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骑 场 显 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一片欢笑声中,骑射考核渐渐拉开了序幕。

  夏国初建之时,铁血氏为了守卫西部疆域经常和西域各国来年征战。

  而西域各国多以骑兵奔袭为主,来无影去无踪。

  渐渐的双方交战都以骑兵来回奔袭为主,而作为骑兵常用战术之一的骑射在作战中的作用也是越来越大。

  因此骑射也自然而然成为了学院重要得考核项目。

  当然身为精英的天院考核的并不是简简单单的骑射。

  天院考核骑射的马,是准灵兽汗血战马。其全身似马,一遇危险全身通红宛若流血,能在短时间内爆发几倍速度。

  但其脾气火爆极难被驯服,单单骑就是一般学员无法驾驭得。

  而射则更难,要在骑的基础上,拉动最少需数百斤力气才能拉动跤弓。

  还要在战马发狂高速奔跑中,射中空中固定路线上来回快速飞行的机关鸟。

  经过一番简单的规则介绍后,学员们便纷纷上场进行骑射考核。

  只见有不少学员因为实力问题勉强上马,确在汗血战马的颠簸下连弓都拿不稳,更遑论射箭。

  气的一旁的李教习吹胡子瞪眼骂骂咧咧,直喊“废物”。

  气愤之时还不断扬起马鞭抽向表现不佳的学员。

  李夏心里暗叹,李教习果然耿直,抽的可大多是铁血氏嫡系子弟,免不了这些人会暗恨于他。

  偶有优秀子弟也只是数箭才勉强射中空中机关鸟,但由于力道问题,确并未对其造成伤害。

  而天血无情虽然只进入天院一年有余,但其表现也是不错,几箭之下居然能射下一只高速飞行的机关鸟。

  当然表现最为优秀的当属15岁的铁血雄鹰。

  在汗血战马颠簸之下连续几箭之下居然能射下好几只机关鸟,连一旁要求严厉的李教习夜也对其暗暗点头。

  当轮到李夏上场时,顿时传来铁血飞鹰的讥笑声:“李夏,你还是别上场丢人了呆会从马上摔下来可是丢人的紧”。

  李夏含笑回道:“我摔不摔下来不知道,只知道某人在马上一阵搭弓确是连弓都啦不开最后还是摔了个狗吃屎。”

  这时,铁血雄鹰拦住满脸通红,想要反驳的铁血飞鹰道:“小弟别跟他一般见识”。

  随后对李夏轻蔑道:“毛头小儿就会呈口舌之利,呆会你还要不堪。”

  李夏反驳道,“是吗,我看这些机关鸟也平常的很,就你这水平也就勉强射下几只白瞎了你这么大年龄。”

  铁血飞鹰见李夏如此看不起他大哥,忍不住出口到反驳道:“就你这水平还敢说我大哥,你要比我大哥还厉害我就把这箭给吞了。”说着还不忘摇了摇手里的箭。

  李夏道了句“一言为定”。

  就来到喷着热气,嘴里还不断嘶叫的铁血战马之前。

  只见李夏寒芒一闪,身体瞬间发出淡淡威压,感受到李夏强绝修为的铁血战马突然安静了下来。

  李夏暗道其果然有灵性下就翻身上了马,铁血战马感觉身上之人可怕威压后也不在颠簸就这样安静的站着。

  李夏也不客气,连瞄准都懒得不瞄准,就这样撘弓连射。

  只听空中传来轰轰巨响,一只只机关鸟在强大的力道下就这样被李夏纷纷射碎。

  学员们不时传出一阵阵倒吸声,连自觉李夏不凡的铁血无情望向李夏时也是一阵吃惊。

  旁边李教习愣愣的回过神来,想起李夏弯弓射箭的一幕,自觉自己是绝无实力轻松做到。

  于是向李夏一拜道:“小子你简直是箭道奇才,我的箭术都远不如你,以后我会多多向你请教的”。

  听到这话,李夏赶忙道:“李师岂敢,是学生运气”。

  看着如此谦逊的李夏,李教习越看越满意。

  望着这一幕的铁血雄鹰脸色铁青,怎么也想不到李夏确有如此实力,虽然只是骑射但表现如此惊人实力又岂会差。看来中午的决斗胜负难料。

  正想着,突听李夏挑笑道:“飞鹰师兄,是否遵守承诺把你手中的铁箭吃了”。

  这时最爱热闹的铁血柔情难得帮腔起哄道:“是啊,飞鹰,可别说话不算话哦。你的话大家之前可都听得一清二楚是个男人就兑现承诺,大家说是不是呀”。

  四周传来一片附和声,铁血飞鹰听了李夏的调笑和四周不断催促的言语声,脸青一阵白一阵最后居然众目睽睽下晕了过去。

  铁血柔情还不忘踢了踢躺在地下的铁血飞鹰。

  嘴里嘀咕道:“这家伙也不知道是真晕还是假晕。”就见地上的铁血飞鹰脸色渐红。

  随后崇拜的望向李夏:“李弟弟想不到你这么厉害,我可真有点喜欢你了”。

  说完就准备抱向李夏。

  一旁花痴般一直望着李夏的铁血无情感觉不对。见势连忙把李夏拉到自己身后,还一脸警惕的望着铁血柔情。

  铁血柔情尴尬道直道:“误会,误会”。心里确道,自己见了李夏怎么又控制不住心里的激动。

  李夏心里也越来越纠结,两个女人都带情,难道自己这一生注定与情字有缘。

  随着风波渐熄,这场骑射课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

  随着一场骑射的显威,李夏的实力终于在众目睽睽下得到了大家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