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次,桑颜是偷偷摸摸进来的,所以很是小心翼翼。

  可这一次不一样,因为有主人的允许,所以底气十足,傲然阔步。

  踏在浮生一梦的青石小路上,桑颜美得都要冒泡了,一路上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到了屋内更是如鱼得水,东瞅瞅西望望,没有一丝顾忌。

  尽管蓝钰房内陈设简单,一床一桌一伏案,还有些字画书籍,但他依旧乐在其中。

  蓝钰虽没说什么,但脸上却像覆了一层寒霜,冷眉冷眼。

  他不动声色的坐在桌前,从容斟茶,语气听不出任何波澜,“何时走?”

  桑颜正拿着一个白色的珠子细细打量呢,忽听得他这么问,不由抬头,隔着桌子望向他,“走?走去哪?”

  他不知道蓝钰问的是离开浮生一梦,还是云都天阙。

  蓝钰:“你并非云都弟子,不宜长留在云都。”

  这么快就下逐客令?

  桑颜无法再淡定下去,遂放下珠子,手脚并用迅速爬上桌面与他对视,一只手直指门外,还差点打翻桌上刚斟的茶水。

  “蓝钰,你有没有良心?我为了你都被妖仙盯上了,他们还在山下对我虎视眈眈,你这个时候把我往山下赶?”

  “你心里清楚这伤是如何来的。”

  “是,我是因用了禁术遭到反噬,但你可知这禁制若没外力干预,断不可能发作,换句话说,它妖仙不知何时动了我体内禁制,导致它提前发作,若我现在下山,绝对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桑颜说到这里,收回了手,目光炯炯,抱着必胜的信念,“所以,我的命,和你脱不了干系!”

  窗外凉风阵阵,吹过翠竹沙沙作响,又带得一缕沁人心脾的竹香飘了进来。

  蓝钰并未回话,只是抬眸毫无怯意的与他对视。

  二人目光雄雄,堪称灵魂与灵魂的撞击,精神与精神的较量,谁也不愿松口。

  二人僵持了好半天,终是以蓝钰收回视线做了退步为收场。

  “我会想办法解开你体内的禁制,在此之后,你我再无关系。”

  他说完,起身向书案走去。

  宽大的水蓝广袖轻扫过桑颜的面颊,带过他的发丝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桑颜有瞬间愣神,似还未从胜利的喜悦中回神?

  不过很快,他就展颜窃喜。

  要知道,他体内的咒枷可不是普通禁制,即便是玄阳帝君,也束手无策。

  话句话说,只要他愿意,他可以以此为借口,赖在蓝钰身边一辈子。

  虽然有点欺骗成分,但只要能达到目的,这些都无所谓。

  想到这里,桑颜感觉浑身都舒畅轻快起来,就好像一直压在心上的石头,忽的一下被人扔掉了。

  如此大好良机,不能浪费,赶紧趁势追击,刷一波好感度。

  他清了清嗓子,向正在伏案的蓝钰走去。

  “你这些都什么书啊?”

  “放下。”

  “你这个台子上放的什么?”

  “别动。”

  “我帮你研磨。”

  “不用。”

  “……”

  桑颜生气了,“蓝钰!云都仙训,相视而言已示礼仪,可你却头也不抬的拒绝我,你到底是有多厌烦我?”

  蓝钰终于停了手中的笔,抬起那双毫无情绪的淡漠眸子道:“十分。”

  “……”

  桑颜语塞,一口气死活出不来,遂转身坐回桌前,把方才蓝钰倒的茶水一饮而尽,试图浇灭噌噌噌往上涨的小火苗。

  不然还能怎样?这可是他费尽心力寻来的人,只能忍着了……

  时间一点点过,他不时的瞅一眼书案前的人,可那人从始至终都维持着那一个姿势,专心执笔的写着,不时的沾一下墨,似乎忘了房内还有一人。

  桑颜刚压下去的火气,瞬间死灰复燃,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还不待他说话,就听得蓝钰头也不抬道:“记得把门关上。”

  不是,我就这么碍眼吗?让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赶我出去?

  好,走就走!

  思及,桑颜再也遏制不住,怒发冲冲的向外走去,可等他真走到门口时,又停下了。

  就这么走了,未免也太不甘心…既然如此,你蓝钰不仁,那就别怪他不义!

  桑颜眉毛一挑,嘴角浮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把那只准备迈出的右脚悄无声息的收回房内,又抬手把门轻轻关上。

  做完这一切后,他从容转身,饶有兴致的朝着书案边的人望去。

  果然,蓝钰握笔的手明显停顿了下,但面色上并无太大变化,“你关门做什么?”

  桑颜轻笑反问,“不是你让关的吗?看看时间也确实不早了。”

  气氛突然变得异样起来。

  虽然二人还隔着一段距离,但从桑颜这个角度,仍能看出蓝钰脸颊上不易察觉的绯红。

  蓝钰的笔势开始凌乱,偏生他还以为自己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强装镇定道:“云都亥时作息,若无他事,请回吧。”

  桑颜不以为意的玩味笑着,脚步不急不躁向他走去,“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亥时了,既如此,那今日只好委屈一下你。”

  他停在蓝钰身后,以俯身耳语这个极为暧昧的姿势道:“你的床挤一挤,两个人还是可以睡下的。”

  温热的呼吸轻扫过蓝钰的耳朵。

  痒痒的,慌慌的……

  使得他脑海中,不由再次浮现桑颜环拥他的瞬间。

  吧嗒~

  手中的笔,应声而落。

  桑颜不禁失笑,便想再逗逗他,“蓝钰仙长激动的笔都握不住了吗?”

  闻声,蓝钰感觉脸烫的厉害,心跳也有点不正常的加快,不安的感觉再次袭来,催促他赶紧逃开,再不逃就完了!

  他迅速起身,极力掩饰心中的慌乱以维持正常步伐。

  他一心只想快速离开,可转身之际,手却被桑颜牢牢抓住。

  蓝钰骇然,迅速抽回手,心跳的更厉害了,“你干什么?”

  桑颜莞尔,“别紧张,看你走的急怕你摔着,扶你一下。”

  蓝钰一时哑然,才发觉自己反应可能太过激,遂胡乱找个借口离开了。

  清泠泉水冰澈入骨,冷静下来的蓝钰坐于泉中久久不得平静。

  一想到方才自己被戏耍的狼狈样子,心中难免郁结不平。

  桑颜,你就这么独爱这种恶趣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