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来自天院的考核(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铁血青城,此时真被惊到了。原本只觉得凭借李夏的力量,只能在玉碑上留下浅浅拳印。

  然后看在自己侄女铁血无情的面子上借机让这小子通过考核。实在想不到这石碑居然被李夏打碎了。

  随后又想起,不对,李夏怎么可能打碎,当初得到这块玉碑的时候,身为武师高阶的自己只能在玉碑上留下深深的拳印。

  就因为这玉碑不凡和自动恢复能力才把它用来当做天院考核的试金石。

  难道是玉碑经过常年考核内部已经接近崩溃边缘,在这李夏机缘巧合下通过最后一击打碎了玉碑。

  越想越对的铁血青城,暗叹李夏逆天的运气。不对是气运才对,难道李夏被上天眷顾有极大的气运加身。

  不怪乎铁血青城这样想,气运之说虚无缥缈又真实存在。

  夏国皇室就被传闻有强大的气运护持,所以才能凭借微弱实力统治大夏大片领土并越发繁荣昌盛。

  铁血青城又想到,李夏天生神力惊人,不,简直是神力惊神,身为普通孩童的李夏力气就堪比经历多年武道修炼的先天高手。

  而其运气居然也好到逆天,不然多年考核的玉碑,怎么早不碎晚不碎,偏偏就被实力微弱的李夏轰碎了。这简直是上天眷顾有极大气运的天选之子。

  随着铁血青城内心的变化对李夏的态度也随之变化起来:“李公子,果然实力了得,估计连武尊境全力一击都难以打碎的玉碑都被李公子一击而毁”。

  李夏听了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暗想,完了实力暴露了,会不会把我当成个怪物。

  我就说这玉碑怎的如此坚固,还要调动体内鸿蒙真气才能打碎,话说鸿蒙真气经过转化的威力确实比一般武尊境初期的威力要强的多。

  就在李夏暗暗懊悔之际,又见铁血青城道:“不过话说回来,李公子真是有大气运之人,玉碑已在学院屹立多年。

  偏偏其早不碎晚不碎,确在李公子考核之时,轻轻一拳就轰成碎片。可见李公子乃是上天眷顾有着大气运之人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随后和颜悦色说到:“话不多说,我们现在就进行最后一项考核,只要通过你就会成为我们学院数百年来年龄最小的天院弟子”。

  言罢,心里暗道,这李夏天生异禀又有气运加身,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等下不管这小子通不通过考核,都把这小子破例收入天院好好栽培。

  边说边走,不一会铁血青城就带着李夏和铁血无情来到了最后的考核地,丁字实战室。

  铁血青城介绍道:“我们学院最后项考核其实就是实战,人院打基础,地院是在这基础上修炼功法和武技,而天院则是修炼我们铁血氏核心功法铁血诀和铁血氏最顶级武技之地。

  而要修炼这些顶级功法武技恰恰要要有一定修为和精深武技为基础。而实战才是检验这些的试金石。”

  随后得意道,甲乙丙丁四个实战室是天院练习实战之地,甲乙丙其对应等级分别是先天后中初期,丁是最弱也是入门考的门槛代表后天巅峰修为。

  所以在我们天院可是人才济济最弱也有后天巅峰修为。随后指了指练功室面目狰狞似狼非狼似人非人二脚站立身高一丈有余的机关兽。

  提醒道:“李夏你可要小心了,这只机关兽别看他体型笨重速度可不慢,胸前利爪更可轻易撕碎普通玄甲。

  如果不敌马上开口认输,老夫会及时相救,老夫夜不奢望你能打败它,只要在它面前撑过一柱香时间就算过关”。

  而在旁的铁二小姐脸色白,俏目中隐含忧色,拉着李夏的双手紧张的叮嘱道:“李夏,这不同于前二次考核,这次一个应对不当就有生命之忧,如果真的有危险就马上放弃不用搏命,”。

  随后,铁二小姐面含羞涩声若蚊蝇的继续道:“其实对我来说进不进天院都不重要,重要得是你。”

  李夏听后轻抚了下铁二小姐的秀发道“放心”,随后便踏步朝机关兽走去。

  旁边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的铁血青城心里连连感叹,这妮子看来是心系李夏啊。

  机关兽眼见来人,便慢慢眼露红光,只见其一声惊天吼叫后速度如风瞬间就到李夏身前。

  二只利爪左右挥舞只见二道银光一闪就对李夏脑袋划了过去,李夏暗惊其速度,同时也打定注意要隐藏自己的实力。

  上次可以说是运气,这次如果再有逆天表现,哪怕铁血青城再蠢也会察觉到自己的不正常,李夏心里暗想。

  同时身体左闪右避堪堪避开道道攻击,有几次利爪都几乎擦着李夏的身体而过。

  李夏为了表演逼真,甚至用真气逼出一身冷汗。看的铁二小姐紧张的俏脸发白咬紧下唇,几次欲言又止。

  而一旁的铁血青城也紧张的注视着李夏准备随时救援,他可不希望好不容易发现的天才就此重伤甚至陨落。

  可随着时间推移,李夏在十数次惊险下确偏偏毫发无损。

  铁血青城只道李夏运气逆天,也越发坚信李夏乃是有着大气运的天选之子。

  很快一柱香过去了,几无还手之力的李夏在铁血青城看来也算勉强通过了考核。

  原本打算放水的铁血青城暗叹李夏的不凡,同时宣布李夏正式成为天院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