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择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凶兽被击开后,一阵头晕目眩脑袋发懵,待回了回神,一双赤瞳轻扫着面前的一群人,静静地一动不动,似在思考着什么,众人被盯得有些发毛。

  平子鹤声音有些发颤,道:“他……干嘛那样看着我们?”

  薛长卿带着丝不屑,“可能在想等下先吃哪个好。”

  南归本来就高度紧绷,听他这样说,瞬时就不淡定了,“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说这种溃散人心的话啊!”

  ……

  不多时盯着众人的那双赤瞳,开始变的愈加嗜血,随着它振翅高飞,一团团火焰从口中喷出,带着灼热的高温直逼众人,一时间,双方打的不可开交,火势恍若一条恶龙,贪婪的红舌在林中肆虐开来,随着凶兽的振翅,燃烧的红叶时不时的被卷入空中,如一场焰雨般,伴着那噼里啪啦木头燃烧的爆裂声,为这场打斗更添一份壮烈澎湃。

  待青元抱着一个包袱赶到时,只看到焰火滔天的林子和激战的人群,心中一阵担忧:怎么回事?公子呢?

  他惊慌的四下打量着寻找桑颜的身影,终于在一颗枝叶燃烧的树前看到了他,只是他一动不动的,不知在干嘛?

  青元不由的蹙眉眯了眯眼,这是在看热闹吗?公子心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看着眼前混乱不堪的场面,又带着对潮白的担忧,于是他快步跑上前去,面对着桑颜道:“公子,到底发生什么了?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看着桑颜一脸痴笑的样子,青元叹了口气,轻轻的道:“公子得罪了。”

  “啪”“啪”……

  随着两声清脆悦耳的巴掌声响起,桑颜吃痛的“啊”了一声,这才回神,捂着脸委屈的看着他,道:“青元?你干嘛打我?”

  “公子……你入魇了……”

  桑颜心情只要开始亢奋,就很容易陷入自己编织的梦魇之中,一般这种情况,要么让他在魇中过足了瘾,自行出魇,要么就这样简单粗暴的人力干扰,使其出魇。

  之前可能是想到就快要接近真相了,所以他不免有些激动。

  桑颜暗想:冷静,冷静,以后日子还长呢,不用这么激动,还是想想等下该以什么身份与他结识……

  他曾想过无数种久别重逢的场面,可当这一幕真的来时,没想到竟是这般不可控制。

  随后面色又微微泛红,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这魇未免也太过真实了些……”

  青元没空顾暇他到底梦了什么,见他清醒了便焦急道:“公子,先别想了,潮白同他们打起来了,再这样下去,非死即伤,况且若是任这火势继续蔓延下去,恐怕山下临近的村民要遭殃了。”

  他不是不想帮忙,实在是灵力低微,况且他所修领域完全派不上用场。

  桑颜看了看四周通天的火光,又看了看那边进入白热化的战斗,眉头紧锁,心里莫名的烦躁,:“哎呀……怎么这么麻烦……”他将手中折扇递与青元,“山上的火你来处理。”

  青元接过折扇点了点头,便离去了,随后又拐了回来,将怀中之物递给了桑颜后,这才离开。

  桑颜缓缓伸出右手,一团金光逐渐显现,愈发强烈,随着那耀眼的金光消散,一个古朴的声埙便悬于掌心之上。

  凶兽已然杀红了眼,若说之前还是一下一下的试探性进攻,那么现在就是不死不休。

  不知是有多久未与穷极类的凶兽过招了,众人皆是疲惫不堪,之前能将他囚在缚妖索内,主要是因为蓝钰做了主力,而如今他有伤在身,这凶兽又嗔怒发狂,注定这场战会进行的十分艰难。

  正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阵幽深悦耳的埙声,声音空灵、苍茫、绵绵不绝。

  众人诧异不已,不由悱恻:都这种时候了,谁还会有心情奏乐?

