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回“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仙长,据罗盘指示,法器就在这白梦岭没错,可怎么就突然没反应了,难道坏了不成?”南归疑惑不解的摇了摇罗盘。

  平子鹤接过,左右翻看了片刻后,道:“罗盘是完好的,想必怕是那神器又一次隐匿了,毕竟是上古神器,难免有了灵性。”

  蓝钰屏息凝神片刻后,道:“四处找找,应该就在附近。”

  “是。”

  不知为何,自神器现世后,蓝钰觉得自己与那神器是有所感应的。

  神器现世的那夜,他忽而梦中惊醒,似有某种灵介指引着他去往白梦岭,一开始以为是错觉,直到仙主告知那神器现世,并且就在白梦城一带时,他心中隐隐有些忐忑。

  而此时,他依旧能感应到那微乎及微的灵介波动,说明神器还在这山上。

  他环顾四周后,将目光锁及一处密林,虽不知自己为何会与那神器相通,可若想得知结果,就须得先寻到关键。

  随着越发的深入,那灵介气息也越来越强,林中光线却越来越暗,微乎及微的鸟兽虫鸣,都在提醒着蓝钰前方未知的危险。

  他手握芒寒,谨慎的前进着,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深,越来越浓,近乎辨不清方向。

  倏而间,身后传来一声细碎的声响,像是有人不小心踏碎了地上的枯枝败叶,在这万籁俱静的深林中,听起来分外的刺耳。

  不待蓝钰转身,就惊觉落入一人的怀中,随即被温柔的缚住,一阵淡淡的奇异香气随之而来。

  来人语气充满了温柔与宠溺:“无论小鱼怎样游,都不可能游出我这汪洋大海的……”

  那人顿了顿,语气忽而略显悲凉,“你知不知道,你不在,我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我有多绝望……

  你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啃噬着我的骨头,撕扯着我的理智……

  你是我终其一生想要的,你能明白吗?”

  那人紧了紧抱着蓝钰的手臂,仿佛怕一松手,怀中人便消散一般。

  “你听,我这颗心因你来了,才恢复跳动。”

  来者在蓝钰耳边低语着,游丝般温热的呼吸,让蓝钰的耳朵连带他的心都痒痒的。

  若说话者是女人还好,可偏偏来者是个男人,而这一番柔情万千的告白,竟还有些为之动容……

  蓝钰面色微微泛红,略显笨拙的委婉道:“公子,你可能,认错人了……”

  那人身形明显一顿,似难以置信的开口道:“蓝……钰?”随即松开了手。

  蓝钰也是一惊,他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随后疑惑的转身看去。

  这时,原本暗不可窥的密林,此刻被缓缓点亮,无数金色的泛着绿光的萤火,在蓝钰周围逐渐散漫清明起来,星星点点璀璨如幻境一般,激荡心弦。

  待看清来人后,蓝钰有些无措,“怎么是你?”

  桑颜亦十分大惊,道:“我还想问呢,怎么是你啊?我说抱着怎么感觉怪怪的,没有一丝肉感……”

  想到刚才自己被桑颜环抱着,蓝钰面上瞬时又浮上一层红晕。

  桑颜继续絮叨着,带着丝懊恼,“你知道我为了寻这地方和这些萤火,废了多少心思,我不求结果,只求美人一笑,本想着人迹罕至,万无一失的,结果竟是被你破坏了……”

  他欲哭无泪,无奈的抱头哀怨,“你说你大白天的去哪不好,偏跑这深山老林做什么?你可是硬生生的拆散了一段上好的姻缘啊~”

  蓝钰不语,心中莫名的烦躁,转身欲走,却被他拦住了去路。

  “拆了别人的姻缘一句话都没有,就这么走了?你就这么心安理得吗?”

  蓝钰目光冷冷的扫了过去,“你想怎样?”

