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结盟成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待仙家陆续离场,场中上空浮现探虚棱镜,用来观测仙猎进展。

  走了一段路后,北沧仙家为首的其中一人道,“这东耀的弓箭看起来不怎么样啊,也不知好用不好用。”

  另一人小声呵斥,“迎槐,不可妄言。”

  迎槐神经大条,没觉得这么说有什么不妥之处,“易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擅长射箭,万一到时候影响我发挥了怎么办?”

  听到这里,薛长卿提高音调,浓浓的篾了一句,“莫不是怕驾驭不了,遇到妖兽拉不开弓?”

  都是年少气盛的少年郎,哪受得了这样明晃晃的挑衅,迎槐停下步子,回头瞪他,“你什么意思?”

  “就那意思呗,既然瞧不上我们的东西,那又何必来我们东耀?”

  这话不是薛长卿说的,而是一旁的林渊插了嘴。

  “你……”

  迎槐气的捏了捏手中弓箭。

  气氛已然降到了冰点,紧张的一触即发。

  见此,先前那名叫易安的少年,出来打圆场。

  他面对薛长卿,身段谦卑恭敬,“迎槐年幼,说话尚不知深浅,其实并无恶意,还望见谅。”

  这样的红白黑脸薛长卿见的多了,只斜斜瞥了他一眼后,没再说什么,自顾自朝一方向走去。

  几波人开始分散。

  待人走后,迎槐不甘心道:“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等下就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易安眉目含笑,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啊,总是这样争强好胜。”

  迎槐似想起什么,左右张望了下,“知雁呢?不是说会一同参加吗?”

  易安收起笑容,忽而沉声,“北沧王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现在她有东方瑾护着,你收了这份心吧。”

  迎槐脸上略一僵硬,安静下来。

  林外,应灵石上,蓝钰首获一点,紧随其后的是薛长卿,接着是易安。

  随着时间过去,其他人也都分别拿到点数,比赛有条不紊的持续着。

  月台上,一个兵将装扮的人跑到北沧王耳边耳语了一番,北沧王面色瞬时黑了下去。

  东君见状,“北沧王可是有要事?”

  北沧王犹豫片刻,长长叹了口气,“实不相瞒,与东耀结盟实属迫在眉睫,东君也知北夷一直是我的心头之患,攻打不得是日夜忧心,好在平时他们没什么动静,加之一河相隔,我也就得过且过了。”

  “可谁知近日那北夷人似有过河之意,我属下已多次见得数名黑袍蒙面人在河边踌躇,这让我寝食难安,思来想去便只好厚着脸皮来请东君帮我一把。”

  “可就在刚刚,那黑袍蒙面人竟迫不及待渡河了,若此次东君肯出手相助,护得北沧百姓安定,我便将小妹作为谢礼,嫁与东耀,并附赠半壁江山的财富!”

  此话一出,台下骤然炸开了锅。

  “结盟哪有这样结的啊……”

  “就是,明知北夷有意攻打,还拖到现在求援……”

  “虽然与北沧结盟也好,但实在难以接受啊……”

  “北夷传闻可是鬼城啊,听闻落败的君王都退位了,怎么可以贸然出手……”

  片刻后,底下官员万众一心,齐声让东君三思。

  伴随台下连绵起伏的三思,东君沉下了眸子。

  他没有立刻做出决定,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来权衡利弊。

  北沧强悍人尽皆知,即便北夷真的攻打北沧,怕是也讨不到多大好处。

  若是北沧赢了皆大欢喜,但若是输了,那与北沧临近的东耀,怕是早晚也要被波及,真要到那个时候的话,还有谁能与之抗衡?

  思及此,他眼神笃定的看向北沧王,毫不犹豫举起杯盏,“若是北夷起兵,东方愿助北沧王一臂之力。”

  若能换得百姓安平,他不介意将战事提早几年。

  此时,赛制已过一半,应灵石上云都领先北沧两点。

  另一边,干知雁满脸不悦的盯着东方瑾,“我们干嘛要离的这么远?就不能近点吗?”

  东方瑾冷着一张俊脸,“不能。”

  “我是来仙猎的,你不让我拉弓就算了,连看他们仙猎都让我离这么远,你怎么这么怂啊?”

  见对方并不打算理会自己,干知雁娇纵蛮横的性子又上来了,“亏你还是什么镇边大将军呢,也就长得好看,一点本事都没有,凶兽来了只知道躲……”

  “公主,你热不热?那边有条小溪,我带你过去休息下吧。”

  许是侍女瞧见东方瑾脸上闪过的不耐,赶紧打了岔。

  闻言,干知雁方才觉得确实有些燥热难耐,便掩下性子,随她一起去了溪水边。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东方瑾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不动声色,紧随其后。

  一些小的妖兽都被收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寻五足凶兽了。

  蓝钰一行人顺着踪迹来到一处潭水边。

  南归则抱着手臂蹲在岸边,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这水有问题吗?”

  平子鹤也上前了两步,打量一番后,迟疑的缓声,“要说问题,可能就是湖面中央太过干净了吧。”

  李怀真轻轻的笑了笑,“看来子鹤平时没少做功课啊。”

  “哈哈,没有没有,我就只是随便说说的。”

  蓝钰四下看去,沿着湖边走了两步。

  岸边积累了不少落叶,而潭水周围亦有厚厚一圈落叶,可唯独潭中央落叶稀少,像是有什么跳了进去,使原本的落叶随着涟漪飘向四周边缘。

  可若是五足凶兽跳匿其中,动静绝不止如此。

  这时候薛长卿也赶到了,一见到蓝钰,立刻端起架子,熟练的扬着那轻佻淡薄的语气,“蓝仙长莫不是以为凶兽藏匿于潭水中吧?怎么可能?”

  说话间,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走了过来,带着好奇与不解凝望着潭水。

  过了会儿,虽都没说话,但脸上都是一副这里不可能有东西的表情。

  可就在这时,原本平静的湖面,慢慢的开始冒泡。

  一个两个三个,咕噜咕噜~

  一层一层的链漪荡漾开来。

  什么?里面真的有东西?

  不多时,便见潭水中央深处,一个红点逐渐浮现。

  所有人皆面色凝重,如临大敌般的握紧手中弓箭,齐齐对着水中那抹红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