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不当仙长,也比你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音刚落,便见一抹黑影骤然闪现,那黑影将双手撑向地面,不多时,只听得黑影道一声“破!”,随后便有数只鬼影破土而出,它们扭曲着身体,从黑洞洞的喉咙里发出一种极其诡异的声音,向着东方瑾匍匐前进。

  而探虚镜前的众人,看到干知雁伤痕累累的被传送出来后,才后知后觉料想不妙,便在探虚镜中四处找寻东方瑾的身影。

  围猎场地算不得多大,可是找遍了各个角落就是不见其踪迹,想来蓝钰他们也是察觉到了什么,一行人在林间快速的穿梭着。

  可李柏远的目光却紧聚在蓝钰身后的红衣少年身上,待看清那人后,眸子是骤然一缩,额间手心都因紧张而沁了一层薄汗。

  他坐回位置上,努力维持着常态。

  北沧王惴惴不安的看向东君,“这里面还有比五足兽更凶猛的东西存在吗?”

  东君面色凝重,“不会,投放的妖兽都是经过各位仙主甄选而放的,都在可控范围内。”

  过了良久,李柏远似是想到了什么,谨慎开口,“结界并未破损,太子不可能出得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林仲和白从初略微思索一阵后,皆是一副骇然之色。

  “重界!?”

  “没错,在结界之内重立结界,与外结界形成一种阻隔,使内结外的人看不到内结之景,而这,是妖仙阁的特属之术。”

  北沧王一脸忧虑,带着丝愧疚,“雁儿是被紧急传送回来的,那,太子他……赶紧打开结界,去救人啊。”

  林仲面色凝重,当即拒绝:“不可,山上妖兽未除尽,而妖仙阁结界内又不知是何光景,若是擅自撤掉结界,山下百姓恐糟无端之祸。”

  “那就放任太子不管了吗?”

  东君眉心紧蹙,捏着玉栀杯的手隐隐颤抖,“他若回不来,便不配做这天下之主!”

  重界内,那些佝偻着身子,身体以常人最不可能做到的姿势极度扭曲着,腐烂到看不清五官的脸,发出仿佛从坏掉的喉咙里硬生扣出来的声音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东方瑾看着渐次逼近的骇人鬼影,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可即使面对千军万马他都不曾畏怯,而这几个区区死人影子又能怎样!

  就这样坐以待毙的等死,那可不是他的作风。

  他环顾了下四周,看到不远处的佩剑,以力所能及最快的速度奔去,身上的伤牵一发而动全身,剧烈的疼痛反而更激发他的斗志。

  他迅速捡起长剑,转身之际,那鬼影竟一跃而起,向他扑来。想来之前的匍匐前进,只是为了击溃他的心理防线!

  东方瑾本能的持剑抵挡,可鬼影的力气大的惊人,加之有伤在身,他被压在地上无法动弹,眼看那鬼影的利爪就要抓来,他拼尽全力将其推开滚向一边。

  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那几条被紫电蜇出的血痕,此刻正争先的向外渗着鲜血。

  作为太子,可以说他此刻已经筋疲力竭,但作为东耀将军,他又怎能服输!

  他勉力与鬼影过了两招,发现这些鬼影时虚时实,普通兵刃更是无法伤及分毫,那么……他看着不远处的悬羽。

  姑且一试。

  待拿上悬羽后他便对着离他最近的鬼影射去,可悬羽箭竟是对其穿身而过无丝毫伤害。

  远处的灵容掩面而笑,“你可是肉体凡胎的凡人,无修为基础有什么灵力驱动法器?”

  东方瑾清楚的知道自己用不了悬羽,但怎么说它也是法器,只是没想到会一点用也没有。

  终是支撑不住羸弱的身体,用悬羽作为最后一个支撑点,单膝跪地,无力的垂下了头……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手中的悬羽,哪怕此刻再怎样的不甘心,可事实就在面前,他不得不承认。

  我终究是比不过他……父皇,我尽力了……

  灵容有些倦意的打了个哈欠,“别玩了,解决了吧。”

  盲鬼手得令后开始驱使鬼影行动,随后鬼影便前仆后继的向他冲去。

  就在生死攸关之际,东方瑾似乎听到了蓝钰的传音:鬼影的弱点在头,用悬羽射头。

  他猛然清醒,看着那些狰狞的鬼影越来越近,容不得他多想再次拉开悬羽,随着一声离弦之音,一只鬼影便化作一阵黑烟消散了,随后是第二只,第三只……

  灵容看向一处,微微的勾起嘴角,“他来了,看来,比预期的要早些。”

  随后看向盲鬼手,“可不要伤了他,我要活的。”

