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错了,错的溃不成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桑颜一听,噗嗤笑了出来,“既是祟鬼,那便是人的怨气所化,又怎么会是鸟呢?你们仙家在情一字上,是不是都这样不知所云?”

  瞬时,两朵红霞飘到了李怀真的脸上。

  其实,仙家的人也并不是必须要禁情禁欲,只是这样的话会事半功倍,修得的仙法也会更加纯粹。

  而另一旁的林渊也是有些羞涩,虽然琅月家风随性,但他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少年郎啊,他又不像薛长卿,生来就流转在风月场所,无论脸皮还是阅历都厚的不行,所以,公开说这样的事,难免还会有些不适,遂将头埋得低低的。

  桑颜笑过后,继续道:“死者皆为男子,我猜想这祟鬼怕是为情所伤,因而郁结成怨,作为惩戒,故将人以比翼鸟的形态了结。”

  他说着,将手中的最后一根木柴扔进火堆,“妖邪生来便擅于蛊惑人心,想来,那些人应该都是没能够固守住自己的本心吧。”

  说到这里,蓝钰忽而停手抬眸望向桑颜,一双如寒玉般的眸子似有一瞬间的恍惚。

  是错觉吗?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桑颜顺着目光回望过去,带着疑惑,“怎么了?看着我干嘛?”

  见他又转过头去,低垂眉眼一言不发的摆弄着手中红线,桑颜不由觉得焦躁,遂问李怀真,“你家仙长没笑过吗?”

  “仙长生性淡薄,无论是欢喜还是忧愁终日如此,未曾见他欢颜过。”

  “哦?是嘛……”

  桑颜忽而来了兴致,抬眸浅笑,“喂,蓝钰,给你看个东西,你绝对没见过。”

  不出所料,他仍旧是维持着方才的姿势,丝毫不为所动,倒是身后的潮白好奇的望了过来。

  见蓝钰不理会自己,于是桑颜便聚灵于右手,向火堆中轻轻一点,瞬时火堆迸溅,火星乱飞,一些烟灰如愿落在蓝钰身上。

  蓝钰面有愠色,“你干嘛?”

  桑颜讪笑着:“谁让你不理我的。”

  蓝钰:“无趣。”

  桑颜:“怎么会?你再看。”

  这时便见那燃烧的火焰中,逐渐幻化出朵朵红色焰花,悠悠的向夜空飞去。

  那花极美,通体泛着淡淡红光,花心金灿,烨烨生辉,花瓣簇拥包裹着花心,中间对立的两边花瓣呈展开式,边缘有些细小的锯齿,如同展翅飞翔的翅膀,煞是奇特美艳。

  树下潮白撇了一眼,心底了然,“真是麻烦。”随后将头别向另一边不再看他。

  蓝钰看的有些出神,不由的伸出手去,可还未及碰触,那花便兀自消散了,“这是什么?”

  这花是他从未见过的,可却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桑颜眼眸一亮,随后舒眉浅笑,“这花名叫桑夷,有止血生肌之效,因为生存条件极为苛刻,所以很是罕见,要不是那次受伤,恐怕我便要错过这世上最美的风景了。”

  他眉眼含笑,就这么温柔的看着蓝钰,仿佛再说,你就是那最美的风景一样。

  蓝钰被他盯的有些心跳加快,遂低头摆弄着手中红线,以掩饰自己的情怯,“你既没见过,又如何得知此花药效?”

  “因为那里的桑夷花是一个名叫择言的行医少年所种,那日我滚落山崖,便是被他所救,也是他告诉我的。他和你一样,纤尘不染清风谪月,不过啊,他可不像你这样冷冰冰,像个活着的死人。”

  “……”

  蓝钰拿着红线的手猛然一顿,刚还有些悸动的心,瞬时如同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尾,面色铁青。

  活着的……死人?

  桑颜无视他的转变,托着腮继续添油加醋,“蓝钰,要不然你笑一个?我还真没见过死人笑是什么样呢?”

  蓝钰起身,又似以往的淡漠,“无趣。”随后转身向一旁走去。

  见他要走,桑颜我连忙起身,没看清还被脚底下绊了一下,打了个趔趄,“你去哪啊?我跟你开玩笑呢,其实你不笑也很好看!”见他不理,末了又加了个“真的!”

  可依旧没有什么回应,于是又气呼呼的坐了回去。

  李怀真盈盈笑着,“你是第一个敢与仙长这般无遮无拦的人,若是云都弟子,怕是要闭门罚抄月余的仙训了。”

  桑颜有些不服气:“月余仙训算什么,若是他蓝钰收了我,只要不堵我的嘴,就算让我把云都的纸全部写完我也还是要说!”

  ……

  薛长卿醒来时,天色已然泛青,他扶着脑袋坐起来,一阵头晕目眩后方才看清四周,除了一堆已经熄灭了的火堆,没有看到一个人。

  这是那个林子?祟鬼呢?

  说起来,那祟鬼来无影去无踪的,他本以为在自己使出万剑诀时,定能将其击溃诛灭,可谁知却又是扑了空,心中的挫败感逐渐转变为愤怒,他无视林渊的阻挠,一心只想要将那祟鬼挫骨扬灰。

  可这祟鬼速度敏锐东躲西藏的,绕是他有三头六臂也抓不住,后来的事情便有些断断续续记不清了。

  他有些摇晃的起身,待站稳整理衣服时,方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何时变的这么残破不堪的,不光胸前,还有大腿和腰的地方都露肉了啊!束腰也松了,仿佛就是被凌辱后随意扔在路边一样,未免也太羞耻了吧!

  随着走动若隐若现的,薛长卿内心狂吼: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啊~还有,我到底要怎么回去啊~

  天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