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白梦乌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桑颜他们回到了白梦,客栈内,桑颜趴在久违的软榻上,脸色仍旧苍白,毫无血色。

  青元担忧不已,“公子,你明知体内有禁制,为何还要强行冲禁?”

  桑颜苦笑,“我也没办法啊,那妖女打定主意要伤他。”

  潮白坐在窗上,目光阴郁的看着路上的行人,“何必呢?他又死不了,这下好了,彻底让人家捏住软肋了,真不知道该说你是慈悲还是蠢。”

  桑颜垂眸黯然,“他最怕疼了,但他依旧用命换了我,如今,我又怎忍心他受伤。”

  潮白轻蔑,“是啊,你大义,那妖仙会不会因为你大义就不来找你麻烦?”

  “妖仙阁的人也就只会东躲西藏干些鸡鸣狗盗之事,俚俗卑下的臭虫,何惧?”

  “嘁,但愿如此。”

  一旁的青元似是想到了什么,恍若顿悟道:“所以公子一开始便说,鲜的有可能不是鱼而是水,就是说那妖女从一开始目标就是蓝钰公子,而非祟鬼?”

  桑颜先是一愣,随即轻笑着,“不错啊,脑子转的挺快的。”可随即,他那双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子,就如同蒙了一层雾霾瞬时暗淡了下来,“很多时候,不能只是看事物的表象,要知道,表象……可是最会骗人的……”

  话虽如此,可大多数人,却仍旧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说罢,只觉心头猛然一紧,一口热血吐了出来。

  潮白见状,连忙跳下窗想上前查看,却被桑颜摆手制止,随后不知所措的看着他,“怎么?要死了?”

  怎么回事?好像挺严重的,会死吗?奇怪,他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鲜少生气的青元,此时有些怒意,“潮白!”

  桑颜勉力笑着,嗓音沙哑虚弱,“别……没事的……给我拿壶酒就行……”

  听罢,青元便要下楼,却被潮白抢先一步,“我去,我拿的多,喝死他。”

  他嘴里虽这样说,但心里却清楚,桑颜只是想借酒麻痹自己,使痛感不会那么强烈。

  不多时,潮白便取来满满两大坛酒,语气还是那般不善,“喏,店家说买一坛送一坛,今日姑且陪你一起,不能全便宜你了。”

  说完,将酒坛打开,再次跳上窗兀自喝了起来,末了还说,“真不知道这青梅果酒有什么好喝的,一点也不辛烈。”

  桑颜看着他含笑不语。

  青梅佐酒,静候故人归,与其秉烛交心,把酒言欢。

  第二日,桑颜早早的便下了楼。

  经过一天的休整,和一夜不安稳的觉后,他整个人显得很是萎靡虚晃,遂找小二要了壶酒提神。

  “呦~颜公子今日这么早啊?平时不都是日上三竿才起来吗?”

  “嗯……今日有病……”

  “……”

  桑颜拿了酒,走出客栈,三两口下肚,才觉得好点。

  今日街上行人稀稀落落的,可能太早的缘故。

  他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踱着步子进了茶馆,时辰尚早,说书的庄老头还没来,于是他找了个座位百无聊赖的嗑着豆子喝着酒。

  说起来自从找到蓝钰,有段时间没来了,也不知道庄老头还会不会赶自己出去,说起来,和那老头斗嘴,可是除了找蓝钰之外,唯一可以打发时间的事了。

  想到这里,桑颜不由的弯了弯嘴角。

  不多久桑颜有些困倦,便趴在桌上小眯了会儿。

  待他一觉醒来,台上说书人正绘声绘形的讲着战场厮杀。

  可……这不是庄老头啊。

  桑颜四下打听了下才知道,原来就在前几日,庄老头身体不适便回乡下养病去了。

  凡人真是麻烦,动不动就生病。

  桑颜也无心听书了,经过一番查找,来到一处偏僻的村落,村名唤无名,听说从前是一片荒地,四面环河,一些逃难的,或者无家可去的人便在此落足生根了。

  此时正值正午,日头正辣时,四下看去,只看到一个正在溪水边洗衣的少女,于是便迈着步子,向前走了过去。

  他脚踏在碎石上,发出一阵窸窣的声响,一双黑色短靴将他的小腿收的紧紧的,显得很是修长有力。

  最后在距离少女三步距离时停下,“请问,前几日是否有一个庄姓的老头回来,他住哪里?”

  由于身体还未恢复,他的声音显得有些喑哑低沉,可在少女听来,这声音却是谦和温柔,宛若这潺潺的流水般十分悦耳。

  她不由的回头,阳光刺的她眼睛有些微眯着,待看清来人长相后,瞬时被惊艳了。

  眼前少年细腻如羊脂玉般的好肌肤,那仿若美玉般被精细雕琢的眉眼,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头墨发随意的束起,儒雅中又带着几分不羁邪魅,而一袭红衣更是称的他明艳绝伦。

  这怕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了。

  不知不觉一层红晕荡漾上来,竟忘记了回话。

  桑颜又问了一遍,这次少女缓缓起身,暗想:这声音让人听得酥酥麻麻的,也太好听了吧,在听一遍。

  少女装傻充愣着,“公子,我自小耳朵不好使,你刚说什么?”

  桑颜微愣,不经意的轻笑一声,随后缓缓的向她靠近着。

  他本来就很高,目测只到他胸口处,少女有些不明所以,有些迷茫的仰望着他,随后见他上身微倾过来,只觉得距离一下子变的很近,近到可以嗅到他身上特有的冷香,她有些招架不住,大气都不敢喘,随后桑颜又退了回去。

  而就在这一前一后,少女在脑海中硬是把他们一生的事都走了一遍。

  回神时,便见桑颜手中拿着一个黄色肉嘟嘟的小毛虫,递给她看。

  “啊~”少女吓的瘫倒在地:“这……这是什么?”

  桑颜摆弄着这个肉嘟嘟的虫子,如孩童般灿烂的笑着:“这个啊,是食语蝶的幼虫,它寄生在人的耳朵上面,寻常人是看不见的。

  这种虫子很顽皮,它专吃同你说话者的声音,所以有时你会听不见,可当它睡着不进食的时候,你便又可以听清楚了,待它化茧成蝶后会自行离开,对人无害。”

  少女惊魂未定,难怪自己的耳疾怎么都看不好,也不好说婆家。随后谢过桑颜,并为其指了路。

  桑颜放掉毛虫后,转身看向少女。

  “公子可还有事?”

  “方才……那虫子是睡着的……”

  “…………”

  少女听完顿时羞愧难当,以为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了,遂掩面而逃。

  见她跑掉了,桑颜不解的微蹙眉头,“我话都没说完呢,也许你是真有耳疾,跑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