  桑颜被这一记冷眼瞪的心里咯噔一下,随后双手抱臂,眼神飘忽不定,语气有些发虚的说道:“其实……也很简单……你赔我一个便是,但必须是有财有势貌美如花温柔体贴的,最好是我要什么给什么,成家后,要主动给我纳几房妾室,还不能有怨言。”

  蓝钰听罢眉头微蹙,眼神中似带着鄙夷,随后不耐烦的绕开了他。

  桑颜见状,再次挡在他身前,“若是你觉得要求太高,我可以降一点的,只要是女的,可以供我吃穿的就行。”

  蓝钰看也不看再次绕开离去。

  “实在不行,男的我也不介意,只要给口吃的就行,不然我真怕我会饿死啊!”

  任凭他如何叫喊,蓝钰是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直到看不见他,桑颜才背靠着树身,长呼一口气,“可算是走了。”

  这时青元小心翼翼的探头,轻声道:“公子,蓝公子走了吗?”

  “嗯,潮白怎么样了,醒了吗?”

  桑颜说着,边向青元身后走去。

  “他无大碍,只是不知为何,晴天白日忽而落下一道青雷紫电,将他劈晕了过去。”随后青元将折扇双手奉上,恭敬道:“不过,还好公子来的及时,不然怕是这神器的气息就要压不住了。”

  之前因为要让青元去覆灭火势,故打开了扇身的一点封印,可这上古神力实在强悍,竟仅凭那一丝缺口,欲破碎整个封印而出,在客栈喝酒时,桑颜察觉不妙,便迅速赶来,还好在蓝钰发现之前,重新封上了印结。

  桑颜接过折扇,随意的看了下躺在地上如同焦炭般昏迷不醒的潮白,轻笑着说:“我说今日他何故急切的支开你,原来是还在打这神器的主意。”

  随后走到他身旁,挽袖蹲下,用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道:“我早就在扇身加了神印,谁都不妨,偏就劈你,气不气啊?”

  潮白身形一震,见装不下去了,随后唰的一下坐了起来,“你有病吧!?你那破玩意谁稀罕,我只是看它要突破印结了,才拿过来想试着将其补上。”

  “哦~那就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错怪你咯?”

  潮白似有些心虚的将头撇向一边,“当……当然……”

  桑颜轻声嗤笑着,随即便又将折扇扔在他身上,只见潮白一惊,生怕再有一道天雷劈下,面色惊恐的大吼道:“你干嘛?”

  桑颜起身,长叹了口气,“你看吧,只要你不动歪心思,神印自然不会动你。”他转身侧头,面色忽而阴沉冷峻起来,一双黑眸闪过一抹狠戾,“若你再想试图打开封印,那我也就不再留你!”说完,一扬手,折扇便又现于他的掌中。

  看着眼前人离去,潮白面露不甘右手握拳,愤然的锤向一旁的树木,那树应声而断……

  南归看到自家仙长从密林出来,面色有些不对,便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仙长可是有了什么发现?”

  蓝钰淡淡的说:“先回吧。”

  “啊?可是找到了神器?”

  蓝钰并未回话,自顾自的下山了。

  南归皱眉,双手叉腰:“这个仙长,脾气当真喜怒无常。”

  平子鹤走上前,轻轻用手肘捅了他一下,道:“不可背后议是非,仙长让你抄仙训还是有道理的。”

  “喂!平子鹤!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丧尽天良的话?我们什么交情?亏我还帮你给姑娘传纸条呢,以后不要找我了!”

  “好好好,我错了,大不了回去我帮你抄仙训咯。”

  “这还差不多。”

  回云都的路上,蓝钰满脑子都是密林中的事情,刚才被桑颜打岔也没细究,如今想来实在是漏洞百出。

  白梦岭树木众多,常有野兽妖物出没,平常人要想如愿入山,着实要废不少气力,更别说一个姑娘了,正常人怎么可能会约在那里。

  还有,方才明明自己就快要接近神器了,可他却突然出现,阻止自己继续探行,随之那丝灵介便荡然无存了,这些难道只是巧合吗?

  他的眸子敛了敛,轻声低喃着:“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