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车厢里的“暧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车厢内四周全是粉色铺垫,厚厚的粉色地毯,粉色坐垫,粉色帘子……几乎全由粉色构成。车厢内空气中还夹杂着淡淡的清香。

  在这有限的粉色空间里,正襟危坐的李夏望着四仰八叉躺着的铁二小姐咽了下口水道:“小姐你这样躺着不合适吧,我还是下去吧。”

  铁二小姐不屑道,“李夏你又不是不认识本小姐,本小姐可一向这样。”

  说罢马上起身凑近李夏道:“李夏你可是第一个坐本小姐专属马车的异性,连我大哥和父亲都没坐过呢,是不是感觉特别的荣幸。”

  望着铁二小姐近在咫尺的俏丽脸庞,鼻尖还能感受到其吐出的淡淡的芬芳,饶是心境如铁的李夏也不经面色一红。

  铁二小姐感觉到李夏脸色的变化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太过轻浮,面色一红往后一仰假装拨弄自己的头发以掩饰内心的慌乱。

  而后故意正色到:“李夏,还是跟你说正事吧,我们铁氏书院只培养十五岁以下的嫡系血脉和旁系天才子弟,你是近百年来第一个外姓子弟,所以你进学院一定会受很多非议和刁难。

  虽然是只培养十五岁以下子弟,但一般家族嫡系子弟至少5岁以上才会去学院学习,因为进入学院前必须到要会基本的识文断字。

  而书院只分天地人三院,一般最开始进入学院学习的人都是从人院最基础的地方学起。

  而有些年龄大点的天才子弟进入学院较晚他们往往也会通过直接考核进入地院。因为人院只是打基础的地方,自认为基础扎实实力不错的子弟便不会在人院浪费时间。

  从天院学成后才可以顺利从学院毕业,或者年龄达到30岁还没毕业者也会被学院剔除因为实在没有培养必要。”

  铁二小姐接着崇拜的说道,“我大哥可是在前年年仅18岁就毕业了,现在就在外担任铁血军的高级将领。而本小姐更是在去年就进入了天院。”

  李夏奇怪问道:“那大小姐呢,怎么都没见你提起过她。”铁二小姐黯然神伤道:“大姐啊,在我6岁那年她就被云雨观大长老收为弟子并一直在观中潜心修行,而我和我哥明显资质不够只能修行我们铁血氏武技。”

  李夏心里微微一叹,确实,修仙必须要感应到灵气并吸收才能修仙。如果资质不好连灵气都感应不到,就算再怎么聪慧资源再多也是无用,因为感应不到灵气连修仙的门槛都踏入不了,所以修仙之人都是万中挑一。

  修武就对资质没多大要求,但也需要财雄势大才能负担的起炼体需求,并且还需要很大的悟性。

  修武修仙最大区别就在于寿命上,修武炼体每一等级虽然和修仙每一等级实力相近,但修武每一级只提高几十年到百年寿命而修修到了后期确有几千年寿命。在漫长的寿命下修仙反而更容易长生。

  而武道后期在不足千年寿元下能达到武碎虚空境界的少之又少几乎每个都是逆天妖孽般存在。

  李大小姐认真的盯着李夏又道:李夏凭你的聪明和身手一定能创造奇迹考入天院对吧,我可是在天院等你呀!可别让我失望。”

  说着说着二小姐扭捏道,“如果你我不在一个院里我会很失落的,你知道吗?虽然本小姐没有修仙资质但在武道修炼的天赋上比我哥还高。

  不然我也不会在去年就进入天院,老师也夸我是铁血氏骄傲,可我为了每天能见你经常三天二头不来学院学习呢。你一定要进入天院这样我才可以天天见到你。”

  说到最后天不怕地不怕的李二小姐满脸通红略带羞涩的凝视着李夏,一颗芳心紧张的彭彭直跳。我是在表白吗?怎么说出那么直白的话!好羞啊。

  李夏心中微叹,看来经过长期相处铁二小姐对自己真是情根深种,不然也不会说出那番话。看来二小姐也看出了自己些许实力,虽然自己实力远不止于此。

  面对夏小姐的期许,李夏道:我会努力的”在心里确打定主意隐藏实力不去天院,免得铁二小姐天天纠缠于他。

  确听铁二小姐继续说:“其实我让你去天院不单单有自己的私心,如果你进天院的话,铁血氏里很多资源都会任你支配,在资源的开放的程度上也远不是人地两院所能比拟的。”

  随后含情脉脉的说到:“其实我也知道你如此实力肯定很缺资源,不然你也不会经常带我去打灵兽。我生活在铁血家那些个灵兽如何珍贵我岂会不知。”

  李夏神色尴尬刚要开口解释就见一只芊芊玉手堵在了唇边,“不用解释,我就是喜欢,就是喜欢被你骗,因为每一次我都能尝到你的手艺,那时的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李夏听了铁二小姐这番话,心里莫名的感动起来,原来她一直都知道。虽然我对她并无恶意,可终归是利用了她。

  面对满脸通红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的铁二小姐,李夏的情感终于产生了些许波澜,对于铁二小姐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好感。

  只见李夏伸出双手轻抚着近在咫尺铁二小姐那张娇艳的的俏脸,铁二小姐被这一动作惊到意识到什么,突然幸福的闭上眼,薄薄的朱唇轻启似乎等待着什么。

  车厢里突然安静下来只听咚咚咚的心跳声,可随后铁二小姐便感觉脸庞一轻,只听李夏一声叹息郑重道:“二小姐,我答应你,一定会考入天院不让你失望的。”

  铁二小姐听到这番话睁开了眼羞怒的直跺脚:谁要对你失望,我才不稀罕你呢。说完这句车厢里相对无言,只有外面呼呼的风声代表着马车是在以极快的速度往学院方向行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