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令 牌 之 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士兵们正准备拿下李夏等人时,淡定的李夏缓缓拿出了出行前铁血无敌给他的令牌。

  霸气道:“这是铁血城主令,我乃铁血城城主府的人谁敢拿我。”

  士兵们一听都吓得面如土色,同时也是惊疑不定起来。

  铁血氏是统治西部地域的氏族,铁血城城主乃是铁血氏的当代家主,也就是西域最高的统治者。

  而这少年居然持有城主的令牌,这简直是难以置信。

  其中一个领头的士兵惊疑之下,也不敢过多得罪。

  只能抱拳道:“大人,稍等片刻,”说完便朝城内策马飞奔而去。

  早已听闻动静从马车出来的黎公子看着李夏霸气的模样,“噗嗤”笑出了声。

  柔柔道:“想不到李公子杀伐果决,哪像某些人都欺压到头上了还顾前顾后。”

  说着便白了一旁的福伯一眼,一旁的福伯只能尴尬一笑。

  随后黎公子又俏皮道:“话说你这令牌不会是唬人的吧。”

  李夏闻言也不大确定道:“我哪知道有没有用,当初府主给我令牌也只是让我去藏宝阁时候用,后来我走的匆忙也就忘了归还。”

  随后胸一挺不确定道:“黎公子放心,这些人也许不敢拿我们怎么样,毕竟我是城主府的人。”

  看出李夏的心虚,黎公子也不点破道:“我相信李公子,他们如果不认你,我们便一起杀出重围,大不了不进这个城了”。

  说着话时不一会功夫,只听轰隆隆声响,从城内飞奔而出数十铁骑。

  只见为首全身银色鳞甲覆盖的将领说了声:“停”。

  这些马儿整齐无声的停在了李夏等人面前。

  李夏赞道:”好一个令行禁止”。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白甲将军到来后,旁边的兵士对着白甲将军耳语了一阵。

  白甲将军听闻后邹了邹眉,对着李夏道:“你就是无故杀我将士,自称是铁血城主府的少年”?

  李夏闻言解释道:“正是在下,不过在下杀他也是事出有因,那名”。

  白甲将军摆了摆手:“不必解释,你说你是铁血城主府的人可有凭证”。

  李夏闻言便把手里的令牌抛给了白甲将军。

  白甲将军仔细端详了一阵后,突然飞身下马跪拜于地。

  朝李夏拱手道:“末将华阳城都尉陈墨参见大人,刚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语音刚落,背后铁骑也是整齐划一的下马大声跪拜道:“参见大人”。

  李夏见此一幕,暗赞道这白甲将军果然不凡,底下铁骑明显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士。

  边想着,边嘴里淡然道:“都起来吧”。

  听闻此言的白甲将军与众将士道了声:“谢大人”,而后便纷纷起身而立。

  见此一幕,黎公子和福伯不惊讶然的望着李夏。

  黎公子更是惊奇道:“李兄,你自称只是府里下人之子,可就连堂堂都尉都得跪拜于你,这可不止下人这么简单吧?”

  李夏尴尬回道:“我哪知道区区一块令牌能有这么大威势。”

  一旁的白甲将军听闻此言忙解释道:“这令牌乃是铁血城主府府主的令牌,持此令牌者便如城主亲临。

  末将要不是曾经跟随府主征战沙场还不认识此令。”

  而后不由得紧张的对李夏恭敬道:“不知大人尊姓大名,为何驾临我小小华阳城,是不是府主大人有什么安排”。

  显然白衣将军以为李夏是代表城主而来,毕竟方圆千里也只有他这个华阳城都尉驻扎于此。

  李夏摆手道:“在下姓李名夏,是城主府的一介仆从而已,将军称呼我李夏即可。

  至于我来华阳城也只是路经此地而已。”

  白甲将军在听闻李夏之名时,微微愣了下神,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李夏神识补抓到白甲将军的神情,疑惑道:“陈将军莫非认识在下”。

  白甲将军连忙辩解道:“大人乃城主府大人物,小人哪能认识大人。”

  随后转移话题讨好道:“大人既然路经此地,那么就去末将府里暂住歇息,也好让末将好好招待大人一番。”

  李夏闻听此言,转头看向黎公子,黎公子冲李夏点了点头。

  于是李夏笑到:“那就有劳将军了”。

  心里确暗中警惕起来,刚刚白甲将军的神情出卖了他,显然他是知道李夏这人。

  可李夏也是想不明白,自己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铁血城。

  地处偏僻的陈将军又如何知道自己,莫非自己天才之名已经传遍西部,摇了摇头便不在多想。

  随后,李夏一行人在白衣将军毕恭毕敬的带领护送下,朝着城内的都尉府缓缓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