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相比死,他更怕疯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少倾,林渊嘴里叼着包子过来了,看着他抱头蜷缩苦恼不已的样子,不解的问:“醒了啊,还以为要等到正午呢。”随后将包子递到他面前,“喏,要不要尝尝?味道还不错。”

  仙者已然辟谷,吃食什么的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味觉上的享受。

  薛长卿抬眸,似有些难以置信,“你……没走……?”

  他放下包子,语气稍显嘲讽,“不要把我们与你混为一谈。”随后转身便要走,薛长卿见状赶紧拉着他的衣角,眉眼低垂,在一番剧烈的思想挣扎后,方才视死如归,“那个……给我……一件衣服……”

  看着他这个样子,林渊似来了兴致,嘴角亦不由的向上一弯,“你说什么?我刚没听清。”

  薛长卿暗暗咬牙,他还真是会趁火打劫,但如今显然是自己有求与他,只好先忍了再说,于是声音又放大了一些,“我说……给……我件衣服……”

  林渊听后,扬起一副得逞的嘴脸,得意的看着他,“好啊,你求求我,说不定我一高兴,就给你了。”

  求?他薛长卿活这么大还从未求过谁呢,更别说是一个自己从来都瞧不上的弟弟!

  薛长卿绷不住了,遂起身,有些恼羞成怒道:“林渊,你见好就收行了,不要得寸进尺,你以为你不帮我,我就没办法吗?”

  林渊背靠着树,惬意的吃着手中的包子,“这点我倒是胸有成竹,蓝钰他们下山查祟鬼去了,郭子离让我给调回琅月了,就你这穿与不穿差不了多少的样子,想要在光天白日下御剑飞回琅月,怕是会被笑死的。”说到这里,他点了点自己,“如今只有我,能帮你去买件衣服挡一下,确定不求我吗?”

  薛长卿面色一沉,这人怕是早就想好了的,如此的话,要么是在他面前丢脸,要么就是在所有人面前丢脸,今天总得要丢一个的,可薛长卿是什么人?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只见他缓了缓神,那双桃花眼颇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林渊,“买衣服还要下山,岂不是太麻烦了,这不是有现成的吗?”

  林渊听罢,心中隐隐不安,顿时觉得嘴里的包子也没味了,“什……什么?”

  看着薛长卿一步一步的向他靠近,他慌了,“你,你先停下,我逗你呢,我现在就去给你买。”

  “不能啊,万一你下山不回来了怎么办?”

  “不会,我保证!”

  “晚了!”

  说罢,薛长卿一个飞扑上去就开始扒林渊的衣服,林渊躲闪不及被扑了个满怀,双双摔倒在地。

  此时,林渊也顾不上手中的包子了,双手死死护着自己的衣服,羞怒道:“薛长卿!你撒开!还要不要脸啊!”

  “不就一件衣服吗?不要这么小气。”

  “不是……别……我……”

  只听撕拉一声,林渊外面的衣服应声而破,露出如羊脂玉般的肌肤。

  两人面面相觑,气氛突然尴尬起来。

  “你……就穿了一件?”

  “呃……昂……因为……太……热了……”

  另一边,桑颜蓝钰他们在熙攘繁闹的街市上闲逛着,路上是形形色色的行人,路两边是摆满了各式琳琅满目的杂耍小吃,商贩争相叫卖着,挑选物品的人讨价还价着,看起来颇为热闹祥和。

  不一会儿,桑颜一手拿着泥人把玩着,一手拿着刚出锅的栗饼津津有味的吃着,活像个放大版的孩童,见什么都欣喜若狂。

  李怀真柔声道:“没想到这白水镇白天竟然是这番景象,与夜里相比简直相差太多了。”

  桑颜回应:“他们总归还是要生活的,无论是入夜躲避,还是白日的喧嚣,目的都是一样的。”

  为了活下去。

  蓝钰不由的向他看了过去,似乎从一开始,他就浑身充满着朝气,脸上的笑也从未停止过,仿佛在他眼中无论什么事,都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困扰。

  有那么一瞬间,蓝钰觉得这个人好像也不是那么令人生厌,甚至更加真实。

  桑颜感受到了异样的目光,遂向他望去,蓝钰在被他发现前,不动声色的将目光收了回去,仿佛什么也没有干。

  桑颜轻轻一笑,用只能他们二人听见的传音说着:“你不用偷偷的看我,若是喜欢,你可以将我带回云都天天看。”

  蓝钰一阵心悸,没想到会被当场抓包,不由的面色潮红,当发现只他自己能听到桑颜的传音时,更是有些心虚道:“无趣。”脚下的步伐也不由的加快了几分。

  果然,他的确还是令人生厌,刚才的想法就是错觉!

  差不多到了午时时分,众人还是一无所获,寻访的人要么是不知情,要么就是些他们都知道的事情。

  桑颜实在累的不行了,坐在路边的垂柳下抱怨着:“不行了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腿非断了不可。”

  潮白摆着一副臭脸,没好气道:“瞧你那出息。”

  “出息能当饭吃啊?再说了,就不能换个方式吗?既然我们找不到它,何不让它来找我们?”

  李怀真眉目含笑,轻声询问:“颜公子可是有法子了?”

  桑颜看向他,从容起身,颇为自得的一展折扇,一扫刚才的疲惫,“那是自然,想知道吗?”

  李怀真:“愿闻其详。”

  片刻后,李怀真:“颜公子,你确定这样做能将那祟鬼引来?”

  桑颜:“那你还有更好的法子了吗?”

  ……

  一如昨夜,待到戌时左右,街上已看不到半个人影,不过月色相较昨日来说,更为皎洁清澈,所以,即便没有半分灯火,桑颜依旧看的很是清楚。

  他一个人在街上晃荡着,因为自身流淌的灵力微乎及微,哪怕被那祟鬼发现,也只会当他是一个构不成威胁的术人,相对于蓝钰他们,他更适合做这个诱饵。

  就这样他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逛了将近两个时辰,身上的酒都快喝光了也不见那祟鬼出现。

  一直躲在暗处密切观察保护桑颜的蓝钰他们,也是丝毫不敢松懈。

  潮白等的异常烦躁,“那祟鬼还来不来了,难道它也休息啊?”

  青元笑着回应:“快到亥时了,耐心点。”

  正在此时,他们看见桑颜向一个地方跑去,以为是祟鬼出现了,于是一行人赶忙追上,只是万没想到,他竟是去敲那酒馆的门,向那酒馆老板讨酒……

  潮白的脸瞬时黑了,咬牙切齿道:“他这人还真是处处惊喜……我不玩了,你们陪他玩吧!”

  青元:“潮白……”

  话音刚落,便见潮白一个转身,消失在了黑暗里。

  桑颜这边还在敲呢,尽管那酒馆老板说了不开门,让他明日再来,可他依旧孜孜不倦,叫门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大,直到身后传来一阵很轻的脚步声。

  他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身后由外至内席卷而来,本就畏寒的他,不由的环抱双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