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少儿不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时,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确有其事,似乎觉得蓝钰好像也望了过来,正等着自己的回应呢。

  桑颜轻笑两声以缓释尴尬,有些心虚道:“刚才忘了……”说完,正好看到青元也结束了,赶忙转移话题,“怎么样,有踪迹吗?”

  青元眉头微蹙的摇了摇头:“是薛公子他们,方才那灵力也是薛公子发出的,可由于释放的灵力过大,所以并未看清去向。”

  桑颜一听,这不是正合自己心意吗?

  于是赶紧见风使舵,装作懊恼不已的样子,“这么说,线索又断了?那现在去哪里找啊……不如……”

  本想继续将话锋转去云都,可却被蓝钰硬生生打断。

  “应该没有走远,怀真,我们去那边。”

  蓝钰说完,抬腿便走。

  桑颜郁闷不已,这人怎么就这么执着啊……但仍旧扯着嗓子在后面喊道:“这里都感应不到多少邪气了,说不定那邪祟已经被那薛长卿给收了,我们就不能先回去嘛。”

  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直到那两人身影被黑暗吞没,也没听到什么回应。

  潮白背靠着树,似无意的讽笑着,“看来某人是碰上硬茬了。”

  桑颜本就憋闷,正愁没处宣泄呢。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转身,转动着手中折扇,目露寒光,“怎么?能比青雷紫电还硬吗?”

  威胁!绝对的威胁!明目张胆的威胁!

  果然,潮白浑身一颤,立马收起了那副得意的嘴脸,转头不再看他。

  一旁的青元见他秒怂的样子,不由的轻笑:潮白也真是的,明明斗不过公子,偏每次还要去磕一下,这次知道疼了不折腾了,可下一次又忘了。

  少倾,桑颜打发了二人,一个人郁闷的四处溜达,心中满满的都是对蓝钰的不满,“说了走了就是走了,还找什么啊?”

  他正嘟囔着呢,忽感背后一阵强劲的灵力向他扑来,他迅速转身竖起折扇抵挡,霎时,灵力与灵力的碰撞,迸发出耀眼灼目的白光,山林中亦激起一层浩大风浪。

  那灵力来的实在凶猛,硬是将桑颜向后推了数米远。

  他心中暗暗叫苦:搞什么啊?刚才一路还风平浪静的,怎么我一落单就出现了,欺负我没人是吧……

  于是他看了看周围,漆黑的夜空,偌大的林子,除了眼前与他对峙的这个,由于光线原因而看不清楚的不明生物以外,身边就只有树木了,真的就是欺负他没人……

  没人?没人正好,刚好试试自己能发挥多少。

  桑颜刚还紧锁的眉眼,忽而舒展开来,脸上绽开一抹一如他那红衣一般明艳的笑,“好久没用了,感觉都有些生疏了。”

  他开始暗暗的将体内的力量涌入扇中,先是一个爆发,将压制自己的那股凶猛灵力猛的推开,跟着便是一个起跃,顺势一展折扇,接着将折扇平展在自己面前一横扫过。

  “天罚三式:星瀑!”

  随后便见无数根泛着清冷幽光如同冰锥一样的物体,飞旋着向那不明生物射去,在击中耗损后,冰锥便化作星星点点的光点飘散在空中,在这漆黑的林中,恍若星河一般,像是另一片星空,直至消融不见。

  桑颜悬于空中,自上而下看着那躺在地上的一动不动的黑影,“这就不行了?我还有两式没用呢……”随后飘然而落。

  那黑影跌跌撞撞的勉力站起,桑颜走近些才看清,有些惊叹,“薛长卿?怎么是你?”

  此时薛长卿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甚是狼狈,可那面色却是愤恨不已,手握碧落准备继续进攻。

  桑颜连忙道:“薛长卿,是我,我桑颜啊。”

  可他依旧是那副嗔狂的样子,“桑颜又如何,我杀的就是你!你害我在众仙家面前丢了面子,杀你一千次都难解我心头之恨!”说罢,拿起碧落又要作势冲过来。

  桑颜赶紧向一旁躲去,“你疯了?!”

  这时,蓝钰也循着动静赶了过来,桑颜像看到救兵一样向他跑去,躲在他身后扒着他的肩膀,一脸惊恐,“蓝钰蓝钰,他疯了!真的疯了!”

  看着肩上的手,蓝钰微蹙,于是向前走了几步使其保持距离,随后将灵力聚集在右手指尖,在薛长卿冲过来的瞬间侧身一躲,打在了他的后颈上。

  薛长卿两眼一黑,瘫倒在地。

  其他人也都根据动静陆陆续续的赶来了。

  林渊:“他这是怎么了?”

  蓝钰:“邪气入体,将他心中的嗔怒放大了。”

  桑颜:“我就说嘛,我也没干什么,不至于杀我啊。”

  李怀真:“邪气入体只能将原本就存在负面情绪放大。”

  桑颜:“什么意思?”

  潮白:“说明他想杀你不是因为邪祟,而是原本就有。”

  ……

  看薛长卿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怕是走不了了,又不能留下他们不管,万一等下那祟鬼又回来了呢?以防万一,只好等到天亮再做打算了。

  郭子离将薛长卿放在火堆旁照看着,潮白坐在一旁的树下,背靠着树闭目养神,青元显然累坏了,蜷缩在潮白身旁睡着了。

  其他人则围坐在火堆旁讨论着邪祟。

  林渊:“我只知道那个祟鬼怨气极深,行事谨慎,还极度凶残,总之不好对付。”

  桑颜看向他,“再凶残也得有行凶的原因吧?你们仙家不是度化为首吗?寻其根源才是基本。”

  李怀真思量着,“若是祟鬼,杀了这么多人,戾气早就根深入髓了,怕是她自己都忘了当初的执念,又何谈度化?”

  气氛突然安静下来,相比实打实的邪祟,他们更怕狡猾谨慎,东躲西藏的邪祟,因为若是不能及时诛灭,便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害。

  暖黄的火光在他们脸上跳动着,木柴也有些不安的发出霹雳吧啦的声音。

  桑颜缓缓开口,“你们听说过比翼鸟吗?”

  林渊抬头,“嗯?”

  李怀真柔声,“比翼鸟?”

  桑颜搅动着火堆,继续说着,“民间流传的野册上有说,有一种鸟,它们天生只有一只翅膀一条腿,若是要飞,必须要两只并在一起才可以飞行,所以民间常用它来比作坚贞不渝的情爱。”

  李怀真听后,半信半疑道:“你是说,这祟鬼其实是那比翼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