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棋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仙猎会临近,蓝钰也忙了起来,有时一天都见不到一面。

  于是,桑颜便有了新的爱好,没事就去浮生一梦蹲蓝钰。

  他也想直接进去等,可自那次不请自到的事后,浮生一梦已然被蓝钰上了印结,所以为了见蓝钰,只好蹲点了。

  眼见已过了戌时,还是未见蓝钰回来,桑颜不由的打了个哈欠,眼底涌起一片水雾,朦胧间好像看见个人形向他走来。

  待他揉了揉眼想要看清楚些时,除了一条洒满清辉的小道和斑驳的竹影以外,再无其他。

  是看错了吗?可刚才好像确实是有什么在动……

  桑颜失落的又坐了回去,他摸了摸身下的石头叹了口气,今天难道还要睡在这里吗?

  思量再三后想想还是算了,前两日都没等到蓝钰,可能他歇在别处了。

  遂起身拍了拍身子离去了。

  就在他离去不久,蓝钰才姗姗而来。

  他抬起手熟练的撤了印结,正欲抬脚之际,忽听得一声“蓝钰”,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像被咬住脖子的小猫僵立在原地。

  只见桑颜满心欢喜的冲他跑来,脸上扬着丝毫不加掩饰的明灿灿的笑意。

  “我刚才一直在等你,见你迟迟不来我便走了,可好巧不巧我扇子落这了,遂又回来取,没想到你刚好回来。”

  蓝钰似在努力压抑着心底的情绪,语气冰冷带着丝颤抖。

  “你等我干什么?”

  “想见你啊,一日不见甚是想念。”

  明明这么肉麻的话,可他一说出来怎么感觉那么义正言辞。

  浮生一梦外,二人相对无言。

  夜色清凉如水,明月星辰高悬,清辉小道竹影斑驳,凉风习习卷携着竹香。

  片刻后,依旧笑意不减的桑颜率先开口,“所以……你打算我们就这样站到天亮吗?”

  蓝钰:“……”

  这个人,还真是执着。

  片刻后,桑颜终是如愿进了浮生一梦。

  第一次是他偷偷摸摸进来的,所以很是小心翼翼,可这一次却是正大光明的。

  一进房子他就到处转,虽然蓝钰房内陈设简单,一床一桌一伏案,还有一些字画书籍,但桑颜依旧是东摸摸西看看的乐不思蜀。

  蓝钰坐在桌前,从容的倒了一杯茶水放置桌面上,语气毫无波澜道:“何时走?”

  “啊?走去哪?”

  桑颜正拿着一个白色的珠子细细打量着呢,忽听得他这么问,不由的抬头隔着桌子望向他。

  他不知道蓝钰问的是离开浮生一梦,还是云都天阙。

  “你并非云都弟子,你闹也闹了,还不够吗?”

  桑颜一听不淡定了,这是要下逐客令了啊。

  遂放下珠子,手脚并用的爬上桌面与他对视,还差点打翻茶水。

  “俗话说伤筋动骨动辄百天,你确实是丢我下山了,虽然我体质不同于常人,但仙家有训要一视同仁,你怎么能赶我走呢?再怎么样也得住够一百天吧?”

  窗外凉风阵阵,吹过翠竹沙沙作响,又带得一缕沁人心脾的竹香飘了进来。

  蓝钰并未回话,只是定定的看着桑颜,似乎想从他眼中看出点什么。

  良久后,方才缓缓吐出,“好,一百天。”

  随后起身向书案走去,宽大的水蓝广袖轻扫过桑颜的面颊,带过他的发丝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桑颜一时有点愣神,这,这就同意了?不过很快,他就展颜开来。

  不管过程如何,反正结果是对的就行了。

  “这些都什么书啊?”

  “放下。”

  “你这个台子上放的什么?”

  “别动。”

  “我帮你研磨。”

  “不用”

  ……

  桑颜生气了:“蓝钰!云都仙训,相视而言已示礼仪,可你却头也不抬的拒绝我,你到底是有多厌烦我?”

  蓝钰停了手中的笔,终于抬头,没有丝毫犹豫。

  “十分。”

  “……”

  桑颜顿时语塞,一口气死活出不来,遂转身坐回桌前,将方才蓝钰倒的茶水一饮而尽。

  还能怎样?这可是自己费尽心思寻来的人,只能先忍着了……

  他不时的瞅一眼书案前的人,可那人丝毫不为所动,专心执笔的写着,不时的沾一下墨,似乎忘了房内还有一人。

  桑颜终于坐不住了,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还不待他说话,就听得蓝钰头也不抬,语气淡漠道:“记得把门关上。”

  不是,我就这么碍眼吗?让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赶我出去?好,走就走!

  随后再也遏制不住,怒发冲冲的向外走去,可待到门前却停下了:就这么走了,可不像我的做派啊……

  只见他眉毛一挑,嘴角浮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将迈出的那只脚又收回房内,随后将门轻轻闭合,转身向书案边的人望去。

  蓝钰握笔的手明显停顿了下,但面色并无太大变化,“你关门做什么?”

  桑颜轻笑反问:“不是你让关的吗?看看时间也确实不早了。”

  气氛突然变得异样起来。

  蓝钰明显有些慌乱,笔势也开始凌乱,但他依旧故作镇定:“云都亥时作息,若无他事,请回吧。”

  桑颜玩味儿一笑,接着不急不躁的向他走去。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亥时了,既如此,那今日只好委屈一下了。”

  随后停在蓝钰身后,俯身耳语道:“你的床挤一挤,两个人还是可以睡下的。”

  温热的呼吸轻扫着蓝钰的耳朵。

  痒痒的,慌慌的……

  使得他不由的想起在白梦岭被环拥的瞬间。

  吧嗒~

  手中的笔,应声而落。

  桑颜不禁失笑:“蓝仙长激动的笔都握不住了吗?”

  听罢,蓝钰面色发烫,迅速起身,极力掩饰着心中的慌乱以维持正常的步伐。

  他现在只想快速离开,可转身之际,手却被桑颜牢牢抓住。

  蓝钰骇然,心跳的更厉害了:“你干什么?”

  桑颜莞尔,“别紧张,你走的太急了怕你摔着,扶你一下。”

  随后便松开了手。

  蓝钰并未说话,匆匆的向外走去,只是这背影,看起来,为什么像是落荒而逃的呢。

  清泠泉水冰澈入骨,蓝钰坐于泉中久久不得平静。

  一想到方才自己被戏耍的狼狈样子,心中就郁结难平。

  桑颜……你就这么独爱这种恶趣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