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憋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多时,蓝钰回到了世安居。

  李怀真:“处理的这么快?”

  蓝钰:“嗯。”

  可还不待他落座,山童的传音就过来了,“仙长仙长,那个公子又来了,他说……说……哎呀,你自己听吧。”

  桑颜:“好你个蓝钰,仗着仙门欺压弱小,亏我还救过你的命,早知今日,当初打死我也不拦着那妖女,如今你恩将仇报将我扔下山去,我是腿也折了,腰也扭了,脸也花了,都不能靠脸吃饭了……

  若你不能给个说法让我满意,我定要昭告天下你的罪行,与你不死不休!”

  山下山童捂着耳朵无奈道:“公子别喊了,仙长……斩断了传音……”

  “噢,那我歇会儿,一会儿传音我继续说。”

  山童……

  世安居内的众人似是又被刷新了三观,一脸的不可置信。

  什么?仙长竟然将那公子扔下山了?应该……假的吧……

  李怀真:“呃……所谓的处理,就是将他扔下山……啊……”

  做法未免也太粗暴了吧。

  蓝钰:“……”

  李柏远轻咳两声,正色道:“蓝钰,既是与你有过命之交,断不可如此待之,有失礼数。”

  他顿了顿继续道,“眼下天色已晚,就将其留下以客待之吧。”

  李怀真不紧不慢的跟在蓝钰身后。

  蓝钰:“你不回去修习心法吗?”

  “比起这个,反倒是山下那位,更让我有几分期待。”

  ……

  山门外。

  桑颜“青元,快快快,把那个果子给我,潮白,你肉烤好了没有,饿死我了。”

  潮白“想吃自己烤!”

  “嘁~还记仇了,不吃就不吃!”桑颜吃了口果子,但实在无法忽视那滋滋作响的烤肉,于是一个飞扑过去与他挣扯着“来来来,我帮你烤。”

  潮白抓着烤肉无比嫌弃“你还能要点脸吗?想吃自己抓自己烤!滚!”

  桑颜却没丝毫介意,依旧腆着个脸抓着他的烤肉不放“不要见外啦~虽然你打扰了我下棋,害我输了,但看在肉的份上,我不怪你了。”

  潮白狂嚣着“什么叫我害你?就你那三两下,青元闭着眼都稳赢你”

  二人持续拉扯着,可猛然间,潮白的屁股感觉被什么打了一下,如触电般的松开了手,转向身后,只见桑颜的折扇傲立群雄般的悬在空中。

  折扇:我若说非我本意,你一定相信的对不对?

  潮白恼羞成怒的看向桑颜,可此刻人家正津津有味的啃着烤肉呢,还时不时的向青元讨俩果子,哪有心思理他此刻什么想法。

  潮白黑了脸,沉了心,咬牙切齿的恨不能将他敲骨吸髓“桑颜!你真是厚颜无耻到所向披靡,堪称史无前例第一人!”

  ……

  远处,李怀真“呃……看这样子,似乎一点事也没有……”随后转头看向蓝钰,盈盈一笑“你有麻烦了。”

  蓝钰眉头一皱,略有所思“嗯……”

  …………

  青元给桑颜递着果子“公子,我总觉得你这样胡闹,不仅不能留在云都,反而还会让蓝公子对你避之若浼,敬而远之的”

  潮白席地而坐,怒视着桑颜“何止?要我说,直接就该乱棍打出云都,省的污了这仙山”

  桑颜丝毫不在意,仍然自顾自的吃着。并不是有多饿,只是看到了就控制不住的想吃。

  青元无奈,抬眼间见蓝钰二人走来,方提醒桑颜。

  桑颜一看,慌忙将刚吃进嘴里东西吐了出来,将缠着绷带的腿以最显眼的姿势摆了出来,还将红色的浆果汁水在脸上胡乱涂抹了一番,这才背靠着树,双眸微闭,不细看,俨然一副伤痕累累,虚弱无力的可怜人一般。

  潮白冷笑着“……变的还挺快……戏挺足啊……”

  青元也无奈的笑了笑“呃……说的是呢……”

  待到了跟前,桑颜还呻吟着。

  蓝钰冷着脸“你要装到几时?”

  桑颜似不知道被拆穿,有气无力的说“我没装,我真的疼……”

  “你的绷带掉了”

  桑颜下意识的把腿收了回来,一边说着“不可能,我亲自……”

  好吧……编不下去了。

  潮白嗤之以鼻“傻子”

  蓝钰目光清冷的看着桑颜,似在等他如何自圆其说。

  谁知等来的确是被一双油腻腻的手,突如其来的抱大腿。

  什么!?

