的时间好像耗光了她所有的希冀。

  身体的麻醉渐渐退去,随之而来的是折磨人的痛感。

  但是她却喜欢这种真实的痛感。

  只要还能感受到痛,她就依旧还活着。

  她一点点往天台走,穿过黑暗,迎来了耀眼的阳光。

  阳光直直的照在她的身上,微风吹动她的长发,鬓边长发在微微飘动,浓密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阳光缀在她的双眸里,许久未有光的眼眸似乎在这一刻亮了。

  她缓缓走到边缘,居高临下的俯瞰一切。

  这个城市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磅礴巨大,而她是如此渺小。

  天空突然飘来一块巨大的云,它一下子遮住了所有的光,世界一片阴暗,她笼罩在黑暗之中看不到一点点光亮。

  风是热的,可是她好冷。

  她脱下鞋站在高楼边缘。

  是不是只要从这里一跃而下,所有的苦和痛就都会消失呢?

  是不是一切就都能重新开始?

  顾思澜从缴费站回到病房,却看不到顾燃的任何踪影,白茫茫的病房空空荡荡,冰冰凉凉。

  他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他好慌,好害怕。

  就像是有个人把他的心狠狠攥紧似的,让他痛的颤抖。

  一阵阵心悸将他淹没,让他沉溺在深海里掠夺他的呼吸。

  她要是发生什么事,自己会怎么样?

  漫长且刺耳的忙音响过。

  他得到的唯一答案是,自己无法一个人活下去。

  天尽头,本就一无所有。

  只是遇到了她。

  才让他觉得这个世界有了特别的意义。

  “阿燃!阿燃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顾思澜一把推开病房的门冲了出去。

  他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医院的监控室,态度恶劣强硬的想要看不久前的监控录像。

  监控室的保安一看这冲进来的人十分疯狂且态度恶劣,也不想听他说一句话就想把顾思澜推出门去,顾思澜猛然挣脱开那两个推他出门的保安,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掏出了证件在他们面前亮了亮。

  确认无误后,那两个保安有些惧怕的松开手。

  “快!快调半小时前的监控录像给我看!”顾思澜暴吼一声,额头青筋突起。

  那两个保安抖了三抖,急忙哆哆嗦嗦打开了监控,将监控视频拖到半小时前,顾思澜睁大眼睛紧紧盯着监控视频。

  “给我调两倍速!!快!!”顾思澜狂吼一声,操作的保安急忙调速。



  在急速运转的视频里顾思澜看到了顾燃拖着自己疲累颤抖的身体一点点离开了病房来到了电梯上,电梯运转,上面闪亮的数字在跳动。

  “16,17,18……”

  顾思澜知道18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他想也没想就冲出了监控室拼了命的往18楼狂奔。

  他身体素质好,他连等电梯的一点点时间都不想浪费,徒步就往最高层天台跑。

  他害怕这错过的一点点时间会让他失去整个世界。

  她于他而言是难以拥有又无法放手的梦。

  即使她没有一点点爱自己,他都无所谓。

  就像是荒野中熊熊燃烧的怒火,在眨眼的时间就能将荒野上的野草吞噬干净。

  顾燃要是没了,他的心也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