  闻声,盲鬼手点头示意,随之遁地无踪。

  而花灵容则向深处隐去,静待时机。

  重界外,蓝钰召出自己的芒寒,随着灵气源源不绝的汇聚,剑身逐渐泛起白光,随后迸发出层次不齐的白色闪电,他一跃而起,扬起芒寒重重的向重界挥去。

  霎时,一道清亮炫目的白色电光,势如破竹般将那层封印破了开来。

  东方瑾这边岌岌可危,最后两只鬼影也已跃跃欲试的向他扑来,可他此时已无悬羽箭,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声弦响,两只悬羽箭应声而来,最后两只鬼影也化作黑烟消散了。

  他循声望去,只见一袭水蓝衣的蓝钰,玉身长立手握悬羽,还维持着方才拉弓之势。

  东方瑾嘴角一扯:果然,还是让自己最厌恶的人救了,可悲可笑……

  由于右腿被紫电蛰伤,起身显得十分吃力,勉力站起后却又因拉扯带来的剧烈疼痛而瘫软倒地。

  蓝钰见状快速的向他走来,却在即将碰触之际被东方瑾用手打开了他伸过来的手,并听他冷冷的说着,“我自己会走。”

  看着他强撑着想要站起,蓝钰淡淡的说:“若不及时医治,怕是东耀的将军要换人了。”

  “你……”

  不待东方瑾说完,便一把将他拉起,手臂置于自己肩上相扶而走。

  东方瑾虽极其不愿但又无法,只得埋头沉言,“小心妖仙阁的人,他们似乎在暗中窥视着。”

  蓝钰:“我知道,先将你送出去再说。”

  此时桑颜赶到,一声蓝钰还未唤出口,便看到他与一陌生男子相携而走,举止如此亲密,心里咯噔一下,犹如晴天霹雳,但面上却装得一副风轻云淡,“蓝钰,下次能跑慢些吗?我都追不上你了。”

  蓝钰抬头:“此处不宜久留,先回去再说。”

  桑颜无视这句话,直接走到身前,顺手接过东方瑾,“你肯定累坏了,我来帮你吧。”

  动作那是行云流水一般,丝毫不顾及东方瑾因疼痛而扭曲的脸,反而内心腹诽:疼吧?疼就对了!我都还没抱过呢,凭什么给你?

  随后又装作不小心没接住,将东方瑾摔倒在地,看着他那痛苦的表情,桑颜心里就莫名的爽,“哎呀,对不住啊,没接好你。”

  东方瑾紧蹙着眉头:你这是故意的吧……

  蓝钰面色紧张道:“皇兄……”

  桑颜:??????皇兄?不是吧?我把皇舅给摔了!不行,得想办法抹去这段记忆才好。

  他赶紧上前同蓝钰道“他伤的太重了,一定疼痛难忍,我有一法子能减轻他的痛感。”

  蓝钰半信半疑“什么?”

  桑颜拿出折扇微笑道“这个”

  东方瑾有一丝不好的预感:要糟……

  只见桑颜手持扇尾,猛的击向东方瑾后颈,致使他昏睡了过去。

  蓝钰大惊“胡闹!”

  桑颜讪讪笑着“没有啊,他这样确实不疼了”

  ……

  这时,李怀真他们匆匆赶到。

  桑颜赶紧拉过南归平子鹤“来来来,你们两个快把这个人带回去医治”

  看着地上一动不动,满身血污的东方瑾,南归疑惑“他死了?”

  桑颜“死了还医治干嘛?直接就让你们挖坑埋了。”

  平子鹤“这是……太子殿下?”

  北沧的迎槐一听,焦急上前,抓住蓝钰衣襟“北沧公主干知雁呢?她在哪?”

  易安则拉住他“迎槐,你冷静点,不可无理,快放手。”

  桑颜闻声不耐烦的一个折扇过去,打开他的手,护在蓝钰身前“自己的女人自己护,有求于人还这种态度,有本事自己找去!”

  迎槐气的脸都红了。

  就在众人话语间,一阵震彻云霄的咆哮响起,忽而风沙大起,那遁地无踪的五足兽,杀气腾腾的向众人冲来。

  蓝钰转头“南归子鹤,你们二人速带太子离开”

  二人“是!仙长。”

  一个五足兽并不为惧,只是不知妖仙阁的人到底打着什么算盘。

  一直在暗处观察的花灵容,看着那抹红影诧异道“他怎么来了?”

  盲鬼手“阁主,现在怎么办?”

  花灵容厉眼看着他“还能怎么办,你打得过他?没用的东西”

  盲鬼手低垂下头,握紧了拳。

  花灵容继续说着“枉费我打了这么久的算盘,多么天衣无缝的计划,就这样被他打乱了,他还真是……黏的紧啊……”说完,不甘心的轻咬贝齿。

  谁知桑颜却转头向她这边看来,花灵容一惊“他看得到我?”

  随后他勾了勾嘴角,一甩折扇,五根冰刃直直向她飞来,花灵容向后一跃躲过,那五根冰刃全数没入刚才她驻足的树干,散发着凛冽的寒气。

  若说刚才只是怀疑,那么现在就是明明白白的警告她!

  花灵容缓了缓,嗤笑一声“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