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来 自 老 师 的 爱 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见铁血南烟盘膝端坐在学堂上,拍了拍手,一个个俏丽侍女捧着古琴,鱼贯而入。

  而后,每名侍女都把古琴,放在每位学员的书桌上,便缓缓退下。

  铁血南烟道:“琴乃技艺之首,一般的世俗琴艺,只是供人享乐,而琴艺练到精深之处,确有神鬼莫测之能。

  我铁血氏先祖,曾凭琴音激励将士,让其实力倍增。

  更传闻,先祖琴艺到达巅峰之境,其音能控人,音波亦能杀敌,曾仅用琴音一曲灭城。”

  随后妩媚道:“当然琴音还可表达悲切之念,相思之意,甚至还能表达爱慕之情,让人感同身受。”

  随后,铁血南烟随意拨弄琴弦,只见琴音缭绕,优美动听的琴音下,透出些许浓浓意境。

  在琴音拨弄下的李夏,宛若身临其境般,想起前尘往事。

  一旁的铁血无情,则眼露迷离之色,脸色在琴音下渐起红晕。

  一瞬间,学堂内只闻琴音不闻它声。

  每一位学员都表情各异,有迷茫,有追忆,有高兴,有羞涩………但无一例外都陷入琴音无法自拔。

  李夏虽然因为琴音,陷入浓浓思绪。

  但他也是唯一个清醒之人,内心惊叹于,铁血南烟的琴音可怕。

  这要是对敌,就这会愣神之际,已是生死之间。

  更何况琴音缭绕下,尽无一人清醒。

  铁血南烟边拨弄琴声,边扫向学堂,确见唯独李夏一人眼神清澈见底,居然毫无影响。

  惊奇之下,更是美目更是泛起涟涟异彩。

  暗想,不是境界高就是琴艺不下于我,显然不是前者,难道其真是旷世奇才。

  叹息自恋道,想我铁血南烟貌美如花,琴艺双绝,可确难遇良配。

  这小子年龄虽小,确是旷世奇才也勉强配我。

  只听一曲而终,对李夏心生爱慕的铁血南烟,有意试探李夏琴艺缓缓道:“李夏,你上来弹奏一曲。”

  李夏指了指自己一脸不确定道:“南师你确定叫我,我可是对音律一窍不通。”

  铁血南烟巧笑道:“李夏你就别谦虚了,刚才琴音下就你没受影响,想必也是精通琴艺之人,想你如此天才也是应该”。

  学员们听后对李夏更是崇拜,居然连琴这种偏门之技都精通。

  李夏自己也想在不暴露自己真实实力下,出出风头,受受众人仰慕,奈何确实不会,又不想丢人。

  可在连连推托下,哪想打定主意听李夏情艺的铁血南烟,既当众将李夏直接拉扯上台。

  李夏这时只能硬着头皮席地而坐,东摸西摸后在众人的期许下拨弄起古琴。

  只听叮,咣,当,刺耳的琴声不绝于耳。

  而李夏身听到琴音,自我感觉良好的他,不经飘飘然,越弹越起劲。

  众学员面对扰扰的刺耳声,纷纷掩耳。

  为不打击李夏装做侧耳倾听的铁血无情,面对刺耳声,也是强行忍耐。

  不过其秀眉紧皱确暴露了她真实的想法。

  连开始时,笑脸盈盈看着李夏的铁血南烟也是变色。

  心里不经想到,难道是我估计错了,李夏他实际音律一窍不通,

  随后又想到,他无名师指导,确已是世间少有之才。

  只要自己倾囊相授,不出时日必会不弱与我,到时于他琴音相伴,相忘于江湖岂不更美。

  想到此情此景,铁血南烟忍不住上前教导李夏琴艺。

  只见其从后面紧贴李夏,口吐芬芳道:“李夏应该这样弹”。

  随后芊芊玉手抓着李夏的手便指导起来。

  感觉后背一阵温软,李夏顿时面红耳赤。

  而底下学员们见此,纷纷流露出奇怪的眼神。

  而一些女学员,则是露出恨恨之色,暗恨连铁血南烟面对如此天才也不能免俗。

  特别是铁血无情恨的银牙紧咬,忍不住叫道:“小姑你怎么可以这样。”

  铁血南烟只是笑笑道:“李夏有如此天赋,我当然要细心教导。”

  说得铁血无情无言以对,同时也恨上了大胆无忌的铁血南烟。

  一边的铁血南烟,更是“细心”教导起李夏来。弄得尴尬的李夏在亲密的身体接触下,反而无法静下心来。

  就这样琴艺课,在铁血南烟边教导李夏,边教学下,不知不觉间结束了。

  今天的课让铁血无情危机感更重,再返程时不断对李夏耳提面授,让其少近女色,更要提防铁血南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