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妖仙阁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多时,白清泽喊道:“已经布好樊笼阵了。”

  迎槐听罢速将手中悬羽拉起,对着水中凶兽射去,其他人也争相拉起悬羽。

  片刻后,待水雾散去,可凶兽依旧毫发无损。

  迎槐急了,“这什么箭啊,要是用我的法器,早就拿下这凶兽了。”

  林渊鄙夷的笑了笑,“要是都用自己仙器,你觉得这里还有你事吗?同样是悬羽,蓝钰为什么就能伤得凶兽现于水面?能不能用点脑子啊。”

  他说着伸出食指,象征性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易安:“这位公子说的没错,应该找凶兽弱点,以此破之。”

  听罢,薛长卿冲着白清泽喊道:“喂,能不能将这怪物拉上来,它一直将头潜入水里,头一定是它的弱点。”

  白清泽有些自责的垂首低眉,“按理说是可以拉上来的,可我们没有那么大的灵力,所以……能将它困住就不错了……”

  声音越来越小。

  “……你们仙林苑真不知道有什么用,一群草包。”

  此时困妖光阵正渐渐褪去,眼见就要失效,五足兽扑腾的更厉害了。

  由于只能使用悬羽,众人是焦急不堪啊,该用的术法也都用了,可都无法对它造成伤害。

  光阵消失,眼看五足兽呼啸一声就要沉入潭底,桑颜不知从哪扛来了一根巨大树干,抱着它一跃而起,毫不客气的插入河中。

  原以为可以成功逃脱的五足兽,完全没有防备,硬生生的被翘了起来。

  见势,桑颜大喊,“蓝钰,快!”

  蓝钰利落拉起悬羽,两道白虹划过,击中五足兽的背壳。

  在贯力作用下,五足兽没有任何意外的摔落地面。

  桑颜悠然落地,很自然的冲白清泽道谢,“多亏白公子拖延时间,不然,恐怕这凶兽便要逃掉了。”

  一直处于自责中的白清泽,这才抬头,愣愣的望着桑颜。

  意识到确实是在感谢他后,心底的阴霾一扫而光,脸上重现勃勃生机。

  桑颜走到四脚朝天的凶兽面前,不禁失笑,“这不就是个大王八吗?为什么要叫五足兽?”

  李怀真柔声回应,道:“因为家父同其他仙人捉它时,由于混乱误以为是五足,之后便一直以五足兽命名,镇压在锁妖塔内。”

  还真是随便……

  待笑过后,才发现其他人都愣愣的站在一旁,他不由督促道:“干嘛呢?赶紧动手啊,这一个可顶十点呢。”

  迎槐双手抱臂,颇有些理直气壮,“凶兽你们找的,也是你们抓的,这大家都有目共睹,要是现在我们再来拿头,岂不让人笑话我们北沧无能?”



  薛长卿轻声嗤笑,“亏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易安向前走了两步,“今日得见三大仙家实乃有幸,还望今后能够不吝赐教指点一二。”

  听罢,桑颜欢颜的看向蓝钰,“那是一定的,对吧。”

  就在众人言语之际,不知哪里吹起的一阵异风,五足兽无征兆的就入地无踪了。

  土遁?

  蓝钰倏而凝神看向一处,方才在凶兽消失瞬间,似有一条紫光一闪而过。

  看来这里不止有五足兽,还有,其他东西。

  显然,桑颜也发现了不对劲,他正打算同蓝钰说两句,可还未走近,蓝钰几个点地,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不是吧?又是招呼都不打?

  密林深处,黑袍之下,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正捏着干知雁的脖子,不费吹灰之力的将她提起。

  干知雁面色绛红,因无法喘息而痛苦的挣扎,声音仿佛是从微乎及微的缝隙中挤出来的,“你……你不是……霜儿……你……”

  那黑袍之人并未理会她,只是颇为戏谑的看着干知雁身后的东方瑾。

  “你再走进一步,我便扭断她的脖子,不信你试试。”

  女人嗓音慵懒略带沙哑,一字一句却又无比清晰,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东方瑾肃然逼视着她,只是没有再向前一步。

  女人嗤笑,“身为凡人,却不惧与我交手,你倒是有点胆识。不过连仙人都未发觉我的异常,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东方瑾面色冷峻,“放下她。”

  黑袍下的唇角微微一勾,捏在干知雁脖子上的手便又紧了几分,“说?还是不说?”

  逼仄的威胁让东方瑾暗暗咬牙握拳,短暂思索后,妥协了。

  “你伪装的确实精妙,但越精妙越容易忽略其他小事。

  之前你同公主说让她去溪水边乘凉,可当时溪水在远处,只有耳目清敏的修者才可以察觉,所以我便起疑跟在身后以灵符试之。”

  “哦?什么灵符?”

  东方瑾向前靠近缓缓伸出手,眸子闪过一抹清明之色。

  在距离她五步之时,脚底发力,猛然向前一跃,将手中灵符快速甩到干知雁身上。

  女人不悦的收了收双眸,另只手迅速起术,一道黑色魅影带着紫色电光毫不犹豫朝他蜇去。

  东方瑾本应该向一旁躲闪,可他只是双手快速捏诀,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干知雁传送了出去,而他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掌,飞出数米。

  这道灵符是特制的,本身就具有灵力,只要符决对了就可以。

  东方瑾满身血污倒在地上,身上凌乱的布满了血痕,他强撑着咬牙艰难起身,在摇摇欲坠三四次后方才站稳,一口热血愣是被他生生的咽了回去。

  女人不禁多看了他一眼,“倒是个自命不凡的,可你空有一身傲骨,就算再怎样努力,也比不上你那个修仙的弟弟。”

  东方瑾双眸骤然一缩,倏而浮现出一抺凛人的寒意,“你究竟是何人?”

  女人没有及时回应,反而抬手掩面轻笑两声,而后款款向他走去。

  虽有黑袍罩着,但步履从容间依稀可以看出那百媚千娇的阴柔之态。

  她停在东方瑾面前,伸出食指,颇为挑逗的抬起他的下巴,红唇轻启。

  “妖仙阁主,亓夭。”

  东方瑾心头一滞,妖仙不是百年前就被众仙合力围剿了吗?

  正在他心念电转间,女人放下了头上的黑袍帽衫。

  乌发雪肌,使得那双红瞳更加摄人心魄,额前三条红色印记缠绕交叠,而那娇艳如血的唇,此刻正对着东方瑾,玩味的勾起了一抹似无惧这世间万物的笑。

  绝美,而风情万种。

  “你想除掉他吗?我可以帮你。”

  东方瑾手心沁出了一层薄汗,瞳仁因紧张都在微微发颤。

  但好在还有一丝理智尚存,他怒视着亓夭,冷冷淡淡,“即便我对他再深恶痛绝,那也是我跟他的事,与你何干?”

  亓夭也许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那一抹笑逐渐冷却,“还真是不知好歹……”

  随即转身道:“不要让他死的太舒服了,盲鬼手。”