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悬羽就是对着他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待那红影完全显现后,惊的众人脊背发凉。

  那是一个背朝上的人形。

  南归眼珠子瞪得溜圆,“仙,仙长是个死人!”

  易安摸着下巴,神色谨慎,“五足凶兽也可化人形吗?”

  众人面面相觑,可心中却是了然。

  凶兽就是凶兽,绝不可能自行化形。

  空气一时间凝滞,在所有人忐忑目光间,那人形开始变动,一点一点逐渐翻转。

  就在即将翻转过来之际,却是猛然间拍水而起,似有预谋般分毫不差的将带起的水花全数泼向蓝钰。

  蓝钰始料未及,愣是从头湿到脚。

  一旁的李怀真着实受了些惊吓,但相比这个,他和其他大眼瞪小眼的旁观者一样,更好奇蓝钰的反应。

  蓝钰依旧保持着那副清冷端雅的站姿,水滴顺着额前发丝垂落,使得原本霁月清风的他,掺杂了几分惹人犹怜的意思。

  他垂在两侧的手微不可查的紧了紧悬羽,语气漠然孤傲,带着丝隐忍沉声道:“桑颜……”

  始作俑者闻声,站在潭水边露出白牙,笑的灿烂,“在在在,我听着呢。”

  其他人也被这笑声吸引而去,可那哪是什么凶兽啊,分明是一个明媚清朗美少年。

  迎槐向白清泽身旁靠了靠,“白兄,这人是谁?看他并不像是修仙之人啊。”

  白清泽无声的勾了勾嘴角,“此人确实非东耀仙家,之前有幸见过一面,虽是术人,却和一只穷极凶兽定了契灵,不容小觑。”

  人群炸开了!

  什么?!和穷极凶兽定契灵吗?

  不是吧?怎么看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术人啊。

  能与凶兽定契灵,此人肯定不一般。

  ……

  在此起彼伏的赞叹声中,只有薛长卿弃之如履,一双桃花眼斜探着桑颜,“我说,怎么哪都有你,你怎么进来的?”

  桑颜轻轻一跃,稳稳落在蓝钰身旁,“走进来的呗,难不成还能骑你进来?”

  薛长卿:“……”

  这人莫不是有病?

  桑颜转过头,欲搭蓝钰肩膀,却落了空,见他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嘴角挑起一个搞事的弧度。

  “给你开个玩笑你还生气了,我都还没怪你那天晚上把我丢在池边一走了之,怎么说我也陪了你一晚吧,走了也不说给我披件衣服……”

  ?????

  犹如万丈青雷从天而降,雷的众人外焦里嫩,三观尽碎一地。

  什么叫陪了一晚?还不披衣服?语气还是那样委屈,任谁也不能不乱想吧。

  果然,蓝钰身形一顿停了下来。

  而南归一向视自家仙长如神明一般,岂能容忍被这样诋毁,遂磨刀霍霍向猪羊。

  “桑颜!你闹够了没有?之前在云都死皮赖脸的求仙长收留,如今又在此疯言疯语,能不能注意下你的言辞!”

  “可我说的是事实没错啊,对不对蓝钰?”

  “你……”

  南归涨红了脸,怕是天底下臭不要脸的人,都让他给见识到了。

  他正欲再争一二,却见蓝钰肃然转身,清冷目光扫过桑颜,抬手拉弓,动作连贯一气呵成,三只悬羽箭矢无虚发,向桑颜飞去。

  事发突然,容不得桑颜多想,一个侧身点地,向后跃去,三只悬羽尽数没入潭水中。

  不至于吧?这是要杀人灭口?

  还不待众人回神,身后潭水开始翻腾汹涌,一阵凶兽狂啸响彻天际,刚还晴空万里的碧空,刹时卷起一层厚厚的黑云,乌压压的遮在林子上方。

  众人快速撤离岸边。

  薛长卿不可置信的望着逐渐变黑的水,“什,什么?这东西还真在水里?”

  林渊紧张之余还不忘挖苦一番,“有的人就是没见识,除了说大话就没别的能耐了。”

  桑颜立于树上,看着吓的面白的白清泽,笑着说,“白清泽,别傻杵着了,赶快布阵,先将它困住别让他跑了。”

  白清泽回望向他,似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回神,“好,好……布阵。”

  见事情有人收尾,桑颜转过头,睁着那双澄澈明媚的眉眼,嬉笑的对上蓝钰,“箭法不错啊,无一虚发。”

  他的语气很诚挚,完全由心而发,但这却让蓝钰眼底涌上一丝复杂情绪。

  待都退到安全区域,易安皱着眉,惴惴不安,“差一点就被拖下去了,这凶兽也是精明,知道若是将仙者拖入水中,那人便不好施法,它便可以为所欲为。”

  想到刚才距离岸边那么近,众人皆是一阵恶寒。

  迎槐带着疑惑指了指桑颜,“那为什么他在水中那么久都没事?”

  李怀真笑着回应,“凶兽的目的乃是仙者,而桑颜公子并无仙骨,所以无事。”

  易安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转向蓝钰,“原来如此,所以蓝公子早就确定了凶兽行踪,和颜公子联手演了一出戏来降低凶兽的警觉性,蓝公子果真不负盛名,易安钦佩。”

  众人一听,好像真是这么回事,皆向蓝钰投去赞赏的眼神。

  蓝钰这才收回目光,语气淡漠,“有吗?可方才悬羽就是对着他的,只是让他躲开了。”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