  瞬间,一向矜持自若,处变不惊的蓝钰,面上迎来了少有的惊恐之色。

  桑颜死皮赖脸的抱着他的腿“不管不管~你要么收留我,要么弄死我,不然我就一直在山门外这么叫着。”

  李怀真轻笑柔声道“仙长,原来你也有处理不了的事情啊。”

  桑颜闻声望去,这才发现蓝钰身后还有一人,此人水蓝衣浮云冠,温文尔雅,玉树临风,白净的脸上扬着一抹淡然的笑,笑就算了,可……为啥要笑的这么好看?

  桑颜有些醋意“你是谁啊?”

  “在下李怀真,不巧听了公子的言辞,有些好奇,便一同跟来了。”

  “李怀真?”桑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原来你就是李柏远之子。”

  “公子认识家父?”

  一般人只知道尊称仙主,时间长了,便不知原本的名号了,除非是相识之人。

  所以李怀真有些疑惑,此人看起来并不大,又是如何同自己的父亲相识的?

  桑颜顿时没好气“猜的”

  李怀真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公子既不想说,怀真也不好强人所难了……”

  “知道就好”

  李怀真:……???怎么感觉对我有敌意啊,我好像没做什么吧……

  蓝钰似忍无可忍,低沉的说“你打算这样抱多久?”

  桑颜这才转向他,有些委屈巴巴的说“你一点不念旧情的把我摔下山,我这里是真疼……”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潮白……

  青元……

  李怀真……

  真不要脸!

  蓝钰被抱着,见他无丝毫松手之意,又不能这样耗着,无法,只得暂时妥协。

  桑颜终于如愿进了云都天阙。

  蓝钰将他们安排在了云都天阙专供客人小憩的偏阁,便回了自己的小院浮生一梦。

  回到住处,他长吁一口气,总算有了丝松懈。

  褪了外衣,看了看上面的油印,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直接将它扔出了窗外,看也不看。

  随后又拿了身换上,向清泠泉走去。

  清泠泉水升腾着灵气,远看犹如温泉一般,实际极寒无比,但对于疗伤和修习心性,却有着显著的效果。

  不知为何,以往只要身在泉中,便可心无旁骛的入境修习,可今日过了许久,仍然心念杂乱,无法清心。

  到底为何……

  “谁!?”

  正心烦意乱之际,听得身后一阵细碎的声响,蓝钰循声望去,警惕的握紧佩剑。

  清泠泉除了自己,没人会来。

  这时桑颜将头从树后伸了出来,付之一笑“我听其他弟子说,明日你要参加围猎,所以便想过来问问……”

  蓝钰脸色有些难看“你怎么进来的?”

  桑颜嬉皮笑脸的走到泉水边“不是我说,你设的那个结界踩一下就碎了,多危险啊,这个有待加固啊。”

  蓝钰手握佩剑如临大敌般向前伸了伸“出去。”

  “别啊,我来都来了,正好蹭一下泉。”说着,桑颜便开始为自己宽衣解带。

  见状,蓝钰赶紧将头别向一边“这泉水不是用来净身的……”

  不待他说完,便听到桑颜“啊~好凉啊,这是什么?我以为是热的呢。”

  自从体内的禁制累枷几层后,他便极为畏寒,哪怕之后如何修炼,都无法减轻。

  蓝钰并不知道,只是看着他抱臂的缩在岸边,不停搓手,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笑。

  当察觉时,他赶紧收回“这泉水是辅助修习的,极寒无比。”随后收回佩剑“若无他事,回去吧”

  “有!”桑颜依旧搓着手“你明天不是围猎吗?带上我行吗?”

  “不行。”蓝钰侧过身,坐回泉中。

  “为什么?”

  “你并非仙门弟子”

  “那我入仙门”

  “你无仙骨,入不了仙门”

  桑颜有些忿然“可我也会术法,别忘了,我还从女妖手下救了你。”

  蓝钰看向他“非修仙者修术法,易误歧途,还望你慎重。”

  听罢,桑颜忽然欣喜道“你是在担心我吗?”

  蓝钰“无趣。”

  随即闭眼不再看他。

  桑颜见无论怎样问话对方都不开口,此时寒意褪去,于是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泉边凉石上,吹着柳叶。

  音虽不悠扬,甚至单调,但给曲子更添一种苍凉之感。

  清冷的月光下,二人一泉一石的坐着,虽无对话,却胜之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