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我的反派值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光皎皎,幽深密林,蓝钰背着桑颜一步一步的走着,水蓝色的衣摆前后摇动,使脚步看起来甚是轻盈稳健,仿佛背上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分量感一样。

  而此时一向喜欢说个不停的桑颜,趴在蓝钰的背上却是一个字儿也蹦不出来。

  不仅仅是因为尴尬,更多的是因为他正承受着剜心般的疼痛和如同坠入冰渊的彻骨寒意。

  而这些,蓝钰是不知道的,桑颜自认不是什么高尚的人,不说只是因为解释起来太麻烦了,他可是十分惧怕麻烦的人啊。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也为了不让蓝钰发觉,桑颜隐忍着以往常差不多正常的嗓音开口,“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蓝钰:“你既不想说,我自不会强人所难。”

  桑颜沉默了,片刻后浅叹了口气,轻声道:“不是我不说,主要是…有些难为情……那,那女妖她看上我了,非要我做她夫君,你说我一正道人,怎么可能与那妖物同流合污?……”

  蓝钰微微侧头,那眼神似在说你猜我信不信?

  桑颜依旧自顾自的说着,也不管蓝钰到底听没听见,直到他说累了方停下。

  “放我下来吧。”

  蓝钰停下了脚步,将他放下,看着他那苍白的面孔,淡漠着说:“每个人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常人修习术法本就违背天道,还望你慎重考虑。”

  由于无力,桑颜虚弱的坐在地上,那一袭红衣如同一朵盛开的桑夷花,在山间兀自绽放。

  听完蓝钰说的,想来他是认为自己被反噬了,不过,这样也好,省的解释了。

  于是桑颜抬头付之一笑,那笑就如同他那袭红衣一般,明艳又带着倔强,“谢谢。”

  此时,青元他们也赶来了,看着脸色苍白虚弱无力的桑颜,青元一脸担忧,赶忙跑上前去查看:“公子,你怎么了?”随后似想起了什么,面色有些惊慌,“你该不会……”

  还未及说完,便被一旁一脸阴郁的潮白,不屑打断,“你管他干嘛?看那样子就是没吃饱,虚的,他都不管你,把你自己扔那,你管他干嘛?”

  桑颜有些理亏的讪笑了下,“对不起啊青元,刚才有些冲动了,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吗?有你在,青元不会有事的。”他说着,冲着潮白歪头浅笑。

  潮白一顿,看到青元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瞬时面色发烫,将头扭向一边。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青元有危险,他总是能感知到,并且会莫名觉得自己也受到了威胁,所以,他从来不敢离青元太远,为的就是能够在危险来临之际,能够第一时间赶到。

  而一向有些神经大条,于万事万物都可以笑脸相迎的李怀真此时轻柔开口,“仙长,可有什么发现?”

  蓝钰侧身,语气慎重,“此事牵扯甚大,还是先回云都,请仙主定夺。”随后他看了眼桑颜,“今日多谢,若非你,我也不会全身而退,他日有求,定当竭尽全力。”

  看着他们二人御剑离去,桑颜昂着头,似不可置信:不是吧……就……这么走了?

  随后他将目光投向潮白,潮白了然道:“别看我,想都别想!”

  他可不想给桑**,死都不要!

  经过一夜的折腾,待到了云都,天色已然微亮,见自家仙长归来,南归兴致勃勃的跑上前去,看那样子,怕是整夜未睡。

  李怀真无奈暗笑:南归啊南归,到底要抄多少遍你才记得住呢?

  “仙长仙长,这次的可是邪祟?”

  “嗯。”

  “仙长仙长,那邪祟长什么样啊?是不是青面獠牙,狰狞可怖?”

  “……不是。”

  “仙长仙长,那邪祟是女的吗?是不是因爱生恨……”

  “男的。”

  “仙长仙长,那那那邪祟厉害吗?你是怎么收服的?用了什么方法?还有,那邪祟是一个还是几个?”

  ……

  终于,蓝钰停下了脚步,看着一脸狂热的南归道:“我不在,你有好好练习御剑吗?”

  南归霎时犹如霜打的茄子般,低下了头,蔫蔫的小声叨咕,“那个……我……哎呀……知道了,我去抄……”

  见南归失望的离开,李怀真不由的笑了起来,“蓝钰,你又何必呢?你明知他很希望和你一起除邪祟的。”

  蓝钰看着那离去的背影,“若是真的迫不及待,就更应该努力才是。”

  世安居内,李柏远捋了捋胡子,一双清明的眸子,闪过一丝不安,“你是说,妖仙吗?”

  蓝钰:“嗯,我之前与她交手,她用的确实有掺加仙家术法,怕是与百年前妖仙阁有渊源。”

  关于妖仙,仙主一向避而不谈,或一笔代之,虽有万分不解,但仙主不说,自己也不好过问,而如今妖仙重现,断不能囫囵而过。

  李柏远神情不由的凝重起来,眉心纠缠着,似想起了一件不堪回首的往事。

  此时李怀真也察觉到自己父亲的异样,“父亲,还望告知。”

  “叫我仙主!”

  “仙主,还望告知。”

  ……

  少倾,李柏远才缓缓开口:“百年前有一流派迅速崛起,到处残害生灵,虽修仙道,却与仙家作对,虽行诡术,却不屑与妖为伍,扬言要做这天地之主。

  他们的术法也着实诡异强悍,无论仙法妖术都能复为己用,使得各仙家一度无可奈何。”

  蓝钰静静的听着。

  “可要知,凡是修邪术者皆无好下场,妖仙阁也不例外,他们所修术法有一弊端,就是元寿极短,以至于需要不断的吸食活人阳元,来延续自己的生命,所以妖仙数量并不算多。

  说来也惭愧,当年围剿一个小小的妖仙阁,却是凭借了众仙家之力,耗以数日,以多胜少将其打压了下去,就算这样,仙家也都损失惨重。

  所以直到现在,妖仙阁依旧是众仙家不愿谈起的黑点。”李柏远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

  李怀真柔声道:“若是如此,确实难缠,可真要是那样的话,妖仙隐匿差不多百年而不被仙家发现,说明行踪极为慎密,又为何会突然出现?不可能仅是为了争那一只祟鬼吧?”

  蓝钰一言不发,双眸的失神预示着他正在想着什么。

  李柏远道:“此事非同一般,蓝钰,你有什么想法吗?”

  “也许,我们在找的,便是她要的,而她已经确定那个东西在哪里了。”

  李怀真:“你是说,妖仙也在找上古神器?可神器二十年前也有现世,众仙家并未察觉到妖仙踪迹啊。”

  “你也说了妖仙行踪慎密,他们经过围剿元气大伤,若没有十足把握万不敢贸然行动,而如今现世,想必是对其有了势在必得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