  待循声望去,只见千丝万缕的金丝银线不急不慢的向他们飞来,随之缠绕在空中正在发狂的凶兽身上,它叫嚣挣扎着,不断的撕咬,可这丝线似是柔韧十足,丝毫不为所动,不多时,被缠住翅膀的凶兽,便从空中摔落下来,地面扬起一阵尘埃。

  曲声不停,越来越近,悠扬顿挫,那曲调如同是从悠久的深谷中传出,仿若能荡涤世间一切的丑陋罪恶,让人闻之不由的平静自己那颗躁动的心。

  待尘埃落定,庞大的凶兽已然被丝线缚的动弹不得,众人也看清了那吹曲之人,正是之前的那个红衣少年。

  桑颜不顾众人迷惑的目光,从容的继续吹着,被缚住的凶兽逐渐安静下来,随后一道耀眼的光线折出,众人不由的遮了遮眼,待光消散,原本缚着凶兽的地方,赫然躺着一个黑衣少年。

  众人惊叹不已,这世间能化人形的邪祟除了鬼便是妖,鬼由生前心中所结怨气而生,妖为山中野物修炼而生,因喜食人心,遂可化其形,可凶兽就是凶兽,哪怕修炼再久,断没有说化人形的可能,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

  南归不由的瞪大了双眼:“仙长仙长,那凶兽化人了!”

  蓝钰:“嗯。”

  又过了一会儿,南归惊恐道:“仙长仙长,那凶兽动了!!”

  蓝钰:“嗯……”

  又一会儿,南归几近崩溃道:“仙长仙长,那凶兽睁眼了!”

  咚……

  一旁的薛长卿听不下去了,一个玉笛敲在他脑袋上:“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

  潮白缓缓起身,众人这才看清他的样子,一双半睁半不睁的眼睛下,像是没休息好般带着一圈乌青,浑身散发着一种阴郁萎靡厌世病态的感觉,就像是经常下雨背光屋檐下的墨苔,总之就是让人浑身不舒服,不想靠近。

  他冷冷的看着众人,“看什么看?还要继续吗?”随后看到了蓝钰,目光忽而阴鸷起来,带着丝狠戾:“你不是挺能打吗?来啊,收了我啊!”

  不等蓝钰作答,桑颜赶紧上前,站在他面前,一本正经道:“妖物!事到如今竟然还敢大言不惭,看我不将你打的跪地求饶!”

  潮白将视线转回他身上,一脸不耐烦的看了看他,心想:搞什么啊?

  随后便觉的自己的手被他拿了起来。

  桑颜拿起潮白的手轻轻的在他自己的脸上一扫而过,就见桑颜啊啊啊大叫的向后倒去,扑倒在蓝钰脚下,气若游丝般道:“这位公子,这凶兽实在生猛,我被打伤了,快带我回云都养伤。”随后还装作无力的抓了抓蓝钰衣服的下摆。

  潮白一脸黑线:要死啊……

  众人也都无语透了,这人怕不是有病吧。

  蓝钰仍然是那副高洁清冷的姿态,他看着桑颜冷语道:“既然你将他收了,就请看管好他,如若不然,我自会帮你清理。”说完便拂袖离去。

  桑颜:“哎,不是,你就这么走了?你还有伤呢?你不趁机跟我要点补偿吗?”

  南归看着自家仙长走了,一头雾水,“这就走了吗?那这凶兽怎么办?”

  见仙长并不理会,无法,南归平子鹤一行人只能先跟着离开了。

  余下众人也皆是不解,那蓝钰说的几个意思?

  这时白清泽弱弱开口,“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的,凶兽若想化为人形,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与人定契灵认灵主,由灵主将其化为人形,只是,一但订了契灵,生死便由不得自己了,只要灵主不死,或者灵主主动结束,不然契灵便一直有效,所以很少会有凶兽愿意定契灵的。”

  薛长卿不屑道:“这还不简单,若是不满意灵主,直接将他杀了不就行了。”

  白清泽摇了摇头:“不可,那样会诛心而亡的。”

  说到这里众人不由的看向潮白,眼神多了丝敬佩,能将自己的命甘愿放在别人的手中,换做自己是绝不可能做到的。

  潮白抱臂冷冷道:“看什么看?我是被逼的。”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