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酒 楼 “春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对一桌“美味”,为了面子的李夏,装做及其喜欢这些吃食,每吃一样还不忘夸赞几句。

  而铁血无情也是大朵快颐,吃的津津有味,连赞李夏有品位。

  铁血柔情和铁血天夏二女则是淑女式的勉强吃几口,同时暗暗佩服铁血无情,为了情郎居然这么能装。

  还暗中抱怨李夏独特的口味。

  确不知道铁二小姐起初也觉得这些食材卖相不好,感觉及其难吃。但吃进嘴里确如李夏赞美般的滋味,越吃越好吃。

  心里暗暗夸赞,李夏连吃都能吃出境界,果然无所不能。越想越觉李夏不凡。

  这时的铁二小姐又神思天外去了。

  还好就独独这百年琼浆到如其名,果然不愧为百年陈酿,入口即化极其爽口。

  李夏边喝边心里赞道。

  二女对食材不感兴趣下,也如李夏般频频举杯饮酒。

  就这样,在一番推杯换盏下,三女和李夏慢慢有了浓浓的醉意。

  只见坐在李夏身旁,满脸通红的铁二小姐,醉眼朦胧的望着李夏。

  打了个酒嗝,断断续续道“李夏,额,”你好帅啊,你知道吗?我好喜欢你哦”。

  说完娇躯便软软的倒在李夏怀里。有着深深醉意的李夏难得的没有推开而是继续饮酒。

  喝着,喝着,只见对面身着短裙的铁血柔情,也带着醉意一步三摇走到李夏身边。

  然后就这样一只胳膊搂着李夏脖子一只玉手握着小酒壶,整个身子紧贴李夏。小嘴还模糊道:“喝,喝,在陪本小姐喝一口……。”

  不一会,只听咣当一声。铁血柔情手里酒壶落地。

  只见其俏目紧闭,双手侧搂李夏,头枕着李夏肩头就这样呼呼大睡起来。

  对面的铁血天夏也已喝的满脸通红,只见其醉眼模糊的看着这一幕。

  喃喃道:“好你个李夏,趁着,趁着,情儿睡着,你居然,居然和柔情抱上了………”

  随后也醉卧在酒桌上。

  而李夏对这些都自若枉然,一手撑着侧脸,一手频频举杯饮酒。不一会慢慢眼露迷茫,就这样睡着了。

  也不怪李夏如此,这可是他重生后第一次喝酒。

  只见包间里,铁血无情披头散发躺在李夏怀里,铁血柔情则侧搂着李夏与李夏贴脸而眠。

  对面的铁血天夏不知何时,枕着李夏胳膊趴桌而眠,随着众人的沉睡,雅间里好一副春色无边。

  随着日落黄昏,李夏睡梦中感觉手臂被软软的东西压着,一阵酸麻。

  李夏下意识的抽动了下手臂,

  感觉自己胸部传来一阵酥麻的的铁血天夏,经不自禁发出“嘤”的一声。

  这一声让耳听百米蚊声的李夏瞬间清醒。一脸迷茫的望着搂着自己的铁血柔情,又望向躺在怀里的铁血无情还有枕着自己手臂睡觉的铁血天夏,心里好不尴尬。

  暗道:完了,自己喝断片了。这是什么情况,边想边缓缓抽出自己手臂。

  感受到胸部阵阵酥麻的铁血天夏瞬间清醒。

  看着鼓鼓胸部下压着的小手“啊”的一声瞬间叫出,随即起身给了李夏一个巴掌。

  还气道:“好你个李夏,居然趁我睡着占我便宜。”

  脸上一只红印的李夏,望向铁血天夏一脸茫然。

  听到吵闹的天血无情和铁血柔情也相继清醒了过来。

  铁血柔情醒后,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赶紧抽回了搂着李夏的芊芊玉手,满脸羞红的迅速坐回对面,倒是没对李夏说什么。

  而铁血无情则是缓缓坐起不紧不慢的理了理凌乱的秀发。

  还满脸醋意的望着铁血柔情气愤道:“表姐,你,你,我睡着后你是不是一直搂着李夏。你是不是喜欢他,喜欢就直说啊。”

  随后酸酸道:“怎么现在又不搂了,你俩继续啊!”

  铁血柔情嗤笑道:“我这不是醉了吗?哪里知道怎么回事”。

  又对铁血天夏道:“李夏可不是这种人,这不是有什么误会吧”。

  李夏莫名的看着三女暗叹,女人啊,都是胸大无脑,当然铁血无情除外,她无脑的同时好像胸也不大。

  边感慨,边无奈解释道:“我是喝醉了,可我怎么隐隐感觉是你们主动靠过来的。”

  随后对铁血无情解释道:“你躺我怀里是你主动的,我记得我只是喝酒可从没碰你。”

  铁血无情深情道:“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就算你对我怎么样,我又不会介意。”

  李夏听后暗暗摇头,随后对着铁血柔情说:“柔情学姐,我可一直在原位,是你跑过来的,可别怪我”。

  铁血柔情也大方的魅笑道:“小学弟,姐姐我估计是喝醉了搂着你,你不怪姐姐就好了。姐姐怎么舍得怪你啊!”

  知道这是自己表姐的玩笑话,可听的一旁的铁血无情心里还是一阵烦躁。

  最头疼的还是铁血天夏,平时看似轻浮玩笑,实则是三女中最保守的一个。不然也不会打自己一个巴掌,李夏摸着现在还火辣辣的脸暗暗想到。

  随后看着铁血天夏,认真道:“夏学姐,我李夏为人你不了解但铁二小姐知道,在下绝不是那类轻浮之人”。

  铁血无情也忙解释:“对啊堂姐,李夏跟我相处甚久,他的为人我岂会不知,如果他是那类人,本小姐如何看的上他”。

  铁血天夏半信半疑,情儿话确实可信,可他的手。

  李夏随后解释道:“夏学姐,你想想,是不是你枕着我手臂睡觉的,那么长时间应该有感觉的。如果是我对你不轨,我手臂怎么会被你身子压的死死的。”

  铁血天夏一听此言,感觉有理,好像睡觉的时候隐隐感觉自己枕了个小枕头。

  又想到大家喝酒都喝醉了,把喝醉酒的李夏放在酒桌上的手当成枕头,他自己也未必知情。

  越想越觉得误会的铁血天夏,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对李夏道:“好了,好了,学姐我不怪你了”。

  听到这,李夏暗暗松了口气。

  铁血无情突然道:“糟了,已经很晚了,下午学院的课程已经结束了。”

  三女一男这才意识到已是黄昏,于是都纷纷启程归家。

  在夕阳映照下,三女一男的背影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